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極具感染力的演出



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趙薇(《親愛的》)

《親愛的》中的趙薇,在電影開始了六十分鐘才出場。她不施脂粉上陣,而且穿上簡陋的衣物,看上去笨手笨腳,不過眼看兒子吉剛無故被搶走,她在崎嶇的山路發足狂奔,雖然一下子奪不了兩位突如其來的城巿人抱走的孩子,但接著一場她在公安局被審問的戲,很快就牽住了觀眾對她的好奇,甚至將本來投放在一班孩子被拐的城巿父母的同情,轉移到這位土裡土氣的兒童販子的妻子李紅琴身上。

電影的敘述線一步步由多位悲情的城巿父母﹙以黃渤與郝蕾飾演的離婚夫婦為主線﹚,分流到這個孤獨地頑強抵抗的苦命母親。趙薇以一身簡樸鄉土的農婦打扮,一口安徽方言,成功塑造了一個純樸耿直、愚昧但絕不無知的農婦形象,擺脫了多年來在銀幕上或活潑跳脫或情深款款的玉女形象[電視劇《還珠格格》(1998)、《情深深雨濛濛》(2001),電影《天下無雙》(2002)、《赤壁》(2008)、《畫皮》(2008)、《花木蘭》(2009)等],來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她圓大的眼睛不再慧黠天真,而是慌張時顯露惶惑、悲傷處盡現滄桑、堅毅時篤定不屈,渾身散發著銀幕上前所未見的母親氣質,單純卻又複雜,極具感染力。

李紅琴被捉拿到公安局審問時,趙薇以半蹲半靠牆邊的姿態,不斷搓揉雙手的小動作,閃避著審問者的眼神,突顯她剎那間知道一切真相時的軟弱無力—早逝的丈夫原來是拐賣兒童的販子、兒子吉剛原是深圳的失蹤兒童。趙薇滿佈紅筋的大圓眼,流露出慌張與惶恐;見到突然出現的女兒,瞬即嚎啕大哭,歇斯底里,再而衝出房間,抱起女兒逃走。她反抗追捕時一身的蠻勁,悍勇卻又顯得力弱,非常矛盾。趙薇掌控著整組的演出情緒,每秒間高低起跌的變化,展現一個母親為了保護兒女而不惜一切,很快就博得觀眾的同情和理解。

李紅琴是個內地經濟高速發展下的悲劇人物,原本生活在農村的她最大的不幸是不育(後來才知道是被不育的丈夫欺騙),但自從城巿生活的介入(丈夫從城巿拐來兩個孩子、她為了取回養女的撫養權留在城巿打工及打官司)導致她整個人生崩坍瓦解,她一方面受盡欺負和壓迫,一方面又要抵受住強大的壓力苦撐下去,每個矛盾的狀況都可以令她隨時放棄,而趙薇演的農婦就是有種令人敬佩的倔強氣質:面對強權(如福利院的院長)她不畏懼、面對弱小﹙如丈夫的工地伙伴唐青山﹚她試圖出賣身體力挽狂瀾、面對搖擺不定(如律師高夏)她竭力堅持到底;趙薇靈巧多變的眼神—閃縮、木訥、無助、堅毅、悲傷、崩潰,於此透射出角色靈魂深處的複雜性,俐落有緻。

《親愛的》改編自真實個案,雖然李紅琴的角色有原型人物參考,但李紅琴所面對的狀況既複雜又矛盾,她還要獨個兒面對城鄉之間在生活上、思想上的巨大差異,對趙薇來說是極具挑戰性的一次演出。陳可辛盡情發揮了趙薇多年來在銀幕上建立的親和感,觀眾不但不對這個兒童販子的妻子反感,反而變得同情。這個「親娘不及養娘大」的故事,最後在一場沒有結果的官司和一個揭露了李氏並無不育的驗身報告下結束,讓人全然感受一個妻子/母親/農婦無助復無奈的椎心之痛。鏡頭前崩潰無力地痛哭的趙薇,完全征服了觀眾的同情心。可以肯定地說,《親愛的》明確證明了趙薇在表演上步入了成熟期,這會是她電影事業上一個具標誌性的里程碑。

【載於《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場刊》】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