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女優原節子(下)



原節子先以《小姐乾杯》、《青色山脈》和《晚春》榮獲1949年每日映畫競賽的女優演技獎,後以《飯》和《麥秋》贏得1951年每日映畫競賽與藍絲帶獎的主演女優獎。早在1937年,山本薩夫看了《新土地》後認為:「原節子的確漂亮,然而演技卻平平常常。」同年山本替東寶導演原節子主演的《母親曲》,從攝影機看原的面孔,感覺她不像日本人,「眼睛很大,眼窩很深,鼻子也高,骨骼像個西洋人,個子也高……不同​​於一般日本人,是別具一格的美貌。」山本進一步指出:「她的演技能夠達到精湛的水平,是在小津安二郎的作品裡扮演主角之後開始的。」(以上引文見於山本薩夫著,李正倫譯,《我的電影生涯》,北京:中國電影, 1986,頁50-51)

麥秋
《麥秋》

在小津安二郎著,陳寶蓮譯的《我是開豆腐店的,我只做豆腐》(海口市:南海,2013)一書裡,小津多次稱讚原節子的演技如下:「演過我電影的女演員中,原節子和高峰秀子很優秀。她們都能準確無誤地領會我的想法,誠摯地表現出來……原節子擅長的戲路非常明確,像黑澤明那樣用她,無法展現她的優點。」(頁75)「我拍了二十多年的電影,像原節子那樣能夠深入理解角色並展現精湛演技的女演員非常罕見。雖然她的戲路有點窄,但若有適合她的角色,便能展現富有深度的演技……這不是恭維,我認為她是日本最好的電影女星。」(頁77)原節子是個好演員,如果再有四五位這樣的演員,那就太好了。」(頁194)「出色地扮演妓女並不難,難演的是出身良家、風度舉止俱臻高雅的姑娘。」(佐藤忠男著,李克世、榮蓮譯,《黑澤明的世界》,北京:中國電影,1983,頁70)小津認為原節子是能夠演好這種角色的唯一女演員,看過《小姐乾杯》這部喜劇的觀眾多有同感。

原節子在成瀨巳喜男電影中的表現也非常出色,在凱瑟琳羅素(Catherine Russell)著、張漢輝譯的《成瀨巳喜男的電影》(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4)裡,有以下表示讚歎的說明:「在《山之音》中……原節子本人奉獻出一次令人特別難忘的表演……在她與成瀨合作的電影中,原節子遠比她在別的導演作品中更富於表現力,不過她的表現總是充滿深深的曖昧性。」(頁338)而在《飯》的一個場景裡,「原節子依靠姿態和面部表情來傳達她對丈夫的失望以及想要改變自己生活的說不出口的慾望,而她的表演遠遠超越了她在小津的電影中聞名於世的面具般的笑容。」(頁279)另一個可供參考的評論見於馮嘉琪(澳洲布里斯本亞太電影節節目策劃)的〈入乎其內、出乎其中:《山之音》的改編與成瀨的敘事美學〉一文的第九個註釋:「原節子在《飯》的演出,比《晚春》及《山之音》都更揮灑自如,她在《山之音》的程式化演出,可能是成瀨有意讓她保留一點小津電影的演出痕跡,喚起《東京物語》、《晚春》中那關心家翁、傾慕父親的形象。」(李焯桃、王志輝編,《成瀨巳喜男110年紀念展》,香港: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2015,頁84)

厚田雄春在接受蓮實重彥的訪問時,提到原節子和小津安二郎的一段逸聞:「小津是一個非常有潔癖的人。在酒吧或其他甚麼地方,他對婦女都很禮貌。大家常常叫原節子為『阿節,阿節』,因為原節子出演了德國電影《新土》。那時,我們還很年輕, 在電影院裡看了這片子,都説:『啊,女演員真好啊。』小津也說:『唔,很健康,如果能用上這樣的人真好啊。 』這是昭和十二年左右的事情。」(蓮實重彥著,周以量譯, 《導演小津安二郎》,北京:中信,2012,頁219-220)

雖然有西方的評論者把原節子和美國偉大演員吉許(Lilian Gish, 1893-1993)作一比較,但眾口同聲的說法,是原節子和生於斯德哥爾摩、死在紐約、36歲已退出影壇的嘉寶(Greta Garbo, 1905-1990)相似,因為兩人均代表了高貴、慷慨與女性風韻的理想。電影知識無比豐富的大衛湯遜在他的巨著《電影傳記新辭典》(紐約:克諾夫,2014,第六版)裡說:「原節子多才多藝不如田中絹代,性感撩人遜於京町子,激動人心也不及高峰秀子,卻以她的長臉、寬肩、憂傷眼睛、謙遜外表和堅強意志,樹立了日本婦女的典範。」(頁448)我個人認為,原節子戲路不寬廣,戰前是有獨特美貌的偶像演員,戰後在黑澤明影片中有面具化的表演,於小津電影裡是角色美和儀式化的典範,在成瀨影片中有較生活化的精彩表演,主演超過十部經典傑作,名副其實是世界影壇的一位偉大演員。


參看:
偉大女優原節子(上)

附加檔案大小
EarlySummer_1.jpg66.2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