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邪鬼何謂神



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劉青雲(《竊聽風雲3》)

進入劉青雲在《竊聽風雲3》的演出前,我們先去認識陸金強這個角色在全片中的功能性。開場不久在鄉公所的一場群戲爭辯中,有人要他以濤叔(曾江飾)頭馬的身份說幾句話,在血緣及權力分配上他是四兄弟的大佬,日後也是他提議另起爐灶成立四方集團,獨立於陸國集團之外,建立自己官商勾結新網絡。他的兄弟藍圖還有外姓的羅永就(古天樂飾),永就出獄後金強重義招攬他,只是其他三人排斥而已。全片的表面衝突及背後竊錄陰謀雖然複雜,卻總可以簡化為陸金強與羅永就的「對峙」,他們擔當主軸的作用,引出利益割據與情感糾纏的關係網。陸金強的感情線是照顧、追求陸永遠的遺妻阮月華(周迅飾),華女的小兒陸日生(盧頌衡飾)年紀尚小,未到王子要復仇的心緒,然而金強卻絕對有《哈姆雷特》的 Claudius 的影子;或許有一刻他會以為自己是《凱撒大帝》裡的 Brutus,一個有理念的殺王者。實際上他的理念只是金錢王國,他是個勇往直前,卻不檢視自己腐化內在的大流氓而已。

不知是麥兆輝、莊文強的策略,還是劉青雲知道角色的任務,這次不是《奪命金》(2011)為大佬奔波的率性江湖小人物,可發揮動態表演的機會,陸金強總帶著一兩個長短期目的,總有環顧五十碼內的蠱惑心思,身處群戲中,甚至只在二人戲裡,場景安排、敘事架設,他都選擇處於較不主要的位置上,在《竊聽風雲3》前半段,很多時皆拍他都是遠遠的側影和背影。而在外型方面,雖然金強還是有一個屬於自己、觀眾會認得的新界新一代土豪造型:花俏的重身西裝,電髮、間或架一副茶色墨鏡;然而比起他的兄弟更誇張更有性格的造型,他實在是內斂的一個。江湖霸氣(濤叔)、階級性(黃磊飾演的萬山和吳彥祖飾演的阿祖)、成長口音(永富、月華)、身份習氣(建波、永泉),和精神戒備(永就),這些劉青雲的陸金強都沒有,都讓給別人去演,「他」把持的,是一個身上帶著掩飾性的心術權謀人物,突出是大忌。在戲劇角力架構裡,化身陸金強的劉青雲不但要保持多方平衡,還是一個定調主階,協助《竊聽風雲3》航行。

劉青雲不介意他說重心對白時鏡頭不對準他,就如金強與永就的單對單戲,他發現永就的眼鏡有可能是永瑜(葉璇飾)送給他的,他搭一下永就肩膀就行開,亦輕亦重說出往事及利害關係,「這就十幾年(過去了),當年濤叔下命令,由那時候你與阿瑜完了,明不明白?」演繹上金強是主,永就是次,鏡頭卻剛剛相反。他也不介意帶一個頭,然後讓別人去接,這尤其在四兄弟同場時發生,不但在鄉公所,也在另起爐灶飲紅酒一場,也在華女搬走一場;明明是感情翻船,被華女公開拒絕,他只是一個難堪反應就是了,鏡頭不多不少。劉青雲的工夫是結合場景、事態的自然動作演出,細微拿捏節奏分寸。

我看到劉青雲的「出手」罷。金強也搭過萬山的肩膀,要他回到談判桌就範,跟輩份高的較量時當然不是這種嘍囉式的出手。全片他第一場帶領的「主戲」,是帶永就到宗廟去見濤叔,先來個下馬威,濤叔罵他們,永就要走時,他首次張揚語調道:「走甚麼?(你有)幫公司做事,走甚麼?」之後,他回復收斂,走去上香,然後念出一堆編號,是濤叔未到手的地段,以此作為談判籌碼,清楚說出新形勢:「你不給,我們唯有自己取。」金強正式由叛將的身份走出來。

這個上香的舉動是以實力自居,胸有成竹的姿態,而在月華家給舊兄弟上香,卻是陰謀者厚顏無恥的假裝,配合扮好人的對白演繹,「我知你有骨氣,但妳要記住,最緊要有我,打給我」,產生戲謔《小紅帽》式的喜劇效果。我們進一步看他厚臉皮進駐要「一家人吃飯」,並自我理直氣壯說阿就撞死永遠不關我事,幸好小子日生認清仇人,指出金強與永就會面,華女認清披羊皮的狼。

「何謂邪鬼何謂神、神鬼如何兩不分」,我喜歡借用影片開場不久,永泉這一時詩意的嘆謂,去形容陸金強的角色特質,而劉青雲卻不帶含糊,準確演繹扮神扮鬼之間的分明層次。在影片大部份時間的陰謀逐鹿裡,劉青雲細緻鋪陳一個自持、擁有謀略、非才疏氣粗的野心家的得意權衡心智,然後同一節奏,逐步見證他的失敗。《竊聽風雲3》結局是一場暴力動作戲,雖然麥兆輝、莊文強盡力保有角色的理性思考,但總跟影片長時間重視的戲劇張力相抵觸,被認為是類型片結局。幸好,以金強為軸的架構仍然謹守著,最後永就與永瑜被燒死,金強要殺阿祖,大批村民趕來,包括華女駕車而至與他面對面,目光透視齒冷,然後去救阿祖,金強到了再沒有掩飾、躲藏的徹底失敗地步,他坐在地上哭起來,日生上前安慰,像他經常哄人的語調,「強哥,沒有事的,信我啊」,至此,陸金強人生玩完,而劉青雲則精彩圓滿演繹一個現代奸雄人物。

【載於《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