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不一樣的景觀:觀看香港戰前電影後感(上) new

香港電影資料館前陣子推出「尋存與啟迪:香港早期聲影遺珍」影展,放映一批2012年於三藩市唐人街前華宮戲院尋回的一批影片,讓我們看到香港戰前電影的風貌,令一直缺乏影像資料的戰前香港電影研究補上重要的一頁。筆者看了其中數部,當中令筆者印象較深的是同為1941年 [1] 的作品《苦鳳鶯憐》和《天上人間》。前者是源自三四十年代紅極一時的馬師曾名劇,後者則是影劇兩棲、演導皆能的盧敦執導的國防電影,《天上人間》是次放映的版本更經數碼修復。跟戰後的粵語片相比,這兩部戰前影片的空間感、燈光設計、對聲畫對位探索的關注,與及演員的表演特色幾方面,有一定程度的不同。由於戰前香港電影製作情況的文獻記載不多,值得從這兩部影片作為起點,推敲一下當時的製作模式。

苦鳳鶯憐



不一樣的景觀:觀看香港戰前電影後感(下) new


聲畫探索

雖然香港電影早於1935年已完全進入有聲年代,但對聲畫對位的探索在《苦鳳鶯憐》仍能見到。最令觀眾難忘的一場應是主角張文達(馬師曾飾)和太太(張月兒飾)晚上在床上的談話,先是夫婦二人一關燈一開燈地討論案情,最後終於關燈,然後是床頭方向視點(point of view)望向睡房窗的空鏡,完全看不到張氏夫婦,只聽到他們一段頗長的對話。這種拍攝對話的處理方式會使觀眾抽離劇情時空,具間隔效果,即使放在現代的電影也是相當前衛。

天上人間



一次令人感動的觀影經驗: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一) new

因研究和工作關係,在家已看過好幾回《母性之光》(1933),香港電影資料館這次放映,原沒打算再看一遍,但資料館的朋友告知是次放映請來一群年輕人現場配樂,從創作、練習到現場綵排花了數個月時間準備,於是放映前一天才決定再看一次《母性之光》。想不到影片剛開始,聽到他們演奏影片的主旋律便感動不已。




一次令人感動的觀影經驗: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二) new

雖然慧英和家瑚的愛情是影片不能或缺的部份,但《母性之光》是左翼影人進入聯華的試點之一 [1],當年的創作者最著力提倡的是反資本主義的抗爭和超越家庭的母愛,無疑家瑚是影片主題的推動者。




一次令人感動的觀影經驗: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三) new


動人的母親旋律

黎灼灼以「母性之光」命名,母親無疑是影片的核心,影片有兩位母親,當中又以黎灼灼飾慧英較受讚賞 [1],其配樂也是最令筆者感動的部份。雖然慧英一角在影片中處於被動的位置,但情感複雜,面對丈夫突然離去,遂而亦因苦無所依而改嫁作曲家林寄梅,林寄梅對女兒的操控,無能力反抗,前夫歸來卻又不接納她一家重聚的素願,眼見女兒步入闊少的虎口,她卻不能對女兒說出她身世的秘密。現場配樂以鋼琴獨奏為主的旋律,一直低調地陪伴著慧英渡過一個又一個情感挫折,特別是每當她對入世不深的女兒規勸無效,輕輕的鋼琴旋律將無言的母親的心情一一向觀眾細訴。這種含蓄的情感表達方式,與黎灼灼的表演方式正好匹配。



《狼圖騰》:小說與電影對讀 new

要把《狼圖騰》搬上銀幕,實不容易。同是「人與動物」(準確來說,是野獸)共處的電影,讓人想起《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在茫茫大海上,少年 Pi 與老虎同舟共處。《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透過電腦特技效果,把那頭老虎拍得活靈活現,動作和表情俱栩栩如生。以現在的技術來看,《狼圖騰》絕對也可以用電腦特技效果處理「狼」的戲份。

可是來自法國的導演尚積葵亞諾(Jean-Jacques Annaud),以及原作者姜戎都堅持以實景、實狼來拍攝。電影保留了原著裡大部份場景,同時絕大多數場面是真實的,沒有採用電影特技。電影花了約七年的時間,由培育一批小狼到拍攝,把內蒙古的草原、以及草原狼的面貌,一一呈現於觀眾眼前。(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電影,一絲不苟,誠意可嘉。)

本文嘗試以「文本對讀」(Textual approach)的方法,討論小說與電影的表現手法、情節安排、主題思想的異同,從而探討《狼圖騰》的文本意義。



《32+4》──迫視家庭撕裂的傷痕 new

德國的奧伯豪森國際短片電影節閉幕,並公布競賽結果,香港短片《32+4》從世界各地眾多短片中脫穎而出,勇奪大獎(Principal Prize),是國際短片競賽單元的第二大獎,僅次於奧伯豪森城市大獎(Grand Prize of the City of Oberhausen)。

32+4



尋找與尋見:《愛麗絲漫遊記》 new

若要說德國公路電影,雲溫達斯(Wim Wenders)毫無疑問是代表人物,他的公路電影三部曲──《愛麗絲漫遊記》(Alice in the Cities,1974)、《歧路》(The Wrong Move,1975)與《大路雙王》(Kings of the Road,1976),以《愛麗絲漫遊記》為第一回,也與後來的名作《德州巴黎》(Paris, Texas,1984)互相呼應。




八十二分鐘由「的士司機巴納希」帶我們遊走荒誕卻真實的伊朗社會 new

伊朗著名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這次以《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前譯《的士司機巴納希》)打入柏林影展,甚至憑這部僅八十二分鐘的「偷拍」電影贏得金熊獎,再次證明電影最重要的還是意念與態度。

巴納希被指「進行反政府宣傳」,多年來被軟禁在家,又被禁拍電影至2030年,他選擇以「這不是電影」的形式,拍了一部幾可亂真、嚴肅又不失幽默、有態度之作。




《赤道》:大而無當的故事和角色設定的問題 new

早前《寒戰》在中港票房上成功,同時兼任編劇和導演的陸劍青和梁樂民再次拍出《赤道》。《赤道》的架構比前作《寒戰》更大更闊,《寒戰》只是香港境內的故事,是警察內部的紛爭,《赤道》則走出香港,涉及中國、日本、南韓和中東,講述恐怖份子在香港爭奪超級大殺傷力武器,中韓港三地特工和警察紛紛捲入。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