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電影的新面貌new



近十幾年來的泰國電影更多元化了。阿彼察邦‧韋拉斯花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等一系列泰國獨立電影製作人,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關注。泰國的商業電影,尤其是青春愛情喜劇,也正積極培育著海外,尤其是星馬地區的觀眾。根據泰國電影產業報告,2016年行業產值受到政治動盪的影響,比2015年下跌了兩至三成,約為四十億泰銖(約八、九億港元)。泰國電影名聲在海外漸隆,一是作為亞洲熱門旅遊地點,對許多觀眾而言,地緣上並不陌生。2012年中國內地電影《人再囧途之泰囧》的大部份故事發生在泰國,取得12億多人民幣的票房。2015年的《唐人街探案》也以泰國為主要取景地。這些發生在泰國的故事,中國內地觀眾理解起來並沒有太大的距離感。其次則因為本身文化、宗教氣息濃厚,能拓展藝術電影領域的東方思維,像阿彼察邦的電影,內斂平和,充滿融於自然、日常的哲學思辨,東方神秘主義就是其精髓。

戀愛病發
《戀愛病發》

月前在香港上映的《戀愛病發》(Heart Attack)由香港高先公司發行。雖已是2015年的泰國電影,但就香港電影市場上愛情片長期真空的現狀──中國內地、台灣的愛情電影也渴求佳作──《戀》的確帶來了一股小清新氣息。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拿列(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不可小覷。他已在同類型題材上作出了許多成功的嘗試,《下一站說愛你》(Bangkok Traffic Love Story)、《擁抱幸福擁抱愛》(Home: Love, Happiness, Remembrance)、《愛無7限》(Seven Something)、《海苔億萬富翁》(The Billionaire)等2000年後最值得一看的泰國愛情電影,都是由他操刀編劇的,而且每一部的票房都很成功。在《戀愛病發》之前,他導演的《愛情悄悄來過》(36)更為他斬獲馬尼拉影展最佳導演和釜山影展費比西獎。相比《戀愛病發》輕快幽默的商業風格,《愛情悄悄來過》則更具獨立特質。導演納華普對於今時今日無所不在的數碼記錄這件事,提出了每個人都不願意面對的問題,照片是否可以取代記憶?是否只有拍照才能讓我們記住些什麼?心呢,是否也數碼化了?影片中出現一段話:「有些人陪你走過人生短暫片段,卻沒有留下任何讓你回憶的照片。就算看不見,就代表不想念嗎?」或許可以打動觀眾,不分國界。這部電影曾於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並為納華普贏得亞洲新導演獎。納華普今年也是香港鮮浪潮國際短片節的主禮嘉賓。他大學主修的是中文,開口說話沒什麼口音,流利得讓人大吃一驚。

去年泰國女導演彭柏嘉‧托維娜(Pimpaka Towira)以《萬里送行舟》(The Island Funeral)贏得了東京電影節亞洲未來電影獎,以及香港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人聯盟獎。《萬里送行舟》講述女主角與弟弟一行人從曼谷出發,南下探訪姑母。離開城市之後,在懵然不知的狀況下開啟了一段與信仰、宗教和價值有關的魔幻現實旅途。儘管這部電影的長鏡頭,彷彿遊魂一般的敘事風格,常常被拿來與畢贛的《路邊野餐》相提並論,但導演彭柏嘉的女性觸覺,以及對泰國南部穆斯林信仰等問題的關注,一早就在她2010年的短片《Terribly Happy》中找準了自己的特點。這部三十分鐘的短片,以年輕士兵的視角出發,曾獲2011年第61屆柏林影展金熊獎最佳短片提名。如果對她前作感興趣的,不妨看看她拍於2003年的首部長作《一夜夫妻》(One Night Husband),手法雖然青澀,但在表達女性意識這方面,立意明確。彭柏嘉不但是揚名國際的泰國女導演,推動建立曼谷國際電影節等平台,她作為獨立電影工作者的眼光更不容忽視。泰國導演巫魯朋‧拉薩撒德(Uruphong Raksasad)的《稻米之歌》(The Songs of Rice)利用紀錄片形式,以民間為切入點,探討泰國這個全世界稻米出口第一國家的稻米文化。彭柏嘉正是這一紀錄片佳作的製片人。

萬里送行舟
《萬里送行舟》

談到近十幾年的泰國電影,不可不提阿彼察邦。自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修讀電影,回到泰國後,創辦曼谷實驗電影節,又在1999年成立 Kick the Machine 電影公司,專注於實驗和獨立電影發展。他的首部長片《人造傳說》(Mysterious Object at Noon)於2000年完成,片中導演和工作人員拿著16mm攝影機,讓被訪者即興創作一個關於坐輪椅男孩的故事,紀錄片形式下的故事卻處處都是神秘主義的筆觸。兩年後,他的《極樂森林》(Blissfully Yours)贏得康城影展一種關注單元大獎,正式將他推向國際舞台。一名泰國女子與緬甸非法移民之間的愛情,在邊境叢林中,表現得美麗而且神秘,充滿原始美感。泰國的森林和鄉土,在阿彼察邦的創作中,充滿一種不可說透的神秘性,似乎能孕育出任何傳說。2004年的《夏夜迷情》(Tropical Malady)對神秘主義的運用,已臻圓熟。士兵之間同性之愛,與進入森林去找尋兇惡虎靈之間,產生主題關聯,彷彿靈機一觸。影片獲康城影展評審團獎以及都靈同志影展最佳影片獎。在香港,阿彼察邦的兩部近作《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以及《浮華塚》(Cemetery of Splendour)最為人所熟知。前者摘下了康城影展金棕櫚大獎,曾在香港院線上映過一段時間,後者以士兵的嗜睡症來傳達對創作自由的呼喚,暗藏對政府的不滿,獲得亞太電影大獎(APSA)最佳影片獎等不少榮譽。不過阿彼察邦曾明言,如果泰國政治審查的嚴苛現狀不改變,他將不會再在泰國拍攝電影。事實上,《浮華塚》的國際聲譽並不能帶來泰國本土的熱烈回響,因為這是一部沒有通過泰國政府審查因而也不能在泰國國內上映的電影。

新近在港上映的《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率先在台灣上映,刷新了泰國電影《嚇鬼阿嫂》(Pee Mak)2013年創下的3900萬台幣記錄,突破五千萬,讓同期上映的《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黯然失色。之後也會進入中國內地電影市場,並寄望以校園、青春、犯罪類型的混搭,試水亞洲市場。

出貓特攻隊
《出貓特攻隊》

事實上,《出貓特攻隊》與《戀愛病發》在製作上頗有淵源,其背後推手屬於同一批泰國商業電影的領軍人物。製作《出貓特攻隊》的 GDH(Gross Domestic Happiness)成立才一年多,其前身是 GTH(GMM Tai Hub)。GTH 是由三家電影公司──GMM Grammy(1983年成立)、Tai Entertainment(1985年成立)與 Hub Ho Hin Bangkok(1991年成立)──各取公司名字的頭一個字母,於2004年合資創辦。他們在2003年聯合出品的電影《小情人》(My Girl)在票房上取得巨大成功,促使三間公司在次年成立 GTH。近十年來,亞洲觀眾所熟悉的泰國電影票房冠軍,很多都出自 GTH,比如《嚇鬼阿嫂》在本土就獲得超過十億泰銖票房。不過由於內部合作出現問題,2015年發行完《戀愛病發》後,正值巔峰的 GTH 宣佈解散。一輪調整後,GMM Grammy 與 Hub Ho Hin Bangkok 在2016年初成立 GDH559(常被簡稱為 GDH)。新公司成立後的重頭戲《出貓特攻隊》不負眾望,票房口碑在東西方都引起關注。而泰國電影不僅僅是鬼片的說法,也被多次強調與重提。

附加檔案大小
HeartAttack_1.jpg246.3 KB
BadGenius_3.jpg260.36 KB
IslandFuneral_1.jpg224.5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