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薈萃



找尋經典片

放大圖片

【載於《明報》2012年4月25日】



經濟日報:影評人之選──時代足迹戲中尋

放大圖片

【載於《經濟日報》2012年4月26日】




經濟日報:香港獨立紀錄片異軍突起

影評人兼獨立導演張偉雄,早前聯同「80後社運青年」周思中編著《製造香港──本土獨立紀錄片初探》一書,內容由本城的紀錄片發展史、作品評論、創作人心得都有涉及,其中最有趣的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梁旭明博士(Liza Leung)觀察 YouTube 現象,提出民間的「正義美學」。不過,該書講到明是「初探」,因此還有很多空間有待開發與討論。

放大圖片

【載於《經濟日報》2012年1月28-29日】



2012冬季網摘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的電影文章,散見各大報刊,亦散見於互聯網上。本網站將定期搜羅網上連結,讓大家更便捷連到有關文章。 »

注意:部份連結只供報刊訂戶登入,請向有關網站查詢。
 
 



從抗爭到內省

【轉載自《第十七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特刊】

年初國泰航空公司機艙服務員罷工 [1],我越加想念小川紳介。香港的勞動人民當中,要是也有個拍紀錄片的電影工作者,一心一意「通過拍攝者和被拍攝者彼此合作」,讓人民當演員,讓演員演自己,以此來創造現實的某一面,會是多麼重要、有力和美好。凡斷了奶的人都該懂得:不能把抗爭的過程留待各大報章和電視台以客觀做幌子紀錄下來,電視將死生大事夾在信用卡和快餐店廣告之間,既枉作小人,又沒有幽默感。電視的世界就是柏拉圖所說的洞穴,裡面見到的只是影子。




小川紳介作品年表

1966 《青年之海‧四個函授生的故事》(Sea of Youth)(青年の海-四人の通信教育生)

1967 《壓制的森林》(The Oppressed Students)(圧殺の森-高崎経済大学闘争の記録)

1967 《現認報告書‧羽田鬥爭紀錄》(Report from Haneda)(現認報告書-羽田闘争の記録)

1968 《日本解放戰線‧三里塚之夏》(Summer in Narita)(日本解放戦線‧三里塚の夏)

1970 《日本解放戰線‧三里塚》(Winter in Narita)(日本解放戦線‧三里塚)

1970 《三里塚‧第三次強制測量阻止鬥爭》(The Three-day War in Narita)(三里塚‧第三次強制測量阻止斗争 )

1971 《三里塚‧第二堡壘的人們》(Narita: Peasants of the Second Fortress)(三里塚‧第二砦の人々)

1972 《三里塚‧岩山鐵塔》(Narita: The Building of the Iwayama Tower)(三里塚‧岩山に鉄塔が出来た)

1973 《三里塚‧邊田部落》(Narita: Heta Village)(三里塚‧辺田部落)

1975 《嗨!人間曲調》(A Song of the Bottom)(どっこい!人間節-寿・自由労働者の街)

1976 《清潔中心訪問記》(Interview at the Clean Centre)(クリーン・センター訪問記)

1977 《三里塚‧五月的天空 回家的路》(Narita: The Skies of May)(三里塚‧五月の空 里のかよい路)

1977 《牧野物語‧養蠶篇》(Magino Story - Raising Silkworms)(牧野物語‧養蚕編)

1978 《牧野物語‧山嶺關口》(Magino Story - The Pass)牧野物語‧峠)

1982 《古屋敷村》(A Japanese Village - Furuyashikimura)(ニッポン国‧古屋敷村)

1986 《牧野村千年物語》(Magino Village - A Tale)(1000年刻みの日時計‧牧野村物語)

2001 《滿山紅柿》(Red Persimmons)(満山紅柿‧上山-柿と人とのゆきかい)(由彭小蓮完成)



《寂寞的妻子》映後再談:從班金到克里須那

映後座談中,觀眾都甚有興趣發問關於那段三角關係,將它視作愛情片看本來並無不可,只是討論時間匆匆而過,只能稍稍探討了改編角度、歷史背景,和班金和孟加拉文學層面的意涵,頗有意猶未盡之感。

其實《寂寞的妻子》之豐富,正是從每一個層面來探討,也都多姿多采。這趟唯一未能圓滿的,是未能完整地審視薩耶哲雷的電影美學,只能在觀眾發問時間點出了那最著名的三場戲(開場、盪鞦韆和最後的凝鏡),讀者和觀眾可能要多看一眼拙文〈多看一眼也是好的〉,這方面論述得較為詳細。



沒有自我的女人,在蛻變的路上──《黛絲姑娘》座談後記


一、「命運」背後的暗示

在《黛絲姑娘》的座談會上,陳雲先生主要從文學與社會入手,分析了小說各人物所代表的階層傳統。我則簡要比照了小說與電影文本的主要不同之處,以及某些電影手法所傳達的涵義。總體上來說,這場討論是圍繞黛絲「命運」背後的各種暗示展開的。

先總結小說人物的階級特性。就他們的身份而言,亞雷是貴族,安吉爾是新興的小資本家,差不多是中產,黛絲是農民。看湯瑪斯‧哈代賦予人物的精神品質,黛絲才是文本中真正具有貴族精神的人。她內斂,沉默付出,內心一直都是純潔的,而且對於公平有強烈的期許。亞雷突出的特質是貪婪的佔有慾,其言行也暴露了思想上淺薄。至於安吉爾則擺脫不了中產的詛咒:承受道德的壓力,乘時代風浪,境遇改變往往身不由己。作者哈代想刻畫的是黛絲貴族的精神,但也不無悲觀的向高貴的傳統告別。最後黛絲死了,貴族死了,留下了徬徨無措的資本家。可以說十分契合維多利亞後期的時代特點。



轉載:馬家輝談及《電光影裡斬春風》

《明報》2011/10/3

「欲望蜘蛛」專欄
馬家輝

陳可辛,在港大

……內地影評人寫過幾本相關的書籍,但大都是資料和訪問堆砌,用內地俗語說是,「水份」太多,倒是香港影評人蒲鋒寫的《電光影裡斬春風》非常實在,要觀點有觀點,要資料有資料,是很認真的研究著作,做博士論文稍嫌單薄,但比許許多多的碩士論文扎實多矣。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