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貨車》:語言就是現實 new

《廣島之戀》(1959)的成功,沒有為杜哈絲帶來豐厚進帳,因為她沒有一份連版稅的編劇合約。不過她之後出售數部小說的電影版權,賺了不少,即使拍出來的電影她不滿意。杜哈絲對親自導演電影愈感興趣,1969年《毀滅,她說》是她初次自己一人執導筒,七十年代更是她的「電影十年」,期間她的小說出品幾乎等於零。




遠離塵囂:《瘋戀佳人》 new

丹麥導演湯瑪士溫德堡(Thomas Vinterberg)以電影《誣網》(The Hunt,2012)獲得不少讚賞,想不到他接著執導了改編自英國小說家哈代(Thomas Hardy)的《瘋戀佳人》(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1874,以下原著書名直譯為《遠離塵囂》),完全是另一個世界。

《遠離塵囂》是哈代邁向成熟的小說作品,沒有後期作品如《黛絲姑娘》(Tess of the d'Urbervilles,1891-92)和《無名的裘德》(Jude the Obscure,1895)的濃厚悲觀色彩,當時另一位重要小說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對《遠離塵囂》寫下相當負面的評論,他認為哈代不過是摹仿喬治艾略特(George Eliot)的手法,「表面上寬厚地放任她的那些怪誕的人物,從無所不知的分析高度注視著他們。」(《哈代創作論集》)亨利詹姆斯認為《遠離塵囂》太冗長,而重心目的是要表現 Gabriel Oak 默默而專一的愛情。



《楢山節考》──為母親譜寫的生命贊歌 new

1956年深澤七郎憑著處女作《楢山節考》登上文壇,獲中央公論新人獎,作品於《中央公論》發表。《楢山節考》兩度改編成電影,分別是1958年木下惠介及1983年今村昌平的版本。本文主要探討原著與今村昌平電影中所呈現女主角阿鈴婆婆的慈母形象。




空前的美感經驗──康城看《刺客聶隱娘》 new

《刺客聶隱娘》改編自一篇唐人傳奇,電影本身也傳奇得很。由侯孝賢宣佈開拍那一天起,就令人既期待又擔心(他表示那將是一部商業片)。但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侯孝賢還是侯孝賢。



康城賽果與評審取態 new

第68屆康城影展上周閉幕,頒獎禮首次加插歌舞表演環節,其後的評審團記者會也由答 Twitter 和 Facebook 各一條問題開始,皆為數十年如一日的康城搞的新意思。是否向奧斯卡靠攏或全球化的現象,就不得而知了。

但更令人難忘的,肯定是今年的金棕櫚獎爆出了個大冷門。積克奧迪雅的《狄潘》(Dheepan)能夠掄元,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雖說得獎影片往往不是導演的最佳作品,奧迪雅也確有得獎的實力,但《狄潘》最後用一場大火併解決了所有現實裡難以解決的問題,並且大團圓結局,卻令影片降至導演次級作品的層次。奧迪雅領獎後多謝米高漢尼卡今年沒新作角逐(他上兩次康城參賽,皆敗在漢尼卡手下),如非故作風趣(也顯示他耿耿於懷),便是太沒有自知之明了。

狄潘



2014日本電影產業檢討回顧(上) new

年度整理總需要一點時間整理及冷卻才可以成形,2014年日本電影業的生態及景氣如何,或許在半年後的今天,才可以得出較為明確的印象。

STAND BY ME 多啦A夢



2014日本電影產業檢討回顧(下) new

環視了整體局面後,以下便針對華語讀者較為熟知的日本各大電影的情況,加以說明及介紹其2014年的表現。

東京小屋



《男人之苦寅次郎芙蓉花》:浪人一對,人生之苦,溫柔撫慰 new

寅次郎片集是山田洋次從影生涯中的一個標誌,橫跨三十五年,差不多的幕前幕後班底,相近公式的情節,讓寅次郎這市井小人物,不斷地上路,成就了一個神話:浪人,既懷舊亦返璞歸真。

從1969年的首集開始,每集都是寅次郎上路,邂逅不同女神,相交相知分別,又回到柴又老家,然後再重新上路。每集以夢境開首,寅次郎一家粉墨登場,飾演不同人物,然後片頭字幕間,渥美清念出了:「我於東京葛飾柴又土生土長,出世時在帝釋天寺洗身,姓車,名寅次郎,人稱狂漢的寅,今日又出發了!」




《聶隱娘》與雙影后 new

今年康城影展的賽果,大家最關心的自然是《刺客聶隱娘》(The Assassin)。法國《解放報》頭版以頭條為影片護航,甚至半開玩笑說如它拿不到金棕櫚獎,就會拿刺刀和火把來找評審團晦氣。但我們心知肚明,侯孝賢的電影以其大幅省略的敘事、自成一格的節奏、意在言外的寄寓,絕難得到多數評審的認同,頂多是拿個等於亞軍的評審團大獎而已。




賈樟柯的《山河故人》 new

今年康城有兩部華語片同場角逐,賈樟柯首次遇上侯孝賢,難得的是二人新作皆不安於重複舊路。賈樟柯兩年前的《天注定》在康城獲最佳編劇獎後,竟無法在內地公映。他這回的《山河故人》(Mountains May Depart)便變陣出擊,不再是當代中國四個地區的陰暗面,而是幾名主角經歷三個不同的時代。驟看有點像侯孝賢同樣三段式的《最好的時光》,實則大異其趣。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