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根》:變質的都市與一代傳奇的終結new



《盧根》(Logan)是《變種特攻》(X-Men)狼人獨立成章的三部曲尾聲,光看片名未必會即時聯想到狼人系列,因片名跟以往的《變種特攻:狼人外傳》(X-Men Origins: Wolverine)和《狼人:武士激戰》(The Wolverine)截然不同,這次片名沒有提及狼人,突顯他有血有肉人性化一面,返璞歸真,焦點由拯救人類的英雄,變得平民化,電影更著重對盧根的情感描寫,是狼人在出現於大銀幕十七年後的告別作。


超級英雄的變奏

時間設定為2029年,狼人盧根的光鮮形象至今已年華老去,在變質的社會苟且偷生,為了糊口當上司機。隨著都市科技發展,世界卻沒有停止變壞,在消費與物質主義當道的世界,每天接載的乘客過著酒池肉林縱慾無度的生活,少女隨意露出乳房,一群醉酒少年狂歡高呼,偷車的流氓縱橫無道。在這資訊爆炸的世代,人們對超級英雄的記憶已慢慢抹去,盧根落難英雄的形象卻在大銀幕表露無遺,身體慢性中毒的他終日酗酒,更要照顧腦退化症的 X 教授──他曾經是變種人的希望,如今寄人籬下被通緝隱居,過著惶恐的逃亡生活,相當諷刺。令人想到《飛鳥俠》(Birdman)被人忘懷的英雄神話,或者 Christopher Nolan 執導的《蝙蝠俠》系列,陷入低潮的蝙蝠俠,更人性化更真實,在英雄電影大量生產至飽和的時代,超級英雄電影的變化開始著墨於揭示當中不光鮮的一面,告別以往神話式的英雄形象,配合時代的變遷。《盧根》角色加入由盧根基因繁殖的女孩勞拉,她擁有和盧根一樣的異能,並一同在路上逃亡,她擁有盧根年輕時的倔強與衝動,也精力充沛,現時的盧根更顯老態,形成為極大對比。

三人在逃亡過程中被農場黑人家庭接待一宵,盧根雖一直拒絕款待,但最終也答應,電影雖沒有回憶片段,但情節的相近令人不禁回想以往的一幕:接待盧根的老夫婦被追捕者屠殺慘死,而黑人家庭也有如此下場,令人心酸。這是盧根自身的恐懼:對自己好的人最終因為他而被害,形成了盧根與人相處的隔閡,終日冷漠待人,也不表露內心情感。同樣擁有狼人 DNA 的勞拉了解盧根,在她離開邊境前的告別中,對他狠狠地說「我好得很」。如此冰冷的兩人,內心卻是那麼柔弱,感情洶湧澎湃,卻如此抑制著個人情感,害怕傷害別人。

一代的傳奇的終結

《盧根》可說是英雄電影與公路電影的結合,增添了西部英雄自我救贖與荒涼背景的元素,勞拉與 X 教授在賭場酒店看電影《原野奇俠》(Shane),當然是向這部經典西部英雄電影致敬。而牛仔英雄已不被重用,傳奇結束,法治已足夠;變種人在人類世界為有害物種,人們不需要變種人保護。盧根在漫長的生命中不斷在尋找活著的價值,在一場追尋自我的公路之旅,三人間之父女、爺孫、父子之情有著傳承意義,當中尋找生命的真諦。

超級英雄也是血肉之軀,也有生老病死。現今世代不需要英雄,時過境遷,盧根曾對勞拉說「英雄只是幻想」,她寄望美好的伊甸世界並不存在,在資訊爆炸物質飽和的世界中,英雄只是被遺忘的過氣角色。


農場滿載笑聲晚餐,令 X 教授回想以往在異能學校的美好時光,正代表我們只能以緬懷過去的心態回看變種人的傳奇,X 教授死後沒有風光大葬,沒有名垂千古,只是安葬在河邊的土地,如同他在河畔舊居過著清靜的生活。盧根一直放在身上的金屬子彈,被勞拉向盧根的邪惡複製品 X-24 的頭顱開了一槍,而盧根也在打鬥後重傷身亡,兩個盧根同時死去,他實實在在感受到死亡的感覺,說了一句「So this is what it feels like」,完成了他多年的死亡願望。其中一個小孩的手中拿著狼人漫畫的模型,狼人正式成為回憶,總有人會默默記著他,我們一同見證狼人的興起、轉變與衰落,電影的靈魂演員 Hugh Jackman(盧根)與 Patrick Stewart(X 教授)也宣告因身體理由告別《變種特攻》系列電影。新一代勞拉的崛起,也是時代變遷的見證。

電影原聲的主題音樂,以鋼琴柔情一面作開首,帶出盧根人性化的一面,中段加入鼓聲突出激情與濃烈情感的傳奇一生,再融合蘇格蘭風笛(Scottish bagpipe)作最後致敬,盛載淚水,勾勒回憶,讓情緒伸延。《盧根》共出現了三次墳墓,墳墓成為了電影的母題、完結的象徵,第一次出現是盧根參與朋友的喪禮,再者是 X 教授的喪禮,第三次是盧根自己的墓,上面的「X」也象徵一整代變種人(X-Men)的墳墓,在變質的流動都市裡,我們一同見證傳奇的終結。

附加檔案大小
Logan_2.jpg244.03 KB
Logan_3.jpg201.7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