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醉金迷》:「敗」者為王



這些日子我們借 cult film 之名,在大銀幕看《紫醉金迷》(Velvet Goldmine, 1998),是一個難得紀念大衛寶兒的「cult」膜拜;未必符合甚麼既有的「溝口味」定義,卻是菲林投射時,色譜迷惑,金光泛紫多變,正經地好玩,真實地虛構,或影射或疊合,形成網路絲連平行時空的閱讀。不知道在那一刻是怎樣的時機,歷史選擇相同大不同的走向,美國總統更右翼,名字叫 Reynolds,列根似乎閃人了,導演 Todd Haynes 就趁機詠嘆。影片的開場白是歷史如同遠古陳跡,都是帝國的虛構(Histories, like ancient ruins, are fictions of empires.),去演繹一個活動影像跟樂與怒相互溝通的「全明天派對」(All Tomorrow's Parties)。

「Velvet Goldmine」這首大衛寶兒迷心愛的歌,沒有出現作為主題曲,原因是沒有取得大衛寶兒給予版權,寶兒看過劇本甚不喜歡。歌曲是以一個 groupie 的慾望目光去看他景仰的 Ziggy Stardust,遂有「Velvet Goldmine, you stroke me like the rain. / Snake it, take it, panther princess you must stay / Velvet Goldmine, naked on your chain / I'll be your king volcano right for you again and again」這樣子露骨的歌詞。

Ziggy Stardust 的形象沒有被導演 Todd Hayes 照搬,Brian Slade(Jonathan Rhys Meyers 演)在大碟及台上塑造這個 Space Rock 假面人物叫做 Maxwell Demon,不是橙色頭髮,而是藍色,一樣來自火星,重點是 Slade 的 Maxwell 執行 Ziggy 的極端偏鋒命運,導致死在歌台上。

Maxwell Demon 這名字來自 Brian Eno 組過的一隊樂隊,Slade 是另一隊 Glam Rock 樂團名字,而 Brian Slade 的樂隊名字 Venus in Furs 則出自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片中的 groupie 是 Arthur Stuart,由 Christian Bale 飾演,他目睹 Slade 自編自導的台上(假)被槍殺,十年後到了美國生活當記者,怎料卻被編輯翻出他是「過來人」,有記憶,要他寫一篇特稿,於是一個模仿《大國民》(Citizen Kane, 1941)的非線性調查,帶出這段 Glam Rock 軼事,Stuart 的個人回憶片段似《迷牆》(Pink Floyd the Wall, 1982),出現英式保守家庭,也似《湯美巨星》(Tommy, 1975)、《群魔》(The Devils, 1971)等簡羅素(Ken Russell)電影,那些街頭時代招展、人在時空穿梭、性派對 high high 幻覺場面等,也用一個MV片段向 Michael Powell《紅伶豔》(The Red Shoes, 1948)的手繪歌舞場景致敬。

如果 Curt Wild(Ewan McGregor 飾)的角色是90%的 Iggy Pop(相信 Todd Hayes 向 McGregor 第一個要求就是要他表演台上露械),餘下5%有 Lou Reed(被父母帶去電擊治療同性戀傾向)影子,則 Brian Slade 也不是全數是寶兒,Slade 在一個小型音樂會邂逅 Wild,未紅時的 Slade 唱出一首靜靜的歌,被台下一名聽眾罵他基佬,有 Marc Bolan 的 acoustic 演唱影子。29歲時 Marc Bolan 在車禍中喪生,他算是真的早死的 Glam Rock 巨星,在 Glam Rock 十年紀念音樂會上,以 Little Richard 形象塑造的 Jack Fairy(Micko Westmoreland 飾)就演唱「20th Century Boy」作為致敬。

《紫醉金迷》像是 Todd Haynes 的次文化研究博士論文,最重要的論據當然在寫同性戀及雙性戀的題旨上。「人人都是雙性戀」,大家都擁戴這句話,記錄在案;並且,你不能扮基,要做基,要用基的方式做愛,從 Curt Wild 口裡說出。無疑,整個 Glam Rock 風潮被等同為「敗」(bi)者為王的時尚運動,寶兒承認過是雙性戀,後來又後悔收回,但這是後話,影片最有話說的對照,自然是 Tommy Stone(Alastair Cumming 飾)的女友在早上發現 Stone 與 Slade 二人赤裸睡在床上感到傷心飲泣,Mandy(Toni Collette 飾)安慰她好一番話:這不代表他們有過,雖然很有可能有過,Mandy 進房,卻見不到二人。Mandy 的意思是他們真的有來過。樂迷都知道,寶兒曾與 Mick Jagger 被 Jerry Hall 撞破過,還有不少傳記,那些性事涉及一籮人,繪形繪聲,沒有圖但大家都相信的真相,Todd Hayes 其實表示:有又如何?那個探索性可能性的年代。影片開場出現第一個巨星是上個世紀的王爾德,被罵娘娘腔不用死的,他獲得天賜綠寶石,有個任務要將寶石傳下去,傳人有 Jack Fairy、Brian Slade、Curt Wild,及 Arthur Stuart,在未聞愛滋病的世代,他們都是性的「革命孩子」。

Glam Rock 影響稍遲一點出現的 Punk Culture,再過渡影響至五花八門的 New Wave,如 The Cure、Adam Ant、Culture Club、Soft Cell 等,化豔妝男歌手扮基的及高低調出櫃都有,影片沒有篇幅羅列,只是到了八十年代,以 Tommy Stone 走紅作代表,Stone 當然不是 Mick Jagger,造型上我會覺得他是 Paul Young。然而在音樂上 Todd Haynes 一大早決定去平行宇宙寫照,現實再造的演繹,都是舊歌翻唱,新版再現,再新一代的音樂人如 Radiohead 的 Thom Yorke、Pulp 及 Placebo(Brian Molko 更加出鏡有對白)助陣,要《紫醉金迷》擁有一個音樂上繼承真正的身份。

《紫醉金迷》的追尋是 Brian Slade「死後」消失的前因後果,然而,「玫瑰花蕾」卻在不知不覺間碰上。Arthur Stuart 發現 Slade 變身為 Tommy Stone 的可能性,來到這一刻,我不得不聯想到 Paul McCartney 在1966年已死換個替身這個一直令幾代搖滾樂迷上心下心不安的陰謀論……

附加檔案大小
VelvetGoldmine_1.jpg152.46 KB
VelvetGoldmine_2.jpg119.0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