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影評



《天堂無門》(下):還能堅持善良和生命尊嚴嗎?

《天堂無門》(Son of Saul)的力量來源,不止是這些駭人聽聞的集中營細節,而是導演拉斯洛尼美斯(László Nemes)採取了淺焦鏡頭及只跟隨主角掃羅的觀點,長鏡頭一鏡直落拍攝掃羅所見所知,視覺狹窄(採用了1.375:1 銀幕比例),景深短淺(大部份景物都跌出焦距範圍而變得模糊),而且大部份時間只採用了掃羅正面和背面的中近鏡兩個角度(環境的廣角鏡頭近乎零)。



《抖室》──世上只有媽媽好

一.

《抖室》(Room)的故事有三個層次,第一層是小孩認識新世界的成長體驗,第二層是女孩如何走出悲劇陰影的心理治療,第三層是母親與兒子那份深厚難分的情感連結。前兩層的感受是相互矛盾的,在同一場戲中,當兒子感到高興時,媽媽卻在承受痛苦;當兒子在懼怕,那一刻卻是媽媽看到希望之時。




《布魯克林之戀》──雲淡風輕的移民童話

是留下,還是出走?哪一處才是真正的家?尋找心之所屬,命中所依,是自由意志的決定,還是緣份天意的安排?《布魯克林之戀》(Brooklyn)如同一則童話,仍有生死離別,仍有適應困難,但一切總會過去,跨過之後再回望,就是雲淡風輕。



《沽注一擲》:重現次按危機的二次創作(上)

《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 )就是毛記電視 [1],就是懶人包 [2],就是谷阿莫 [3],就是高登 [4] 的改圖與改片,是一切一切來自資訊爆炸年代的產物。在既定著作/創作下的再演繹,是二次創作物,或曰衍生創作物,正如電影中的金融衍生產品,然後又再衍生新的投資工具。電影追求的是簡化與娛樂化,將流行話題拼貼重現,總之盡情戲謔,要夠 juicy 又夠爆。




《沽注一擲》:重現次按危機的二次創作(下)

想起法國新浪潮大師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近年的創作意念,不也是這樣的濃縮既有作品又重新合成嗎?當然高達面向的是學者及知識份子,連所敘何事都不屑講明,《沽注一擲》就迎合主流,透過旁白去連珠炮發講大道理,淺白、直接、通俗。打破既定說故事模式的限制,不需按照常規劇情片的發展,角色之間可以互相不交集,因為當下時代才是電影的主角,因為經濟體系才是電影的主角,貫穿整部作品。



天下父親皆相同:從類型角度看《復仇勇者》報仇觀

《復仇勇者》(The Revenant)的故事改編自發生在十八世紀美國的真實事件。故事大部份時間都漫天風雪,導演伊拿力圖(Alejandro G. Inarritu)取自然光,實景拍攝,拍出大自然壯麗之同時,也突出男主角Hugh Glass(Leonardo DiCaprio 飾)堅毅的求生意志,以報殺子之仇。




《甜味人間》:銅鑼燒的滋味

河瀨直美較早期作品如《暗戀家族》(1997)、《沙羅雙樹》(2003)和《殯之森》(2007)都比較受人注意,尤其是《殯之森》獲得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但之後似乎未見突破。

新作《甜味人間》則雅俗共賞,從人文關懷出發,注目於日本城鎮裡三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患了痲瘋病的老婆婆德江(樹木希林飾)、欠下債務的銅鑼燒小店店長太郎(永瀨正敏飾),以及中學女生若菜(內田伽羅飾)。他們分別帶來老中青三個生活角度。除此以外,他們都是帶著過去的生活壓力,來到現在,德江身有疾病,與世隔絕;太郎曾與人爭執,釀成不幸;若菜在單親家庭長大,母女疏離。他們都像那隻困於籠中的小鳥,而人就困於療養院、小店和家庭,至於外面的大社會,也影響了他們的生活,例如有口皆碑的小店,也擔心人言可畏,轉瞬由盛轉衰。總的來說,《甜味人間》寫人,別具心思,令人對生活情節細味下去。




關於科幻電影的二三事──亂談《2020》、《普羅米修斯》與《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1

《2020》(Blade Runner, 1982)前陣子出現在「Cine Fan 電影節發燒友」節目中,《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2015)最近也在港公映。兩片表面上雖然屬於不同科幻次類型,但背後有共通之處。

《星戰》系列被歸類為 Space Opera 次類型,也可說是一部太空肥皂劇,主要時空設定是星際間正邪力量的對決(而且是星球國家軍事力量的對決),也混合二戰元素、美國西部片、日本武士片、希臘神話。1977年推出的《星球大戰》核心的故事線是 Skywalker 與 Darth Vader 的父子關係,而這種兩代關係,也在頭3集《星戰》和第7集《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中重複出現,明顯是《星戰》系列的主要母題。

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海街女孩日記》的姐妹情深

2016年1月7日,日本《電影旬報》公布了2015年十大日本電影的名單,最佳影片是橋口亮輔的《戀人們》,是枝裕和的《海街女孩日記》排名第四。在談論該片前,先回顧一下是枝裕和以往九部劇情片的重要女性角色:

  1. 《幻之光》(1995)──攜子再婚的迷惘女子由美子(江角真紀子)。
  2. 《下一站,天國》(1998)──死後在「中途站」為情煩惱的年輕女子詩織(小田繪梨花),戲份不重,應為配角。
  3. 《這麼…遠,那麼近》(2001)──領銜主演的是四位男演員:ARATA、伊勢谷友介、寺島進、淺野忠信。亡夫是邪教罪犯的女教師清香(夏川結衣)份屬女配角。
  4. 《誰知赤子心》(2004)──主角是代母持家的12歲少年(柳樂優彌)。捨棄不同生父的四名子女的母親(YOU)和她10歲的長女京子(北浦愛),均為配角。
  5. 《花之武者》(2006)──主角是隱居貧民窟伺機報復父仇的年輕武士(岡田准一)。養育幼兒和對他有好感的鄰居寡婦(宮澤理惠)因戲份較輕,宜為配角。
  6. 《橫山家之味》(2008)──主角是橫山家有負醫師父親期望的中年次子(阿部寬)。他的新婚妻子(夏川結衣)、姐姐(YOU)和母親(樹木希林)皆為配角。
  7. 《援膠女郎》(2009)──白天變成人類並墜入情網的吹氣女嬌娃(裴斗娜)。
  8. 《奇蹟》(2011)──兩位主角是因父母離異分居鹿兒島與福岡的前田兄弟。二人的母親希美(大塚寧寧)只是配角。
  9. 《誰調換了我的父親》(2013)──主角是事業有成、家庭幸福和住在東京高級公寓的野野宮良多(福山雅治)。他的妻子綠(尾野真千子)是位全職主婦與溫柔母親,在獨子六歲時才知道醫院當年誤把兩個男嬰對換。他倆和前橋市電器店的齋木雄大、由香里夫婦(Lily Franky、真木陽子),一直養育著對方的兒子。真木陽子憑此片榮獲《電影旬報》的最佳女配角獎。

由此觀之,有女主角的是枝電影,只有《幻之光》、《援膠女郎》和《海街女孩日記》(2015)三部而已。



奉旨耍花槍──《紀念日》

《紀念日》是2015年頗為多產的葉念琛這一年最後一部電影,也是方力申及鄧麗欣經過多年地下情,於2012年公開戀情後,首次在電影中飾演夫妻,觀眾或多或少帶著看他們耍花槍的心態入場。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