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TAKE!》:五味紛陳七彩斑駁的澳門人與事



為劇本需要,香港電影不時遠赴其他地方拍攝,澳門特別的地景和城市風貌,令它成為香港電影人不時取景拍攝的城市。澳門歷史城區,十多年前被聯合國列為文化遺產,葡萄牙風格的建築物,組成了東南亞難得一見的歐洲城區面貌。還有外觀破舊的唐樓、「露台」(粵語稱「騎樓」)……舊香港的建築在澳門俯拾皆是。

如果電影的故事試圖呈現舊香港價值觀,那麼澳門的舊城區便是用來借景生情的最好場景。《激戰》的程輝(花名賤輝,張家輝飾)負債纍纍,避債到澳門後,便有一幕中秋時節,與包租婆王明君(梅婷飾)及其女兒小丹(李馨巧飾)在天台吃月餅,共聚天倫。在天台一家人賞月吃月餅,也是舊時香港家庭在中秋節的指定活動。近年香港落成的新式住宅,住客已不能進入天台範圍,澳門舊城區成為了導演尋找舊香港的替代之地。

嚇鬼

今年年頭上映的《GOOD TAKE!》,包含五部短片,由五位導演各自拍攝一段單元故事,全部發生在澳門。這些故事,卻不止於借澳門舊城說香港故事而已。曾國祥導演的〈水泥〉和黃精甫導演的〈嚇鬼〉,涉及舊區重建;黃進導演的〈Good Take〉和〈嚇鬼〉均向昔日的演員致敬;黃智亨導演的〈囍宴〉氣氛明亮,楊龍澄導演的〈不一定〉格調灰暗,巧成一對,各自表現了澳門的不同面貌。

舊區重建,居民無力挽回

〈水泥〉和〈嚇鬼〉的主題圍繞澳門舊區重建,前者的大廈早已空置,後者則剩下幾位前香港電影演員居住,力抗田氏集團收購重建。〈水泥〉對澳門舊區重建的態度可謂無可奈何,家家戶戶早已遷出,只有看更守著等待重建的舊區。屋內婦人(葉童飾)和少女(陳穎欣飾)拿澳門司警 9413(周柏豪飾)出氣,將之活埋於水泥裡。其後,9413 的拍檔 9096(方中信飾)亦失蹤多年,原來他一直尋找 9413,偶然在街上遇到 9413,縱使面容一樣,卻已換成陌生人。舊樓重建成新廈,變得光鮮,美輪美奐,猶如認識的 9413,變成了陌生人。

〈水泥〉首幕生劏田雞煲粥,影像亦呼應稍後水泥活埋 9413 的一場戲,粥裡的田雞明顯指涉水泥中的 9413。9096 慢條斯理品嚐田雞粥,沒有即時到達案發現場,間接令 9413 孤立無援,最後被害。〈嚇鬼〉同樣涉及大集團收樓,黑幫打手從中作梗,司警似乎未有出現協助居民,小市民唯有獨力抵抗。

以街作注碼,別具澳門特色

沒有司警介入收樓過程的〈嚇鬼〉,講述留下幾位前香港電影演員居住的大廈,面對懷疑有黑幫背景的「田氏兄弟」(苗僑偉、梁烈唯飾,影射某個香港以田字為首的收樓集團)收樓,無計可施,唯有用自己的表演專長扮鬼,加上馮淬帆(馮淬帆飾)渲染重建地段鬧鬼,藉此希望打消收樓的念頭。可是他們不怕鬼,欣然接受大業主孫女 Charlene(蔡卓妍飾)的打賭,「田氏兄弟」要到鬧鬼凶宅度過一晚,提前離開就算輸,須放棄收樓計劃。二人於是派大膽文兄弟(金剛、小肥飾)到鬧鬼凶宅過一晚。

〈嚇鬼〉構思瘋狂,用鬧鬼對抗收樓,諷刺收樓集團之惡,比鬼怪更惡。另一瘋狂處是賭風籠罩的澳門,有人押上街道作賭注,輸了便賠上整條街,可謂極富澳門作為賭城的特色。這樣的故事背景,無非是將澳門元素融入故事之內,然而筆者認為〈嚇鬼〉最精彩的一段,在於幾位前香港電影演員裝神弄鬼的一幕。扮鬼嚇人之舉固然胡鬧,但藉此表揚香港演員的專業精神,卻不失幽默。他們肯擔任任何角色,縱使偶有失手(跌下香煙),也會盡力演好角色。他們落力演出,最後嚇退大膽文兄弟,保有一席容身之地,殊不簡單。

Good Take

上一代香港人在澳門發放餘暉

〈嚇鬼〉中的澳門,是上一代香港演員綻放最後光芒的地方。而香港卻日漸褪色,白白浪費大好人才。關於澳門和香港演員專業精神的關係,〈Good Take〉就有另一方向的著墨。

〈Good Take〉不像〈嚇鬼〉走向外面舊區重建的世界,刻劃演員的專業精神。相反,它走向內在,用鏡頭引導觀眾進入泰勒(盧海鵬飾)自殺的陰霾,之後他豁然開朗,運用出色演技,救人一命。由自殺到救人,〈Good Take〉講的演員專業精神,非如〈嚇鬼〉所講,不只是要落力演出,而是曾經為演員,一世便是演員。只要任何機會到來,早已融入生活的演技,隨時表現出來,壓場感和能量,足以嚇退賊匪,救人於水火。〈嚇鬼〉和〈Good Take〉的澳門不僅令上一代香港人安享晚年,更是他們再次踏上演員道路的地方。縱使大家的演出不同,各有表述,然而兩片都一致讚賞香港上一代演員的專業精神。

澳門既光明亦灰暗

有別於〈水泥〉、〈Good Take〉和〈嚇鬼〉以舊區重建和演員專業精神為故事重心,〈囍宴〉和〈不一定〉則較著重澳門氛圍,強調色調和感覺,一黑一白,表述澳門日與夜的人與事。〈囍宴〉調子光亮,在白天拍攝,講述澳門小孩赴媽媽再婚的婚禮前,在大樹下剪髮,中間加插動畫,用打怪獸表現他對一家人生活的期盼。在大樹下剪髮的戲碼,在微黃色調襯托下,舊區濃厚的人情味淡淡溢出。澳門難得保存了大樹,市民在樹蔭下活動,加上當地面積比香港小,人口亦較少,人際關係密切,得以保留濃厚人情味。

〈不一定〉的夜澳門調子灰暗,揭示人所共知、澳門在舊城區以外的另一面:賭。澳門賭場之多,五步一樓,十步一閣。賭業衍生不少周邊行業,淫業乃其中一項。〈不一定〉鏡頭下的芳芳(應采兒飾)起初當護士,聽到前輩護士(戚美珍飾)講述大富豪欲給一億娶她,對此嘩然。之後,鏡頭對接她了無生趣餵老人進食的經歷,鋪排她日後萌生賺大錢的欲望。此片結局筆鋒一轉,芳芳把心一橫,向澤少(李璨琛飾)還以顏色,利用妓女身份接近他,活摘其腎臟出售,賺取比肉金更豐厚的金錢,亦發洩對澤少的深仇。〈不一定〉塑造的澳門充滿灰暗,片中人眼裡只有錢,是非不分,指人為狗,錢似是唯一的道德標準。

囍宴

色彩斑斕的澳門

〈囍宴〉的小孩在單親家庭成長,看到媽媽離開家庭而再婚,似乎沒有半點恨怨,一幅合照彷彿祝福她新婚快樂。〈不一定〉將澳門賭城塗上一抹灰色的道德觀,在人慾橫流的城市,金錢掛帥,道德淪喪,富二代開車撞倒途人,不顧而去,人和狗無異,可謂顛倒是非。妓女為報仇,比財大氣粗的富二代更狠。

〈水泥〉的角色無力抵抗收樓洪流,唯有用殺人舒壓發洩,〈嚇鬼〉就借鬧鬼擊退大集團。片中的澳門舊區重建,亦是香港舊區重建的縮影,但澳門在此不單是用來借代香港的處境,〈Good Take〉和〈嚇鬼〉有澳門自己的故事。澳門之於香港演員,是一塊令香港演員有所發揮的地方。雖然他們再無擔當電影角色,生活環境卻使他們發揮演藝才能,留下了他們在演員生命中最後璀璨的一幕。

附加檔案大小
GoodTake_1.jpg281.72 KB
GoodTake_2.jpg145.4 KB
GoodTake_3.jpg226.36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