《單身男女2》:中港融合上的兩種走向



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韋家輝、陳偉斌、余曦(《單身男女2》)

今年的《單身男女2》與《親愛的》皆只在評論大獎中並列最佳編劇,我認為兩戲皆是最佳導演的不二人選。評論大獎雖為一人一票,然身為參與者,當中亦有許多無奈。

杜琪峯韋家輝第五齣合拍片《單身男女2》,再續三年前《單身男女》(2011)的前弦,然它雖沒改其城巿愛情喜劇的調子,卻如銀河映像主題的大匯集,處境更刁鑽,韋家輝獨家的逢蹺扭蹺的逆向思維又回來了!

它幕前人物由兩男一女擴展至三男二女,呼應上集蛙兄而添的「燈神」,形成了相互糾纏的六角關係,人物關係既是延續,亦是重構,並以兩個三角來作對照:張申然/程子欣/楊鴦鴦,楊鴦鴦/保羅/張申然。明顯地層次複雜得多,節奏亦更見急促,結構亦更緊密。

它精采處在於相約處境迥異的情況,重探三年前的火星男和地球男的「選擇」主題,楊鴦鴦擺明是女版的張申然,她的任性和驕矜以至失去方向,一如上集的張申然無異,最後卻明白心之所安,面對良心的選擇。

然今趟張申然面對兩女擇其一,卻是補救遺憾和自我救贖,調子悲情得多!杜韋要寫的是,在一眾以為大團圓結局的金童玉女配中,他始終如一地選擇錯誤(他的絕配,其實是楊鴦鴦,而並非程子欣)。

杜韋藉瘋狂的選擇來探問人生,其黑色的人生循環,令人想起較早年的救急小品《辣手回春》(2000),在愛情片類型,注入高概念的補償和遺憾的主題,又與近期的《高海拔之戀II》(2012)一脈相承!當中,玄妙命運不斷地 LOOP,迴旋重複(方啟宏最後取回威士忌自斟自飲,暗示失去謬思,跌回上集的開首),錯配的情境微妙呼應,恍如重構一個令人迷失的愛情高地,令一心消費愛情浪漫的觀眾大為吃不消。

究其原因,乃杜韋兩人雖打着商業片的旗幟,卻不甘心於只是續集一齣,完全沒有怠慢,細緻、精到、微妙,錯摸連連而層層互扣,帶點歇斯底里的荒謬深情,大刀闊斧的節奏,不遜於二人合作的銀河其他作品。

簡單如道具的心思,放在法拉利和 Mini Cooper 身上,比起上趟城巴和跑車的對照,道出了身份階級之外,人生旨在駕馭的題旨。另一方面,處境的重現亦不盡相同,玻璃幕牆的示愛和調情,今趟用來拆穿賤男的左右逢源,亦讓子欣成了局外人,被電暈了;細緻如歌曲和猜謎,亦有跟進,上集採用陶喆的《愛很簡單》點喻張程方三人關係,今集藉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暗示這六角愛情的不容易。

最明顯是新添的燈神八爪魚,跟周渝民飾的保羅,二為一(保羅跳入海中送別,鴦鴦抱着救生圈跳海,與海結緣用得精妙)。楊鴦鴦靈感來自《最愛女人購物狂》(2006)的方芳芳,杜韋將她推得更極端,完全選擇迷失,偏執好勝(無法駕馭法拉利卻偏要駕駛)!於是,燈神/保羅是她的明燈(亦是反向操作,每次都選錯的),負負得正,指點迷津。

上集的房子設計,今番才顯出其心思。4A/4B兩單位的處境鋪排,言簡意潔,全由影像主導(鴦鴦先後開啟兩扇門而恍然大悟,全身而退,再由申然子欣門前偶遇作結)。韋家輝再以 role play 入戲,一梯兩伙對調了思念和留戀,無言無語,卻已了然於心,屬全片畫龍點睛的設計。男追女、女追男的愛情攻防戰之內,突出了性格和命運的錯置,各人對人生偏執的喜和悲。

至此,杜韋的「選擇」卻往往有其反諷,若非太多,就是 too good to be true,有得揀是否就是老闆?抑或每一個都沒完美,真正的絕配根本不存在,無論Plan A 或Plan B,張申然都跟幸福無緣(他的偏執,鐵定要贏得美人歸,與楊鴦鴦強駕法拉利無異)。

這趟六角關係,擴展了地球和火星所暗示的,中港融合一步之遙的難題,而在相互間各有期望下(你揀人,人揀你),情況更複雜難纏。那末,結局張申然勉力攀高樓向子欣逞強,而楊鴦鴦則穿回高跟鞋,頹唐之中退場,兩人各走一方。如文首而言,張申然和楊鴦鴦既然是同一個人的兩趟選擇,難道正好是港人在中港融合上的兩種走向?

杜韋一導一編,其融合和火花更勝《單身》、《高海拔》和《盲探》(2013),可惜在偏鋒和從俗中兩不討好,觀眾固然因太神化而感莫名其妙(一如《高海拔》),影評人仍是對杜琪峯的警匪類型和社會題材念念不忘,卻看不到《單身2》杜韋在最商業素材中挑戰極限,逆向操作自成一家,亦是另一種的藝術內涵。這又是另一種各走極端,夾在當中,又是另種無奈。

【載於《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