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之選 2017:女巫new



「神秘學與電影」節目選映《女巫》,便是開啟一場辯證,因為《女巫》並非虛構故事,充塞特效畫面,自圓其說,讓觀眾忘我投入的奇幻類型。導演基斯登遜(Benjamin Christensen)設定的電影形式,實為後來所稱的「論文電影」(essay film),它是一扇引領觀眾理解節目主題的獨特窗戶。

時代和電影感不同,《女巫》比後來者基斯馬爾卡(Chris Marker)、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哈倫法羅基(Harun Farocki)的論文作品簡明抒情,而作為瑞典片廠重點出品,大可刺激煽情的主題,基斯登遜另闢蹊徑,尤顯自覺的藝術實驗。電影公司本要求基斯登遜拍介紹巫術的紀錄片,他研究大量文獻資料,堅持自己論述的體裁,展示原始和重構資料,有根有據。進入主題後,融合紀錄和劇情片手法,演繹數個中世紀獵巫短章,都貫徹冷靜調度,節制感性。偶然插入評語和現代人(要求試試刑具的女演員)及物(圖像上遊走的筆),為簡介史實發展,或引人發噱,更為彰顯導演/研究者當下的思想及個人判斷。觀者不能完全沉溺於奇觀,隨時覺醒處於另一時空,吸收導演觀點後,或可自己檢驗女巫獵巫的概念,而對已進入二十世紀的現代生活,永恆心靈和快速發展,或會放慢、猶疑,自有所感。

《女巫》必然和神秘學辯證,基斯登遜否定女巫存在,她們是舊時代的心理疾病患者、傷殘老弱的女人、集體性壓抑的修女。他親飾魔鬼,像是刺破傳說的最佳武器。你可以不同意他,但《女巫》超越時代,不囿於文化誌的格局,因它帶出中世紀和現代的對比,又不囿於現代的詮釋,因它結束於發問。我們今天不再相信巫婆坐掃帚升空,女性駕駛飛機橫跨海洋,但求神問卜消失了嗎?我們不再燒死孤寡老婦,她們今天不在苦難中渡日?我們的醫生診斷某位女性患有歇斯底里,誰又會徹底了解她心底的謎?現代療養所花灑噴下的水柱,從前燒巫柴火堆上升的火燄,兩相衝擊,還有很多思考。

劉嶔

6/1/2018(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0/1/2018(六)7:0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嶔,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家明(影評人)、劉嶔,粵語主講

附加檔案大小
Haxan_1.jpg189.4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