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之選 2017:機械生活new



談到電影與音樂,《機械生活》的實驗性無以尚之。導演葛弗里列治奧(Godfrey Reggio)將自己零電影經驗轉化為優勢──在整個拍攝團隊中都沒有拍過電影長片的人,攝影師朗費力加則只拍過16米厘菲林──要以圖像、音樂和觀眾的「三元論」去打開一種新的觀看世界方式。

列治奧長達十四年的基督徒生活,以及從未間斷的社會活動經驗,成為他執起導筒的思想底色。《機械生活》以火箭升空、爆炸、墜落的畫面作為開篇和收結,從荒原到城市,畫面運動逐步加速,層層剝開機械文明面前人類個性被碾碎的事實。此情此景,必然能與香港這座城市中的觀眾取得非一般的情感共振。

列治奧很早便明確了非語言結構的創作方法,但與音樂家菲力普格拉斯(Philip Glass)的合作卻遭到了攝製組的一致反對。彼時的格拉斯並未如今日這般赫赫有名,成為殿堂級的作曲家。他自己不喜歡電影,也不看電影,婉拒了列治奧的合作。但列治奧將自己的拍攝片段與格拉斯的音樂放在一起,做了一次私人放映,其效果打動了格拉斯,從此開始了他們長達幾十年的密切合作。格拉斯到訪拍攝地,看樣片,與列治奧在創作上互相激發。對於列治奧來說,格拉斯的音樂便是一把利刃。

Koyaanisqatsi 是印第安 Hopi 語。列治奧特地選擇完全陌生的語言,把解讀電影的無限可能性開放給觀眾,正如他所言:「《機械生活》可以是你想看到的任何意義,這也正是其力量所在。」

喬奕思

12/8/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9/8/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馮禮慈(樂評人,大學兼任講師,電影愛好者),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喬奕思,粵語主講

附加檔案大小
Koyaanisqatsi_1.jpg203.1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