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斯賓達與他的朋友:你認得幾個?



舒倫道夫邀請了當時尚未大紅大紫的法斯賓達來擔任《巴爾》(Baal)的主角,那時候法斯賓達仍為「反劇場」(antitheater)的領導者,《巴爾》有一些角色是由「反劇場」的演員飾演,試看看你認出幾個?

1.

如果你連她都認不出來,你是否未看過法斯賓達的作品?她當然是法斯賓達的首席女演員漢娜舒古拉(Hanna Schygulla)。她和法斯賓達識於微時,在演戲班上認識。舒古拉這種姿色想做明星不難理解,但法斯賓達是一心想做電影導演,而當時的西德電影業根本沒幾多入行機會。法斯賓達希望由演員起步,便問媽媽拿錢上戲劇課,所以認識了漢娜舒古拉,是電影史上一個黃金搭擋的開始。

很多人以為法斯賓達是從劇場出身,轉型成為電影導演,但真相是劇場只是他成為電影導演的跳板。在《巴爾》之前,法斯賓達已拍了《愛比死更冷》(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1969)及《外籍工人》(Katzelmacher, 1969),兩部片都有漢娜舒古拉。舒古拉在《巴爾》飾演酒吧侍應,戲份不多。

2.

她是依姆赫曼(Irm Hermann),在法斯賓達作品常扮演一些略醜或冷酷的女角色,包括《四季商人》(Merchant of Four Seasons, 1971)男主角的妻子,以及《帕德拉的苦淚》(The Bitter Tears of Petra von Kant, 1972)的無言秘書。

在現實裡,赫曼不單止仰慕法斯賓達的才華,而且深深地愛上了他。不過法斯賓達是個不折不扣的同性戀者(雖然曾和最好知己 Ingrid Caven 結過婚),對赫曼的苦戀無動於衷。她等了幾年後死心,嫁了給一個演員,但仍和法斯賓達保持合作。赫曼在《巴爾》飾演巴爾的女房東,撞破了巴爾正要和兩個中學女生大被同眠。拍攝此場時,赫曼心裡可有希望法斯賓達會喜歡女人呢?

3.

她在《巴爾》擔當最重要的女角蘇菲,她是瑪格麗特馮佐妲(Margarethe von Trotta),她和本片導演舒倫道夫大約在拍攝本片時相戀,然後在1971年結婚。她演出《巴爾》時並不是「反劇場」的成員,拍完《巴爾》便加入了法斯賓達的行列。她在《瘟神》(God of the Pest, 1970)及《美國士兵》(The American Soldier, 1970)這兩部法斯賓達作品都擔任不輕的角色,而且都像《巴爾》的蘇菲一般,對所愛的男人死心塌地。馮佐妲和舒倫道夫結婚,逐步從演員轉型為導演,是新德國電影中的一個代表人物。

4.

他在法斯賓達影片裡非常搶眼,無非是因為他的黑人膚色。他叫根特考夫曼(Gunther Kaufmann),是德國人,不過爸爸是美國黑人士兵,在二戰結束後,美軍進駐西德,他的黑人爸爸便和他的媽媽有了他。和西德及日本許多同時代的黑白混血孩子一樣,考夫曼飽受歧視。

《巴爾》是考夫曼的第一部影片,他和法斯賓達就是在本片相識的。法斯賓達為他情迷意亂,已婚的考夫曼對法斯賓達的追求習已為常,因為許多德國同性戀者就是看上了他的黑人膚色及身型。堅稱自己是異性戀的他,說沒有接受過法斯賓達的追求,法斯賓達擺明車馬開拍《死白仔》(Whity, 1970)捧他做男主角,考夫曼仍然不為所動。


《死白仔》(Whity)

到法斯賓達結識了摩洛哥人 El Hedi Ben Salem,他比考夫曼更黑更高大,而且接受法斯賓達的追求(即使他是異性戀,而且在摩洛哥有家室),考夫曼便被法斯賓達疏遠。法斯賓達重施故技,捧 El Hedi Ben Salem 做男主角,拍出經典之作《恐懼吞噬心靈》(Fear Eats the Soul, 1973)。考夫曼於數年後歸隊,並在他最後一部作品《霧港水手》(Querelle, 1982)飾演珍摩露的變態丈夫。

**《巴爾》將於6月11日及25日在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放映。

附加檔案大小
Baal_Schygulla.jpg78.32 KB
Baal_Hermann.jpg64.57 KB
Baal_Trotta.jpg72.63 KB
Baal_Kaufmann.jpg64.15 KB
Whity_Kaufmann.jpg88.1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