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貓特攻隊》:機關算盡太聰明new



【本文披露劇情】

香港公映的泰國電影為數不多,以喜劇及恐怖片為主。早前杜琪峯引進的小品《戀愛病發》(Heart Attack)使人耳目一新,由 Nattawut Poonpiriya 執導的《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更令人眼前一亮。

精密的計算

「出貓」(作弊)本來就令人緊張,講究方法,講求速度,要瞻前顧後,掩人耳目。《出貓特攻隊》把作弊包裝成特務行動,以緊湊的劇情、利落的剪接、明快的節奏、急促的配樂和特寫鏡頭,營造緊張刺激的氣氛,把觀眾與演員連成一線,帶出故事的深意。而以演技自然的俊男美女擔綱,更是錦上添花。計算如此精確,自然口碑與票房雙收。

電影一開始交代國際試 STIC 試題外洩,先後以蓮(Chutimon Chuengcharoensukying 飾)、明詩(Eisaya Hosuwan 飾)、柏豪(Teeradon Supapunpinyo 飾)和賓(Chanon Santinatornkul 飾)接受盤問時的自辯,把故事串連起來,製造懸念。而所謂的「自辯」,原來只是為求脫罪的綵排,是作弊計劃的一部份。這種刻意誤導觀眾的手法,正好配合作弊瞞天過海的性質,也凸顯作弊計劃經過非常嚴密的計算。

計算的主題,貫穿全片。片首,蓮在入學面試中,羅列轉校的開支,以退為進,令校長豁免學費和午餐費。她替好友明詩補習,會衡量利益,考慮是否參與作弊計劃,亦會先評估風險和收益。而柏豪期望能以小量金錢換取好成績,以得到新車,也是以小博大。明詩更是無本生利,以友情換來佳績,贏取參演話劇的資格,以至柏豪父母的信任和留學的機會。賓因為要補償無辜被打、升學夢碎的損失而參與作弊行動。有計算,自然有價值取捨。「值得」和「不值得」是人物常掛在嘴邊的說話。賓認為作弊事敗不須坐牢,「值得再冒險」。蓮認為值得為了幫補家計,把答案告訴同學。她一再堅稱自己的行為不算作弊,因為作弊代表一方有損失,但她的做法不會影響別人,是兩全其美。

一切取決於你

對於扭曲的價值觀,電影沒有直斥其非,而是自然地以環環相扣的事件,帶出「須為自己行為負責」的訊息。蓮因為幫助明詩作弊,才會被柏豪引誘,開始作弊的交易。正因為她幫助柏豪和明詩取得佳績,柏豪的父母才要求他們參加國際升學試,使蓮再受誘惑,參與更大規模的作弊計劃。而她的計劃更使勤懇正直的賓出國夢碎,價值觀扭曲,前程盡毀。連串事件推翻了「作弊不影響別人」的信念,使她覺醒。她明白「一切取決於你」的道理後,便毅然走出充滿誘惑與威脅的房間,步進光明的聆訊房。片末雖然沒有明確交代蓮有否認罪。但從她連累賓後愧疚認錯,勸賓懸崖勒馬,立志當教師,以及在聆訊時堅定地說「I am ready」的舉動,不難推測她會為自己的過失負責。此外,電影亦以特寫鏡頭,聚焦人物作弊時焦急的神情、豆大的汗珠和顫抖的手,以應試者漫長的煎熬與其他獲益考生短暫的歡樂作對照,突顯作弊的不值。

「一切取決於你」的「你」不但是指學生,也指間接把學生推向作弊之路的家長和師長。蓮的爸爸雖然身為教師,但吹捧名校,不理蓮的反對,堅持要她轉校,令她想靠作弊賺錢來支付新校的雜費。而柏豪的父母以名車作為成績獎勵,也成為他作弊的誘因。柏豪膽敢在國際試作弊,也緣於父母過高的期望和沉重的壓力。在他與父母用餐一幕,導演特意以柏豪的頭被困在酒杯的構圖,突顯他承受壓迫。

學校亦責無旁貸。校長聲稱品格與學業並重,但實際上只側重成績,懸掛橫額誇耀成績優異的學生。而以學業成績作為課外活動的門檻,是明詩作弊的誘因。在高舉學業成績的氛圍下,不少能力平庸的富家子弟以錢來換取成績。師長亦其身不正,以洩露試題斂財,帶動作弊風氣。監考老師在考試時打瞌睡,收到作弊舉報不即時處理,眼見考生談天和考試時間已到仍不停筆也不處分,亦助長了作弊的歪風。校長發現蓮作弊,沒有循循善誘,糾正其歪理,只是斥責其父不懂教女,使蓮「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以為自己沒有抄其他人不等同作弊,還繼續以此歪理遊說賓參與作弊計劃,禍連他人。

電影一再以紅綠燈、紅色交叉和綠色箭咀等象徵「前進」與「止步」的符號,提醒我們選擇從來都在你手,要改變還是來得及的,一切取決於你。

附加檔案大小
BadGenius_1.jpg230.92 KB
BadGenius_2.jpg245.9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