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保育的意義──《1+1》



執筆之際,菜園村正要面臨政府收地拆遷。回看今屆鮮浪潮短片競賽的參賽作品,最少就有五部短片以各自的方式回應菜園村及「反高鐵」的社會議題,有的直接引用相關新聞片段及遊行場面(《城落》、《囧少年》),有的描述失去家園的失憶狀態(《西瓜》),有的處理世代之間不同價值觀的衝突(《同根》)。賴恩慈執導並奪得「鮮浪潮大獎」的劇情短片《1+1》沒有出現被(籠)統稱為「八十後」的青年世代,也沒有任何示威畫面,而是嘗試把議題還原到平常的生活,跑到菜園村實地取景,更透過兩爺孫的故事,表達立足本土的社會關懷,思考保育的意義。


環顧今年香港電影,著重本土情懷已成不少影片的主調,《歲月神偷》借憶苦思甜打造唯美但虛假的懷舊情調,《李小龍》沉湎過去、強調傳統家庭倫理多於主角的反叛破格,《東風破》充滿對老香港舊事物的浪漫想像與投射,《打擂台》虛構懷舊時空講精神傳承,《月滿軒尼詩》亦要讓喜帖街的市建局圍板入鏡。《歲月神偷》到了永利街取景,《東風破》和邱禮濤短片《生炒糯米飯》也有永利街。《1+1》在思考社會價值以及人文關懷方面,其實與《生炒糯米飯》頗有相通之處,同樣純樸真摯又不乏尖銳批判,同樣是在抗衡那種凡事皆與金錢掛鉤、以利潤為中心的主流價值觀。

《1+1》簡樸、不講究修飾的風格,恰好配合其內容。故事裡除了兩爺孫,首先出現的是龜、一毫子(一毛硬幣)與富貴竹。根據賴恩慈及編劇楊秉基的說法,龜的緩慢對照城市的急速發展,一毫子反映社會價值的變遷,富貴竹一來是菜園村居民所種的植物,二來亦有「富貴求心足」之意。戲中兩爺孫到處栽種富貴竹,由立法會外的鐵馬旁、眺望天星及皇后碼頭遺址的天橋、美荷樓、大角咀重建區、觀塘重建區,到喜帖街地盤,一方面將保育訊息與心意傳揚開去,一方面也是教育下一代愛港護港的親子活動。

而每當他們栽種富貴竹,旁邊總有一名攝影師(由謝至德客串演出)在附近拍照。他本是旁觀者,默默為急速轉變的城市留下記錄,留存記憶,到後來介入兩爺孫的故事,更成為失散人情的聯繫線索。影片勝在沒有說教,沒有硬銷保育理念,而是透過爺孫之間的感情描寫與生活化對話,帶出當中訊息。那個掉到地上也無人撿拾的一毫子,換個角度看就盛載了無價記憶。爺爺儲存一毫子的習慣,固然在保存記憶,那六十多個錢甕,是個人(以至集體)回憶的具體象徵。最後決定把錢甕一一打破,把錢幣撒到地上,撒到孫女的頭上,則猶如農夫撒種一樣,帶出社區保育的意思,不是單單保存舊物,更需要與在地的生活互相結合,同時亦將戀物的懷舊,轉化成對未來的冀盼

附加檔案大小
1Plus1.jpg125.9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