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生活》──人類文明於畫、音結合下的衝擊體驗new



今次「光影六樂章」選映跟音樂有關的電影或與音樂互動的電影,一般來說,大家不會想到選《機械生活》(Koyaanisqatsi,1982)這樣的作品,因為《機械生活》不是以音樂人物為主題,也不是歌舞片,也不是音樂紀錄片。《機械生活》是部描繪人類機械文明的紀錄片,展示人類如何破壞大自然及導致生活與生態失衡。全片沒有對白,沒有旁白,沒有字幕,唯一與影像配合的就是音樂。音樂加畫面就構成這電影強大衝擊力,音樂在《機械生活》中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部份。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了《機械生活》入「光影六樂章」中,是跳出框框的思維,選得精準美妙。


《機械生活》由美國導演葛弗里列治奧(Godffrey Reggio)執導,這是他的第一部片,1982年推出。Koyaanisqatsi 是 Hopi 語(Hopi,霍皮族,是美洲原住民部族,根據2010年統計,美國共有一萬八千多名霍皮人。霍皮語是猶他-阿茲特克語族中三十種方言之一),即生命失衡之意。電影由極簡主義音樂大師格拉斯(Philip Glass)配樂,朗費力加(Ron Fricke)攝影。

我在八十年代末看過這電影,當時原沒有甚麼期望,看後深被震懾,心情久久不能平服,格拉斯那種在催眠與喚醒之間、在壓抑與快要爆發之間的音樂,與畫面構成一體縈繞在我腦中多天不散。影片帶出讓觀眾反思的問題如環境污染問題、人們營營役役生活的價值、匆忙都市生活與壓力、人們生存的意義、人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等等,在我腦海不斷浮現,令我不斷反思。不是說笑,看完《機械生活》後幾年它仍有殘影留在我腦海中,久不久想起電影中一些片段,然後就想到眼前生活與環境各樣問題。

《機械生活》也是我重看最多次的電影之一,有段日子常拿這電影錄影帶出來翻看──不是整套翻看,而是每次看不同的小小片段,看幾個鏡頭已有份滿足感。《機械生活》由片段組成,翻看時可隨意播任何一段來看,可看多可看少。葛弗里列治奧其他紀錄片也有這特點,每次看段落與長短不同,即使只短短看幾個畫面,就足以令人感觸和思考:啊,我們這樣生活到底為甚麼呢?啊,人類在集體步向某種荒誕的處境啊……多年來能給我這樣感性、感覺與思維的電影,《機械生活》大概是最強的一部了。

看過《機械生活》後當然留意葛弗里列治奧的名字,要找他其他作品來看。他在1992年拍了一部關於動物的紀錄短片《Anima Mundi》,然後要到1988年才拍成《機械生活》的「續集」《變形生活》(Powaqqatsi,意思即「life in transformation」),2002年完成這紀錄片三部曲的第三部《戰爭生活》(Naqoyqatsi,意思即「life as war」)。葛弗里列治奧的所有紀錄片都由格拉斯配樂,兩人合作無間,精彩美妙,是完美的藝術匹配。葛弗里列治奧的第二部曲《變形生活》同樣精彩震撼,第三部《戰爭生活》我年前看時覺得不及前兩部,今天看未知會否改觀。他那動物紀錄短片《Anima Mundi》是另一曠世精品,與一般動物紀錄片不同,他將人、動物、世界結合,把人對動物的視野帶至另一境界,非常厲害。

葛弗里列治奧獨具觀看事物的特別角度,是了不起的人物。格拉斯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他們兩人合作的電影,是人類文明史中幾件傑作,不可不看。

附加檔案大小
Koyaanisqatsi_2.jpg336.0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