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聖治》:不是在沉默中爆發,便是在寂靜中死去new



平凡的幽暗

在寂寥的夜深,提著公事包的他在燈光閃動的隧道拆下一條水喉通。

在灰濛濛天色下的海灘,他獨個兒在海灘看文件。

在灰暗的傍晚,正在巡邏的他看到有人站在屋頂欲跳下。

在半明半暗的診症室,她根據程序冰冷地向病人問症和替病人檢查,沒有正視過病人。

城市看似井井有條,他們都是如此平凡,上班族、教師、警察和醫生,都是從事最講究自我規範的行業。在恆常的現實,我們無法發現城市原來是一個偌大的催眠場所,從小透過不同方式向我們植入規矩以限制我們的行為,人被城市各種制度馴化,這些規矩、制度不是催眠暗示嗎?《X聖治》不只以色調和古舊的場景顯示城市的壓迫和無望,又以不絕的海濤拍岸、洗衣機等空洞和重複的聲音,渲染過度壓抑的城市生活帶來的沉悶和孤寂,最後更以冷靜的方式宣洩常人已無法察覺的壓力。

平靜的宣洩

窗簾縫間一線陽光照進暗室,他揮動水喉通打向坐在床上的妓女,妓女無聲地死去……他光著身子、抱着雙膝顫抖地躲在酒店走廊的暗格內,就像嬰兒安靜地回歸到母體。

在寂靜的清晨,他從家的上層越窗躍下……羽毛飄在血泊中,予人如釋重負的感覺。

在陽光照耀下的警局前,他拔出槍射殺同袍……他冷靜地將同袍的屍體拖入警局內,就如日常生活的行動。

在無人的男廁內,她拿著手術刀剖開一名男子的頸部……水從洗手盤溢出,猶如淨化她對生活不滿意的苦悶。

《X聖治》用靜止的遠景鏡拍攝一幕幕施暴者在沉默中爆發,死者在寂靜中死去的場面,以平凡的筆觸描寫暴力地釋放情緒的場面,而這些場面較他們行兇前較舒暢,像撥開了眾人生活的霧霾。外表如此善良的他們為何能清醒地走到這極端的一步?

步入深淵

在深夜,他孤獨,影片沒有顯示催眠者與他有交談。

在晦暗的傍晚,他孤獨,間宮與他交談;他帶間宮回家,間宮以打火機催眠了他。

在光亮的警察局內,他有同袍,但被冷待。同袍離去後,間宮以打火機催眠了警察。

日間,在醫院內,她沒有與醫護人員交流,她不讓間宮抽煙。從她的眼神和行為可知,她明顯已被催眠。

影片是很有意識地以環境和光度顯示片中人的心理狀態,又一步步揭示催眠的過程,但省去殺人的場面。

佐久間告知高部催眠與邪教儀式的關聯,佐久間已被催眠,但沒有展示他最後自殺的過程。

被催眠者有意識反抗,愈接近真相,愈無法自拔地墮入被催眠的深淵。其實間宮是催眠者還是被催眠者?

高部走進頽敗的佈道場內,間宮走出來說話,高部殺了間宮。

高部在餐廳內輕鬆愉快地用餐,在遠處,女侍應拿起一柄刀。

間宮究竟是釋放都市人壓力的使者?還是被城市淘空情感和意識的失憶者?其實催眠是讓被催眠者遊走於被控制與比現實更清醒的精神狀態之間。如此一來,有必要將這齣謎一樣的電影如此拆解嗎?

寫於被驚雷狂雨和亢奮城市飲品弄至一夜無眠後寧靜的清晨。

附加檔案大小
Cure_2.jpg264.6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