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清順在香港new



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焦點導演是日本的鈴木清順(24.5.1923 - 13.2.2017),特別介紹他的八部電影,先在11月放映一場他的傑作《流浪者之歌》(1980),繼於12月重映該片兩場,另放映以下七部電影:《探偵事務所23》(1963)、《野獸之青春》(1963)、《肉體之門》(1964)、《東京流浪者》(1966)、《殺之烙印》(1967)、《陽炎座》(1981)和《夢二》(1991)。


《流浪者之歌》於1982年曾在香港放映,當年資深影評人和電視編導金炳興談論它時表示:「大多數人對《流浪者之歌》的批評是造作,我覺得對導演鈴木清順很不公平,從事形式上的實驗都難免著跡經營,對這類作品的評價在看他有沒有新的突破,而不能說他暴露太多而令人討厭……《流浪者之歌》寫的是日本戰前的那種頹廢情調,『腐爛之前品嚐味道最好。』青地太太一邊吃爛桃一邊說。另一場,我們又看見中砂舐著她皮膚敏感而起的紅斑。這個電影把現實和夢幻交織在一起,充滿了神秘主義的色彩:一隻紅色的沙蟹從女屍的陰戶逐漸膨大;一個女人在光影的變幻中突然化成狐仙:一個盲女坐在海上的浮桶彈三味弦,眺望兩個盲人埋在沙中互擊頭頂。鈴木清順顯然不想墨守成規地交代故事,而企圖用他的 Graphic Sensibility 把我們淹死。」(〈第六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磨後記〉,《電影雙週刊》第85期,1982年5月6日,第21頁)無疑是獨具慧眼的洞見。

1995年12月,曾留學日本和後來不斷書寫日本流行文化與日本社會現象的湯禎兆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評論日本電影的專著《感官世界──游於日本映畫》(香港:陳米記)。書中第113-126頁的〈鈴木清順的人間戲作:異端之徒的聲音〉一章,談論了香港電影觀眾大感陌生的鈴木清順。他認為鈴木「卻是一不按牌理出牌的導演,所拍的黑幫片中一方面保留慣有的類型元素,同時又不斷作調節改動。於是他的黑幫片作品亦成一複雜的綜合體,內容上往往把英雄人物角色開玩笑;在刺激性及具震撼力的衝突場面,則利用音樂劇或以喜劇的演繹方法,製造出滑稽效果。拍攝技巧上大量利用舞臺化的設計,頗有表現主義的氣息,令作品一看上來便叫人感到處身於人工化虛構出來的世界。」(第116頁)

1996年7月,香港藝術中心推出由蔡甘銓策劃的《鈴木清順:日本B級片掌門人》回顧展,一共放映了鈴木清順的十五部影片,雖然沒有他的近作《夢二》,卻有他早被遺忘、片長40分鐘的佳作《愛的書簡》(1959)。當年的單張場刊,對每部電影皆有短評,現摘錄有關的簡介如下,可供2017年新一代鈴木清順影迷選片時作參考。

  • 《探偵事務所23》,舊的片名是《龍蛇爭霸》,簡評為:「神秘血案,兇手似夢迷離;一個電話,惹來陣陣殺機。」《野獸之青春》:「好友枉死,探員誓要尋真凶!」《肉體之門》:「負傷青年頭暈暈,逃到一樓多鳳陣,無限春光此中尋?」
  • 《東京流浪者》(舊名《東京流浪客》):「正邪夾迫,賭徒流浪他方;無處容身,回頭決一死戰;雖勝猶敗,只有飄泊一生。」《殺之烙印》(舊名《殺手烙印》):「這個殺手認真勁,鬥智鬥力稱第一。」《陽炎座》:「一次邂逅,靈欲交戰,亦幻亦真,愛恨纏綿。」《流浪者之歌》:「一首流浪者之歌,兩個相識的男人;三角關係,疑幻疑真。」似夢迷離,亦幻亦真,疑幻疑真,無疑是鈴木電影──特別是其晚年作品──的一大特色。

夢二
《夢二》

2008年5月,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日本電影新浪潮》影展放映了二十八部影片,包括鈴木清順的《刺青一代》(1965)和《暴力挽歌》(1966)。影展的免費場刊厚76頁,第74頁介紹今次放映的兩部鈴木電影,第43頁列出47部鈴木的「主要作品」,只缺少了他全部作品中的其中三部:與吉田茂承合導的動畫片《魯邦三世:巴比倫的黃金傳說》(1985),與長尾啟司、恩地日出夫合導的集錦片《結婚》(1993),以及片長56分鐘、1992年攝製後到2003年才公映的《弘高青春物語》。而在第42頁的導演簡介中,推許鈴木清順是Cult片大師,和想像力豐富奇幻及勇於傾覆傳統電影創作的大師。他的《愛的書簡》更被認為直接影響了岩井俊二的《情書》。

2009年5月末到7月中,在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的《日本電影大師巡禮:向川喜多夫人致敬》節目裡,放映了鈴木清順的《東京流浪者》、《殺之烙印》和《流浪者之歌》。鈴木在數年前已完成他的最後兩部作品《新殺之烙印》(2001)和《狸御殿》(2005),而這兩部影片的DVD亦早在香港出售。欣賞鈴木清順的人愛把他與尚盧高達和大島渚相提並論,而受他影響的導演,在日本有三池崇史和SABU,在香港有吳宇森和王家衛,遠在美國亦有占渣木殊和塔倫天奴等人。

附加檔案大小
Seijun_1.jpg177.12 KB
Seijun_Yumeji.jpg286.57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