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薈萃



法國永遠的女神──珍摩露

以下是《祖與占》開場的一段獨白:

嘉芙蓮:「你說:『我愛你』,我說:『等等』。」

我那時正要說「『帶我走』,你說:『走開』。」

這是杜魯福《祖與占》(1962)中兩男一女的複雜關係,正因為嘉芙蓮的善變,她變成法國女性迷人的典範。

在眾多法國女星中,珍摩露幾乎是法國電影的同義詞。如果說女人是美麗與種種慾望之總和的話,那麼,其中一個特質,正是她自戀又被迷戀的誘惑力,使周遭的男性為她心醉神迷。

珍摩露所散發的魅力是獨特的,她並不像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的清麗,永遠和時裝結下不解之緣;亦不像碧姬芭鐸(Brigitte Bardot)般肉感,總是成為色迷迷的肉慾對象,更不像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的冷靜睿智。

在電影中的她,總是用一種冷漠的眼神,去盼顧對方的存在。在《祖與占》其中一幕,當祖與占兩人醉心談論政治和弈棋之際,疏忽了嘉芙蓮(珍摩露飾)的存在,嘉芙蓮於是發聲說了一個笑話,更主動走到兩人前面搔手弄姿,搗亂他們的談話。他們並不理會,繼續他們的高談闊論。嘉芙蓮突然掌摑了祖一巴,這一巴觸起三人一時的凝重,最後祖強以笑聲撫和氣氛。

從這片段,可以印證出嘉芙蓮如何控制兩個男人的情緒,變成中心的人物。她的眼神,處處流露霸氣和嫵媚,她明知可以用愛的手段凌駕祖與占的友情。珍摩露自如的演技不作他人想,她把一個用眼神去馴服男人的女性,表露無遺。目光就是她的會說話的工具。

其次,就是她那充滿磁性的低沉聲。無論她在《祖與占》唱的輕快之歌 "Le Tourbillon" 或在《水手奎萊爾》(Querelle)充滿蒼鬱味的 "Each man kills the thing he loves"。歌聲恰似唱念詩篇一樣,把生命的嘆調哼吟出來:「啦……啦啦……。」一種如訴如誦的音樂演繹,構成女人中最女人的特質。難怪很多電影導演,都喜用她的聲音作獨白,她使人勾起了情人細訴的耳話。

她在電影中的衣着總是那麼別緻,衣裙是配合她嬝嬝娜娜的擺動、不同闊邊帽是她的標誌、還有那一縷長長的頸巾,讓你知道甚麼叫做優雅(Elegance)。

她厚厚的嘴唇,總是印着濃艷的口紅,正向不同的年紀男仕喚起吻的慾念。吻,可以是計謀如杜魯福的《黑衣新娘》(1968),在輕軟的兩片嘴唇間,是一種神秘的笑。笑在《祖與占》裡更變成是控制或報復。與之相反的哭,卻可能是憐憫和悲涼,像安東尼奧尼《夜》(1961)中寂寞的妻子。

她在年青貌時,使她在《情人》(1958),《Eva》(1962),《天使灣》(1961),《祖與占》(1962)變成萬人迷。但當你看到她在六、七十歲時主演的 "The Old Lady Who Walked in the Sea"(1991)以及今年法國五月電影選片《這份愛》(2001),你更驚艷一個風韻猶存的老女人,如何去攝住年青人注意力。你會理解到女人最大的武器,固然是美貌,但電影中的珍摩露的武器,仍然是那謎一樣的眼神和優雅的儀容。

她是各導演大師如:安東尼奧尼、奧遜威爾斯、約翰盧西(Joseph Losey)、布紐爾、杜魯福、路比桑、法斯賓達等在電影史中數得出的各大導演心目中的女神(Diva)。她的魅力,不是從她的美貌出發,而是她引發中謎樣的情調。

到此為止,語言已不能勝任對她的描述。

誘惑,你的名字叫珍摩露。



2010春季網摘(視聽版)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的電影評論,除了見諸文字,亦活躍於大氣電波及光纖網絡間。本網站將定期搜羅有關連結,與眾分享。 »
 



2010春季網摘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的電影文章,散見各大報刊,亦散見於互聯網上。本網站將定期搜羅網上連結,讓大家更便捷連到有關文章。 »

注意:部份連結只供報刊訂戶登入,請向有關網站查詢。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