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鏡頭下自白人生--《音樂人生》



早在入場前,筆者單看片名滿有疑問:既然片名稱為音樂人生,這齣紀錄片是否將主人翁的音樂歷程,平鋪直敘拍出來? 音樂既然是此片的焦點,是否對音樂略有認識的觀眾,才看得懂?觀賞後疑問盡消。

KJ

《音樂人生》之音樂,是扮演主角黃家正人生領航員的要角,引領黃家正成長的主要精神動力。電影沒有告訴我們何以黃家正起初學習音樂,而不是其他課外活動,而音樂中又何以以學習鋼琴為主(他兼懂得拉小提琴及指揮)。片初以他和爸爸在捷克的歐洲為起點,然而,如此難得之旅,卻只有當醫生的爸爸陪伴他左右而沒有了媽媽。

想來導演別具用心,為全片豎立了基調,反映黃家正乃音樂神童,其驚人天資早已有能力在歐洲表演,與當地管弦樂團合作灌錄唱片,少年得志之餘,站立在不少人心目中的人生高峰上。然而,他的家庭隱隱然有不大圓滿之處。有這樣的安排,導演想表現他的音樂天賦外,也為本片之後的推進,埋下一記重要的探問--單親家庭是否造成他狂狷莽撞,恃才傲物的行為和態度?究竟他的行為是怎樣形成呢?片末從他口中才知道爸爸有外遇,導致離婚,以至他做出些外人眼中難以理解的行為。

不過,矛盾的一點是,於他而言是他做人的基本原則,尤其他對音樂的堅持,兄弟姊妹以至同學都對他的行為和態度卻不予苟同。片中一幕他帶領拔萃男書院樂團參加校際音樂節,他揀選了超時的樂章參賽,鏡頭下他不斷強調自己挑戰限時演出的比賽規則,目的是突出音樂本身的真意:音樂不是為了比賽。當時他興奮得意,信心十足,隊員卻戰戰兢兢,當大家為獲獎而歡呼喝采,他卻獨個兒呆站一旁,很不是味兒。這就是他作為「人」找回音樂本意和現實兩者衝突時的矛盾。

無論劇情片或紀錄片,片段經蒙太奇處理後,為片段賦予了另一層或加強本身表達的意義。弟妹同學給予他的批評和他想作為「人」的想法而釀成的矛盾,正正藉著導演得宜的蒙太奇效果,更有力表達出來。從起首一段黃家正的音樂歷程之後,全片便穿插他中學與十一歲時學習和表演鋼琴時的片段。導演表面有意強調他天才一面,其實是藉著一連串鏡頭,消弭天才高高在上的印象,從而將他輕輕放回地下,帶出他想做「人」的想法,亦提醒觀眾他從少學習音樂,練習鋼琴,用影像表現他對音樂的堅持。

與此同時,鏡頭不斷攝下同學弟妹對他的批評,當然意見不合在所難免,反而他時而狂妄不理別人感受的行為,更啟發觀眾思考,音樂天才無非想做「人」(不是天才),以及重新發掘音樂真正意義(音樂不是比賽不是賺錢)。

至片末的訪問,大家才知道黃家正早在中一時,已經想想思考人生問題,生生死死的問題早常掛口邊,小時候的音樂歷程,本身已經是他作為「人」的起點。他的做人態度以至對待音樂的堅持,相對現實中人際關係的磨擦,透過展現不同時間、場面、人物對黃家正的描述,讓觀眾反思音樂天才的人生,正正是這點,為這片帶來一致好評,贏得口碑。

附加檔案大小
kj2.jpg30.3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