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景觀:觀看香港戰前電影後感(下)




聲畫探索

雖然香港電影早於1935年已完全進入有聲年代,但對聲畫對位的探索在《苦鳳鶯憐》仍能見到。最令觀眾難忘的一場應是主角張文達(馬師曾飾)和太太(張月兒飾)晚上在床上的談話,先是夫婦二人一關燈一開燈地討論案情,最後終於關燈,然後是床頭方向視點(point of view)望向睡房窗的空鏡,完全看不到張氏夫婦,只聽到他們一段頗長的對話。這種拍攝對話的處理方式會使觀眾抽離劇情時空,具間隔效果,即使放在現代的電影也是相當前衛。

天上人間

《天上人間》同樣有聲畫不同步處理的場景,這次是透過運用聲軌,將兩個不同空間的人物連繫。當大牛標(陳虹飾)在天台以女裝和子喉唱戲嬉鬧時,觀眾以為唱戲的聲音是他的,誰知大牛標沒再唱時仍有歌聲,下一個以天台望向樓下窗戶的俯視鏡頭才看到,原來歌聲是來自樓下練歌的飄零女。這種將聲音擴展聽到鏡框外的方式介紹了初次出場的飄零女別具特色,而胡美倫是當年歌壇的紅人,正好貼切地將她以歌聲悅人的身份帶出。同時,大牛標對飄零女慕戀之情,亦透過這一個窺視的鏡頭暗中流露。此外,陳虹與影片中的吳回、高魯泉和馮應湘幾位配角出色的演出對現在觀眾來說,比男女主角一本正經地傷春悲秋的演出和針對戰前時局的嚴肅劇情可能更具感染力。

不一樣的喜感

雖然《苦鳳鶯憐》和《天上人間》有不同的影片「包裝」,但當中都不乏豐富的喜劇元素,並且也有其獨特之處。《苦鳳鶯憐》的男主角馬師曾是粵劇界的名丑生,而女主角則是有「鬼馬歌后」之稱的歌壇名伶張月兒,他們長期面對觀眾的即興演出訓練,令他們演出自然生動,猶如真的是一對情感要好的老夫老妻,相信即使是名編劇寫的劇本也度不出他們的對答內容和語氣。在《天上人間》中,配角們的入戲程度同樣也是不經琢磨,渾然天成。如馮應湘飾演的闊少黃尊尼,這邊廂扮海外歸來的華僑,以學習粵語、國語等方式結識少女,並藉故親近她們;那邊廂他找張潔玲時遇到交際花珍妮(林妹妺飾),他又輕佻地與她兜搭。馮在不同人面前對各種語言的操控、熟練程度和面對各人給予反應的時間拿捏準確,充分掌握到喜劇的節奏。雖然同樣有處於經濟困境的情節,兩片的喜劇材料無論在內容和表現方式,也少了戰後粵語片那份沉重和滄桑感,多了一份樂觀和跳脫的感覺。

香港電影的青蔥歲月

縱觀這次影展幾部戰前電影於技藝方面,雖然不若戰後粵語片來得純熟,但卻有更多不同的嘗試,看來更用心經營,這可能與當時電影業正是一個冒起的行業,較多有長遠發展打算的製片公司,較少獨立製片的一片公司有關。然而,畢竟這幾部電影為數甚少,並不一定是當時的普遍面貌,這裏的討論只是一種猜測,歷史的全貌仍有待有心人進一步的發掘,也期待影展接下來的幾部戰前電影。


參看:
不一樣的景觀:觀看香港戰前電影後感(上)

附加檔案大小
FollowYourDream_1.jpg96.6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