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薈萃



轉載《電光影裡斬春風》書介:記憶後書

《文匯報》2010/11/19
A32.副刊采風

「記憶後書」專欄

電光影裡



卡薩維蒂作品年表

1959 《影子》(Shadows)

1962 《慢奏藍調》(Too Late Blues)

1963 《天下父母心》(A Child is Waiting)

1968 《面貌》(Faces)

1970 《大丈夫》(Husbands)

1971 《明妮與莫斯科威茲》(Minnie and Moskowitz)

1974 《受影響的女人》(A Woman Under the Influence)

1976 《買起唐人經紀》(The Killing of a Chinese Bookie)

1977 《首演之夜》(Opening Night)

1980 《鐵血娘子歌莉亞》(Gloria)

1984 《愛流》(Love Streams)

1986 《小心眼大陰謀》(Big Trouble)



轉載《電光影裡斬春風》書介:馮禮慈專欄

《星島日報》2010/11/11

「此君曰」專欄
馮禮慈

電光影裡斬春風

好書!這是好書!蒲鋒著《電光影裡斬春風──剖析武俠片的肌理脈絡》,是研究武俠片的一部專門普及好書。

甚麼是「專門普及」書?係咪玩嘢?「專門普及」書即是研究與觀點很專,但趣味和表達能夠做到很普及的書。即是專業得來大眾都能讀並會有興趣讀的書。要做到「專門普及」,不容易。

一聽到「研究」二字,好多人即逃(希望你不是),但蒲鋒在深入研究與通透觀點的同時,能說到大眾都能了解和感興趣,高手。

蒲鋒對武俠的介於給了我們很多新知識,例如武俠片和武俠小說是二十世紀才有的事,以前中國沒有武俠。

蒲鋒又說中國武俠片和小說其實滲入了不少日本俠客、西部牛仔以至意大利片的影響。至於「武林」與「江湖」如何發展而成,書中也有說明。蒲鋒對武俠巨匠如張徹、胡金銓、李小龍、劉家良和徐克等有精準觀點分析,尤其是對徐克的高度評價更是指出了很多人都未能指出者。例如《蜀山》廣獲劣評,其實甚少人能看到《蜀山》犀利之處和其重要意義,蒲鋒完全說出了我對《蜀山》推崇之情──當然蒲鋒說得深入得多。

在學府裏,蒲鋒這《電光影裡斬春風》足以取得博士學位了,有些博士論文及不上它的,都可得到博士。蒲鋒不在學術界,所以沒有取得博士,我們稱這類出色的人為「大眾博士」。我們有些「大眾博士」,是我們之福。

香港電台──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主持:馬家輝
嘉賓:蒲鋒

收聽 »



轉載《電光影裡斬春風》書介:五十年代的黃飛鴻

有機會讀了蒲鋒的《電光影裡斬春風──剖析武俠片的肌理脈絡》,其中一篇有關黃飛鴻電影的文章〈鴻飛那復計東西──黃飛鴻電影的轉變歷程〉,裡面寫道:「黃飛鴻電影竟然像一個可供考掘的流行文化考古泥層,埋藏著不同階段香港流行文化的特色。」令筆者有很大啟發和聯想。



轉載《電光影裡斬春風》書介:阿杜專欄

《文匯報》2010/10/26
C02.副刊聲光透視

「杜亦有道」專欄
阿杜

電光影裡

著名影評人圈中的編劇高手、好友蒲鋒,最近被康樂文化事務署邀為香港電影資料館之研究主任,著手研究、發掘和保存香港電影文化史中各類港片之孕育歷史發展過程,由誕生至今日之進展、變化等等,為港片之存在及承傳盡一分文化使命。蒲鋒這半年來可說博覽群片,看盡中國內地及香港百年歷史階段幾乎所有各地承傳下來之南北武打、文藝悲喜劇等作品。在研究之中先感動了自己,為中國百年史上各階段各類型的電影深深震撼而感動,於是埋首案頭,窮半載深夜不眠之專注力,寫出洋洋三百頁之中國武俠片肌理脈絡的文化史篇。書名《電光影裡斬春風》,評寫了兩岸三地百年影史的國粵潮台語武俠動作片之發展進程。各時期創作者、著名演導指導之系統羅列,可說是電影百年史中迄今唯一一部如此有層次有實據可查有人物追溯之最完整作品。



《薩拉戈薩的手稿》版本之謎

普托基《薩拉戈薩的手稿》的故事中有故事中有故事的架構……令讀者讀得一頭霧水,連佈下迷宮的作者也作繭自縛,花了二十年才找到出口。他在1815年自殺前,至少寫過三個版本,《薩拉戈薩的手稿》的出版過程已是一則迂迴曲折的故事。

《薩拉戈薩的手稿》又名《新十日談》,以法文寫成,故事以日子當章節,每十日一小結。第一版相信在1794年動筆,僅存第19至33日。1804年普托基再寫一次,寫到第45日擱筆。修改不果,普托基於1810年又重寫,這次終於寫完。三個版本以動筆年份識別,是為1794年版、1804年版及1810年版。1810年普托基將頭四十日寄給巴黎出版商 T.E.Gide,Gide 等不到續稿,於1813及1814年將小說分成兩本書出版:《窩頓一生的十天》及《西班牙故事阿佛多羅》。



2010夏季網摘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的電影文章,散見各大報刊,亦散見於互聯網上。本網站將定期搜羅網上連結,讓大家更便捷連到有關文章。 »

注意:部份連結只供報刊訂戶登入,請向有關網站查詢。
 



浮華世間,幻滅之美──《魂斷威尼斯》的大海意象

海洋在《魂斷威尼斯》三個主要場面裡都是重要的象徵。開場,托馬斯曼的原著及維斯康堤的電影都營造幽暗的氣氛,襯托阿森巴赫由慕尼黑到古老水城威尼斯的飄搖之旅。電影裡那艘孤單的輪船,在昏暗的天色下漂浮於空茫大海,漸漸隱沒於鏡頭外,帶出憂鬱的調子,為阿森巴赫孤獨的浪蕩展開序幕。




日本東映唯一的拷貝──《其後》加場緣份

這是為6月27日《其後》加場谷飛而寫的,絕對是篇鱔稿。

說影生花加場的意念,由十二齣戲火速爆滿開始籌劃,但延至6月10日才公布兼開賣,關鍵原因,正是無法從日本片主東映公司處確認《其後》加場的可行性。由於「說影生花」是以整體作加場考慮,《其後》遲遲未能落實,其他五齣經典雖取得續借允許,仍只能按兵不動。




是羅拔‧格里葉「拖累」了雷奈

1998年,羅拔.格里葉先後訪問香港和中國,他是第二次到訪中國了。在致中國讀者的專文中,他寫道:「我喜歡中國南方。我願意在夢中到那裡漫遊,坐在一頭懶洋洋的黑色水牛上,牠最後完全睡著了,而牠那夢遊者般的沉重、緩慢、顛簸著的移動卻沒有中斷。不久,牠也進入了夢中。牠想像水波蕩漾著牠的睡意;牠是一艘運載金子或更貴重物品的貨船:我的舊作和近作的新中文版就裝在上面。」

任何人都嗅出裡面的自我中心味道。他曾公開承認自己最大的缺點是驕傲。「午夜的魔王」(Le demon de Minuit)── 一篇摘譯自"Les Inrockuptibles" 1998年第10期的羅拔.格里葉訪問文章這樣形容他,並認為正是那難以妥協,善良滲著邪惡,以及一種結構嚴密的狡黠,混合成他本人。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