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比海還深》(下):是枝裕和的創作演化

個人回憶的書寫

良多的名字似是一個提示,以良多為主角作品總是充滿是枝裕和本人的親身經歷。《橫山家之味》說是悼念母親,其實也在回應父親;到《比海還深》追憶父親,同時仍舊在思念母親。《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則記下了是枝裕和成為一個父親的複雜心情。從《橫山家之味》到《比海還深》,是枝裕和跟良多的年紀一同增長,也一同在為人父親,為人兒子的身份上成長。




《魔天豪廷》──亂世幻變萬花筒

貧富懸殊、低下層對上流、中產對貴族、自由對建制,最終指向資本主義與極權,就是組成《魔天豪廷》(High Rise)這寓言的批判元素。電影源自1975年的小說,所呈現的社會現象至今仍然合用,沿用類似意念的創作也衍生不斷,這看似原創的橋段在今日實在已非新鮮,亦有過幾重變奏。




《比海還深》:人間散步,破傘處處

《比海還深》英文片名是《After the Storm》。颱風,或者是人生風暴之後,五十歲的失意小說家良多面對夢想失落、家庭破裂及生活潦倒。日本式孤獨的潛藏獨白:即使給你重新走一趟,結果也是一樣。不過一場颱風,造就了一室重聚,在重重挫折與日常生活的點滴經營之間,不知不覺重新發現比海還深的關懷。



從《海街女孩日記》說到是枝裕和的人生滋味

是枝裕和改編漫畫家吉田秋生的《海街日記》,它由身居鎌倉的三姊妹,接來同父異母的小妹淺野鈴同住開始,重構了一個破碎家庭的千絲萬縷,人物豐富,情味濃郁,細緻而含蓄,橫跨了三代,從生死到承傳,盡見是枝裕和對現代家庭反思,乃他近年的佳作。

雖然吉田秋生原著居功不少,但《海街》更像是枝裕和過去主題的重探,如戲中不住出現的死亡意象(父親和二宮阿姨置於首尾,中段夾著外婆忌辰),長女幸獨力面對死亡(參與善終護理的抉擇),題材之沉重,一如早年的《幻之光》和《下一站,天國》,而幸被父母遺棄,負起照顧兩位小妹妹的責任,簡直是《誰知赤子心》裡少年福島明的後續篇!




《寒戰2》:選戰與權力

今年過了超過一半,回顧上半年的香港電影,《樹大招風》確是一枝獨秀,甫踏入下半年,兩部相對重量級的香港電影《寒戰2》和《三人行》,先後推出,不單引起話題,而且都是當今香港的城市寓言,在此只談談《寒戰2》。



《三人行》:始於專業,終於虛幻(上)

「三」這個結構,可見於《鐵三角》,可見於《奪命金》,銀河映像二十年兩部創作也有同樣的設計,新人主導的《樹大招風》之外,還有杜琪峯的實驗習作──以三個主角為故事中心的《三人行》,延續影像表演的創意,同時帶來社會的反思。




《三人行》:始於專業,終於虛幻(下)

流行金句與引經據典

近年港片常有所謂「金句」去回應當下香港的社會局面,《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寒戰》、《選老頂》之後,銀河團隊也來參與,不過更自然地呼應劇情,減卻為講而講的突兀效果。「犯法都係為咗執法」、「你信差人?你信賊?」等都像為觀眾而設的直接提示,本片有批判現實之意。片中匪徒一句對白更借助了昔日杜琪峯兩部作品的金句──「著起件袍就係自己人」源自《PTU》,講警察包庇同袍;「愛兄弟不愛黃金」源自《黑社會》,江湖兄弟為利益自相殘殺。




《怒海公民》:海上火,野蠻與溫柔互染

喬安法蘭高羅西(Gianfranco Rosi)在西西里的蘭佩杜薩島(Lampedusa)花了兩年時間拍攝完成的《怒海公民》(Fire at Sea),既是一部紀錄片,亦同時是劇情片。請留意,我不是說 docudrama 或 drama-mentary,而是強調它可以這樣看,可以那樣看,結合去看也可,只是那並非必然目的。鏡頭的質地,以及蒙太奇的取向上,羅西沒有刻意製造曖昧,落落大方的靜觀拍法,捕捉事態的與稍事安排的,觀察的與演述的,皆一目了然。待下來我會利用這裡的有限篇幅,從紀錄及劇情兩方面分頭引述,瀏覽一下它的包容美學,《怒海公民》的力量在於並存的精神、對照的國度,能夠觸動觀眾的省察力,自行感思,最終,跟影片內外呈現的世界作深度感想、認知、對話。




寡人好色:《下女誘罪》一點個人想法

【本文披露劇情】

要不是有人就《下女誘罪》進行筆戰,不大關心韓國新片的我未必對本片產生興趣,再加上編輯的鼓勵/挑戰,才有心去看,然後寫出自己的看法。

看了半小時,發覺看了筆戰及其他評論後才看戲,可能會對觀眾產生一個不良影響,就是「朗讀鹹書」的情節被討論或介紹影片的人穿了橋。有理由相信不少觀眾在入場前,就知道有「朗讀鹹書」,殊不知這個重要劇情是第二部(亦即是過了一半)才被揭開。如果知道「朗讀鹹書」,就會覺得第一部的情節很假,因為小姐在第一部是性無知的女子,觀眾不應在當時知道有「朗讀鹹書」情節,否則就有明顯矛盾。



輕輕鬆鬆莫康時

五十年代,粵語片有兩大最受觀眾歡迎的陣營,一是以粵劇伶星為主角的電影,觀眾欣賞的是伶星們自然生動的即興演出,可惜這些影片時有情節不通的毛病;另一陣營是以中聯為大本營的電影工作者,他們以注重劇本和認真製作見稱,不少名作對現代觀眾來說,題材則較沉重。筆者於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的「允文允笑莫康時」節目看了幾齣莫康時的作品,他的喜劇最能糅合兩者的長處(亦兩者的問題),讓演員有活潑的演出,尤愛表揚新時代女性的聰穎、可人之處,同時亦注重劇本的抵死對白,取笑道貌岸然貌的小男人,間中還加插佻皮的「小男人」(童星)作弄真小男人。

大富之家
《大富之家》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