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閃爍依然──用神秘學眼光回望《2001太空漫遊》new



據聞《2001太空漫遊》(1968)最初構思時,太空船是往土星三號衛星航行的。當時的說法是文字描述不難,但以當年的光學特技就很難拍出土星的光環影像,故此最終決定改往木星,但故事命題不變。若我們用神秘學的角度,再用觀星望遠鏡去看此經典電影,這電影至今仍是活生生的,仍有很多新穎的訊息被發現出來。

時空探索四部曲

克拉克(Arthur C. Clarke)將《2001太空漫遊》再寫成小說,於電影上映後出版,他更寫了三個續篇:《2010太空漫遊》(2010: Odyssey Two)(於1984年拍成電影),《2061太空漫遊》(2061: Odyssey Three)與《3001太空漫遊》(3001: The Final Odyssey)。這證明了科幻故事從文字轉成視聽媒體會引發更大的包容力:電影對描寫時間、空間以及人類的智能發展有更大的發揮,未來世界的事物已超出文字極限。

延續篇《2010太空漫遊》不算狗尾續貂,宇航員 Dr. Dave Bowman 的意識仍留在太空船內,是鬼魂(即意識)寄存於物的科學觀,與電腦 HAL 再度合作更是緩解了上集人對電腦的無名恐懼;星智意識引發天體奇蹟既解決地球引發的大戰,亦預示木衛二(原本構思也提過土星三號衛星)有生命的可能。第三集《2061太空漫遊》說哈雷彗星再度回歸時,人類已找到宇宙新能源來解決地球的資源危機。最終章《3001太空漫遊》則是第一集在外太空冷凍的太空人 Dr. Frank Poole 在一千年之後被地球人尋回並喚醒,然後回到地球的新漫遊。

星智意識 沉默示愛

《2001太空漫遊》電影內的星智意識沒有動物或人的形態,而是像里程碑的長方形物,而且不用外星或地球語言和人類(包括猿人)溝通,這種戲劇處理更令大家驚嘆作者的先見之明,直至現在大眾仍未追及。

至於土星與木星的分別,在東西方的古天文學及傳說有大同小異的觀察,人智學創辦人 Rudolf Steiner 更將太陽系當成統一生命體來看待。簡單來說,大家都是宇宙的統一生命。用時序來說,土星是屬於地球過去的形態,木星是未來形態,而地球是當下的生命。地球的土質是土星提供的,木星是未來提供地球養份的發光體,是太陽的接班人。而地球是這群星球意識當下的生命代表,最大任命是活著,一直往前走。星宿是生命共同體,是這部經典電影早就留下來的有情訊息。

《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2012)的開場,天邊出現的圓形物,應該是對《2001太空漫遊》的長方形物來個天圓地方式的超時空和應。《太陽倒數》(Sunshine,2007)往太陽之旅途中,看過《2001太空漫遊》與《2010》的觀眾就知道這是又一次人類上太空的命運輪迴。《太陽倒數》發生在2057年,《普羅米修斯》發生在2089至2093年,加上《異形》(Alien)系列、《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2014),甚至最近公映的《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2017),地球未來航天及科技發展都可歸納為同一大故事系列。


最終亦是最佳的懾人場景

在最後的經典場景,宇航員看到宇宙在他面前超時空演出,最後在一個大房間內遇見一個老人……是電影內有神秘學的經典範例。千言萬語也寫不盡的星河訊息,卻不及《2001年太空漫遊》一刻之間就生出句號。這個場面在五十年間引發不少觀眾的遐想,以及不少電影作出回應,至今仍未完結。例如同期的《第五號屠場》(Slaughterhouse-Five,1972),《閃靈》(The Shining,1980)的冰封酒店,《星際啟示錄》與第五維空間重疊的書房,或是《媽媽!》(Mother!,2017)的「家」。

你可以從你的觀影紀錄找出更多電影內具有這種場景的戲劇性關聯,找出當中潛藏的意義。如此,你已經啟用電影中的神秘學了!

附加檔案大小
2001SpaceOdyssey_2.jpg223.08 KB
2001SpaceOdyssey_3.jpg211.1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