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當愛不見了:《雙親不相愛》 new

《雙親不相愛》(Loveless)是當今重要的俄羅斯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的新作。薩金塞夫的電影作品《爸不得愛你》(The Return)、《婚姻休止符》(The Banishment)、《母親的罪愛》(Elena)、《荒謬啟示錄》(Leviathan),都相當出色,《雙親不相愛》跟《婚姻休止符》和《母親的罪愛》一樣,集中於婚姻關係,而人與人之間的冷酷無情,令人想到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的電影,而失蹤的角色,就令人想到意大利名導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力作《迷情》(L'Avventura)。



Yoji Yamada (2): The Blue Collar Awareness of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new

The Strangers Upstairs (1961), the directorial debut of Yoji Yamada, was released as a "Sister Picture", the opener of a double-feature programme, in December 1961. The management of Shochiku didn't consider this film remarkable and so rejected Yamada's promotion to be a regular director. His next chance came after a year. The singer-actress Chieko Baisho was awarded Best Newcomer Singer with her debut song Shitamachi's Sun. Shochiku decided to make a film out of that song, with Baisho as the heroine. The film has the same title as the song, but the film is now known in English as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1963).


Sunshine in the Old Neighbourhood



《挑戰者一號》:想回到過去幻想著虛構的未來 new

當〈Jump!〉一曲前奏響起,片名亮出,《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畫面跟著仿超級英雄命名的 Wade Watts 從屋外一路靈活的滑動,正如從前電子遊戲的主角般利用機關的跑跳,也是導演史提芬史匹堡招牌娛樂大片所擅長的流暢動作調度。Wade 要隱瞞家庭,到私密的個人空間,教近代觀眾回想起哈利波特怎樣寄人籬下,要逃走才可回到有其友好與歸屬的魔法學校。Oasis 似乎就是 Wade 的霍格華茲,不只是處處魔法的地方,也是能一展所長的地方。在這奔走過程中,畫面掠過每家每戶都戴上眼罩與裝備,跟現實隔絕,全情投入 Oasis 去。




《平步青雲》:太虛幻境人鬼戀 new

珍藏需要修復,米高鮑華(Michael Powell)與柏斯保格(Emeric Pressburger)的《平步青雲》(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1946,又名《太虛幻境》、《人鬼戀》),就是一部不可不看的經典電影。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夢醒時份 new

這只是一場虛構幻想的假象嗎?這只是一趟終歸要醒來的夢嗎?還是我們真實生活過的記憶呢?為何那片段仍不斷在腦海重播?

炎炎夏日時光稍縱即逝,轉眼來到寒冬。因著季節變化,畫面的顏色從繽紛鮮明轉向昏沉,光線從明亮溫暖變成陰暗寒冷,赤身祼體的坦蕩蓋上了厚衣,昔日一起渡過的延綿流水(由池湖、到河谷、進化到瀑布)最終化為看不見的火光,打在剩下獨個兒的臉上,情歌從〈Mystery of Love〉所唱的第一次吻與觸碰,到〈Visions of Gideon〉唱成最後一次的愛與觸碰。種種時間的提示,如同 Oliver 承諾 Elio 會記得一切,等如含蓄的宣告二人為過去式,這段關係似已很遙遠。




厚積薄發 震懾壓場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倉田保昭(《蕩寇風雲》)

《蕩寇風雲》應該算是歷來把倭寇描繪得最細緻的一部華語電影,四十年前《忠烈圖》(1975)中的狡猾又武功高強的盜賊,在這裏演變成一支既有謀略和組織,亦武備精良的軍隊,這樣才能夠襯托出主角戚繼光作為「戰神」的威風。而統率這支軍隊的,是倉田保昭扮演的日本武士熊澤。

歷史上的倭寇是一個複雜的團體,並不是顧名思義地只有日本海盜在內,反而漢人人數更多。熊澤所屬的武士集團來自九州松浦藩,他們和海盜合流,在中國沿海打家劫舍,為的是賺取資金好回日本爭天下,為此他們不和人數佔優的明軍硬碰,往往隱藏真正的身份,以免招來明朝政府報復。而熊澤另一個顧慮是他帶着藩主的兒子,不時要對既是學生又是少主的他挑戰。倉田保昭扮演的,就是這麽一個腹背受敵的角色。



空手演,演空手──鄧麗欣不喜歡輸的演出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鄧麗欣(《空手道》)

「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如果找到了,千萬不要放棄。」這是平川彰(倉田保昭飾)隔空給平川真理(鄧麗欣飾)最後的提點,或者也是杜汶澤給鄧麗欣的贈言。

不肯定當初杜汶澤給鄧麗欣怎樣的提點,是「妳要『空著手』(編按:放下過去的自己)去演平川真理這角色」,抑或「妳要演好平川真理的『空著手』(編按:兩手空空)」,但劇本有寫得明白的地方:真理的父親過身後,男友家俊(柳俊江飾)不「蒲頭」,她深夜跑到他家門外,坐在地上靠在石墩看手掌,終於明白對方「專一」的不是自己,很慘喲,知道要放手,手掌呈現的陰影,透視宿命,提點真相,用手機發出短訊後她悲痛地將家俊送的 Rolex 手錶扔回去,「你去死喇!」這是角色的轉捩點,她「空手」而回,坐上從新界開往灣仔的小巴。至此 Stephy 準確地表達一個情感真空的狀態:飲泣、望向車外,痛哭,右手拉著窗邊橫桿,像整個世界裡唯一能夠掌握的依靠。



《蕩寇風雲》:紮實的歷史視野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熊召政、王思敏、譚廣源、吳孟璋(《蕩寇風雲》)

《蕩寇風雲》的劇本有一個難得的優點,是帶來過去港片罕見的歷史視野。回顧過去香港以及台灣以禦倭戰爭為題材的電影,這個優點便至為明顯。過去港、台抗倭電影的例子,有1973年王羽自導自演的《戰神灘》,胡金銓導演、喬宏飾演抗倭名將俞大猷的《忠烈圖》(1975),丁重導演、柯俊雄飾演戚繼光的《戚繼光》(1978),還有郭追導演、狄龍飾演戚繼光的《蕩寇英雄傳》(1981)。其中《戰》、《忠》及《蕩》三部武俠片,主要情節都是找一群武藝高強的人來把東洋高手打倒。《戚繼光》雖不是武俠片,但採用流行福建的「戚繼光斬子」的故事,民間故事味濃,並沒有觸及禦倭戰爭的真正軍事情況,更遑論背後更深更複雜的政治情況。《蕩寇風雲》劇本高明的地方,是它對禦倭戰爭的歷史有深入的認識,並且從中提煉出人物和劇情,不為了橋段罔顧史料,生安白造。於是人物刻劃飽滿,一個軍事家終於像一個軍事家,再由人物帶出那個年代。



《相愛相親》:一場圓滿的「愛的教育」課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導演:張艾嘉(《相愛相親》)

《相愛相親》題材生活化,角色性格立體鮮明;人物之間矛盾的鋪墊與衝突的爆發,節奏張馳有致;最後的和解處理得凝練簡潔,幾句簡單但深刻的對白,將沉重的矛盾緩緩化解,溫暖感人。這個濃縮在兩小時的「愛的教育」課,難得一點都不說教,張艾嘉將自己對人生練達的觀察,細細滲透並鋪陳在情節上,導技純熟圓渾,絕對是她導演生涯中上乘之作。



《明月幾時有》:滿滿的香港情懷

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電影:《明月幾時有》

許鞍華執導的《明月幾時有》以抗戰時期東江縱隊營救茅盾等文人,助他們撤離香港,以及港九大隊市區中隊長方蘭的事蹟為藍本。東江縱隊隸屬中國共產黨,在九七前的英殖時期鮮被提及,主權移交後,才開始被廣泛報道。拍攝東江縱隊的游擊隊事蹟,本來就可以是主旋律愛國電影的上佳題材,名正言順拍成「回歸二十周年」的獻禮電影,但許鞍華另闢蹊徑,就像她之前執導的《投奔怒海》(1982)、《今夜星光燦爛》(1988)和《千言萬語》(1999),即使觸及政治題材,她關心的,始終也是大時代下的小人物。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