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鈴木清順及其電影new



2017年的香港亞洲電影節雖然在11月20日已經結束,但焦點導演鈴木清順(1923-2017)的回顧展於12月1-10日才舉行。節目中的大正浪漫三部曲──《流浪者之歌》(1980)、《陽炎座》(1981)和《夢二》(1991)──各放映三場(《流浪者之歌》在11月已優先放映了一場),其餘各映兩場的電影是:《探偵事務所23》(1963)、《野獸之青春》(1963)、《肉體之門》(1964)、《東京流浪者》(1966)和《殺之烙印》(1967)。

1979年《電影旬報》邀請96位文化人選出史上日本十大電影,鈴木清順的《野獸之青春》、《東京流浪者》和《暴力挽歌》(1966)各得一票,同列第46位。1982年5月30日出版的《電影旬報》增刊《日本映畫200》,鈴木的《暴力挽歌》和《流浪者之歌》一同入選。1989年《電影旬報》邀請86位文化人選出史上日本十大電影,《流浪者之歌》是第15位,《暴力挽歌》和《野獸之青春》亦分列第32位與第84位。

殺之烙印
《殺之烙印》

1995年《電影旬報》邀請104位文化人選出史上日本十大電影,鈴木有五部電影入選200佳片:第39位的《暴力挽歌》,第40位的《流浪者之歌》,第80位的《殺之烙印》,第91位的 《東京流浪者》和第127位的《野獸之青春》。1999年《電影旬報》邀請140位文化人選出史上日本十大電影,鈴木只有第82位的《流浪者之歌》入選。2009年《電影旬報》邀請114人選出史上最佳200部日本電影,鈴木的成績是:第23位的《暴力挽歌》、《殺之烙印》和《流浪者之歌》,第59位的《東京流浪者》和第106位的《春婦傳》(1965)。

1995年,《電影旬報》選出的日本十大導演是:
1) 小津安二郎 (39票)
2) 黑澤明 (36票)
3) 溝口健二 (23票)
4) 大島渚、成瀨巳喜男(21票)
6) 市川崑 (17票)
7) 川島雄三 (15票)
8) 內田吐夢 (12票)
9) 鈴木清順、山中貞雄、木下惠介、岡本喜八
(11票)

2000年《電影旬報》再選日本十大導演時,鈴木只得9票,與北野武、宮崎駿、岡本喜八、今村昌平和增村保造同列第14位。那次的十大導演是:1)
黑澤明(73票),2)小津安二郎(53票),3)溝口健二(29票),4)木下惠介(26票),5)成瀨巳喜男(22票),6)山田洋次(19票),7)市川崑、大島渚、內田吐夢、深作欣二(14票)。

鈴木清順1948年9月考入松竹為助導,跟隨過澀谷實、佐佐木康和中村登後,成為專拍通俗劇的岩間鶴夫(1913-1989)的助手,並受其影響。1954年他改到日活工作,主要師事野口博志。從1956年到1967年,鈴木在日活導演了40部電影,多為低成本的B級片,包括青春片、黑幫片和色情片等類型片。1963年他拍完《野獸之青春》後,續拍《惡太郎》時開始與傑出的美術指導木村威夫(1918-2010)合作,是他創作生涯的轉捩點。一直透過特異構圖、巧妙道具和強烈色彩來豐富影片影像的鈴木,從此如虎添翼,繼續實驗和發展了他獨特的唯美電影風格。日本著名的電影研究者佐藤忠男認為鈴木最好的日活影片多屬「鬧劇」,類似「戲作」,江戶時代以滑稽和諷刺為特點的通俗小說。

鈴木清順是一個通俗的電影創作者,由於受制於B級類型片的規限(如低預算的製作費,千篇一律的故事情節,演技平凡的演員,甚至一塌胡塗的劇本),他喜歡故意加插一些荒謬滑稽的情節和惹人發笑的影像,令影片生動有趣。他又愛用超現實的表現手法,包括用強烈的色彩來表現心理和氣氛 (紅色尤其是他影片的主要元素),以及用誇張的手法來嘲弄社會的體制和現實。他影片的荒謬和抽象成份,適宜被當作是黑色喜劇或形式藝術來欣賞。這方面的例子不勝枚舉,例如《野獸之青春》的瘋狂暴力,《肉體之門》中四名街娼四種不同顏色(紅綠紫黃)的衣裳、赤裸女體的被縛紮及處以私刑、退伍日兵的屠牛場面,以及對美國佔領軍和傳教士的揶揄,還有《東京流浪者》正邪兩殺手的雪地槍戰等等情景,都是令人印象難忘的片段。可惜在60年代,鈴木那些內容蕪雜的類型片卻不被影評人重視。1967年他拍成風格前衛而精純的《殺之烙印》後,翌年4月竟被日活公司的社長堀久作(1900-1974)以鈴木「不斷拍攝讓人看不明白的電影,並非是一個好導演,而看不懂的電影乃日活之恥」為理由,無情地將他解僱。

陽炎座
《陽炎座》

鈴木清順失業後整整九年都沒有再拍電影,到1977年才有機會拍攝以女高爾夫球手變身廣告明星為題材的《悲愁物語》,開始了他晚年的創作生涯。從1980年到1991年,他在劇場出身的獨立製片人荒戶源次郎(1946-2016)的支持下,先後完成了以大正時代為背景的浪漫三部作:《流浪者之歌》、《陽炎座》和《夢二》。這三部由田中陽造(1939- )編劇的幽靈怪談片,是鈴木清順多彩迷離、浪漫情色和超現實風格最圓熟的作品。《流浪者之歌》取材自內田百閒(1889-1971)的一些小說,《陽炎座》改編自泉鏡花(1873-1939)的小說。內田的作品具有幻想式的獨特風格,而泉的作品充滿浪漫氣氛和超現實的意境美。《夢二》的主人公是20世紀初的名畫家、詩人和報紙撰稿人竹久夢二(1884-1934)。影片的時空混亂,情節難明,人鬼同座,而色彩絢爛。鈴木清順在這三部片中用奇幻的情節、怪誕的人物、幽靈的出現、奪目的色彩和巧妙的影像,創造了他幽玄的情色電影世界,其豐富感、吸引力與形式美,實非筆墨所能形容。鈴木曾說他這些影片中的人其實是鬼,而鬼其實是人!他更表示:為什麼要拍攝一些觀眾完全明白的電影?我的電影是拍攝一些我不明白但想瞭解的東西。

鈴木是一個片廠導演,雖然不像一些藝術導演有自己的創作班底,但對他的影片有貢獻的合作者除了美指木村威夫、製片荒戶源次郎和編劇田中陽造外,還有攝影師峰重義(1911-1987)與永塚一榮(1929- ),男演員宍戸錠(1933- )、小林旭(1937- )、渡哲也(1941- )和原田芳雄(1940-2011),女演員野川由美子(1944- )與大楠道代(1946- ),以及音樂家梅林茂(1951- )等人。他也是一個狂野、反傳統及獨樹一幟的異色導演,認為「與其像日本電影導演那樣追求道德觀、義理和真實性,我寧願一邊追求非道德觀和虛構性,一邊在一無所有的基地上和桃色的天空下去死。」鈴木清順也許不是日本十大導演之一,但在第十一位到第二十位這個檔次,他應該可以穩占一席位。

附加檔案大小
BrandedToKill_1.jpg207.18 KB
HeatHazeTheatre_1.jpg393.8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