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繫海邊之城》:總是冬天



除了第一幕,Lee 和 Patrick 出外釣魚,那天看似暖和一點,之後幾乎每一個場景都是冬天。這與電影所表達的,是一致的,故事需要以冬天作為背景。我們常以為,季節更迭,寒冬總會過去。人生的寒冬亦如是,縱管蓋上厚厚積雪,但總會放睛,積雪會融化,然後,我們便能繼續前進。可是,這電影是一貫的寒冬,一如 Lee 的人生,他的寒冬不曾完結,亦不一定會完結。那沉重的罪疚感,有如積雪,難以清除;連綿不斷的雪落,好比無盡的自責,這正好回應 Lee 多次剷雪的動作。

電影成功引起觀眾的懸念。第一幕,Lee 與侄兒在遊艇上嬉戲,那時候的他是多麼健談、風趣、調皮。鏡頭一轉,Lee 已是一個技工,沉默、孤僻,空洞的眼神透露出永恆的失落。及後,Lee 重回 Manchester-by-the-Sea,每個細節都勾起過去。電影以插敘方式交代往事,敘事的穿插彷彿是 Lee 遇見了某事某人後頓時出現的回憶,這些片斷鋒利無比,孩子們一次又一次在他的記憶中、夢魘裡死去。亦因如此,那個寒冬,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進行式。

"I can't beat it." 那是多麼無力的宣告,亦正正就電影最有力的地方。寒冬未有過去,人生不如勵志故事般發展。Lee 一直尋找的,不是救贖,而是懲罰。錄完口供,警察說,沒有蓋好暖爐不是刑事罪行。他問道:這樣就可以走了?他甚至想搶槍以結束生命。Lee 無法接受犯下如此大的錯誤,竟沒有社會性的懲罰,他決意要懲罰自己。最明顯的是,到處撩是鬥非,就是以肉體的痛楚來懲罰自己。以致住在狹小的空間,讓自己一無所有、做著厭惡性的工作,讓他人瞧不起自己等等。正正因為他希望被懲罰,而非被救贖,前妻的原諒並沒有令他釋懷。

在導演 Kenneth Lonergan 的處理下,Manchester-by-the-Sea 是如斯的淨白、安寧。歲月無情,但人非草木,Lee 一輩子也離不開這個地方,最痛的在這裡,最愛的也在這裡。

附加檔案大小
MBTS_3.jpg244.5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