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會記錄



CIA座談會—《玻璃少女》

日期:2001年8月31日
講者:登徒(登)、 張偉雄(雄)
嘉賓:黎妙雪(妙)[導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登:多謝大家今天來到CIA三面睇。首先歡迎這部戲的導演黎妙雪。另一位講者是張偉雄先生。這故事的兩個層次:一方是羅烈與其好友郭善嶼,另外是羅烈家方面,兩線一起平行發展的;是一個尋人的故事。但借「尋人」來使兩代之間有一個交流的機會。這構思如何建立的呢?另外就是在有些電影節(康城)中,也有一些提問:對羅烈的身份很有興趣,他以往的歷史,如何來到香港?關於羅烈這個「符號」的種種,可談談嗎?

妙:因為我有興趣的並不單止是青少年的現象,以及他的父母是如何?我也很關注,如果他們也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時,他們如何能去關心他們的孩子,跟他們溝通?就算問題真的存在,也需要擱在一旁,所以我會有這個構想。而羅烈的身份背景,他就是我上一部戲《爸爸的玩具》主角的那個阿伯來的。因為他在大陸經過文革等許多經歷,又懂得 Boxing 等等,在接觸過後,才發覺他有這般「厚」的「歷史」,這就令我很有興趣,我們香港新一代在是不曾知道的。



CIA座談會—《瘦身男女》

日期:2001年7月29日
講者:登徒(登)、 李焯桃(桃)
嘉賓:杜琪峯(杜)[監製/導演]、韋家輝(韋)[監製/導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登:大家好,多謝大家蒞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與香港藝術中心舉辦的「CIA三面睇」。今天很高興請得 《瘦身男女》幕後兩位大將杜琪峯和韋家輝輝先生,而我們電影評論學會也派出一名大將李焯桃先生負責今次講座。有請兩位。

桃:大家很踴躍,幾乎九成以上的觀眾都留下來。還有一位講者未到,我們先開始吧! 「CIA三面睇」一貫是主持與嘉賓聊聊,再到觀眾提問,但今天明顯是大多數觀眾也是專誠來跟兩位導演聊聊,所以也由觀眾先提問了。



CIA座談會—《慌心假期》

日期:2001年6月24日
講者:登徒(登)、葉念琛(琛)
嘉賓:張之亮(亮)[監製/導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登:今天CIA三面睇選了 《慌心假期》,這是它最新片名。很高興請了兩位嘉賓──《慌心假期》的導演張之亮先生,另一位是我們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員,也是其中一位理事葉念琛先生。我是登徒。若大家以往都有來CIA的話,都知道這是一個討論的 Forum,而不是一個訪問的 Forum,大家隨時可以舉手發問。六月二日的版本與今天放的有少許不同,當日是一個較長的版本,今天大家看這個,……或許要問問導演是否一個公映版本?為何會有兩個版本?

亮:原本拍完的整部戲片長是兩小時十五分左右,若以這個時間在香港上映則較為困難一點,於是我便把它剪輯至大約一小時五十六分,這版本是我較喜歡的。我自己一向覺得說一個故事,就不要限它有多長,最重要是這故事需要多長時間,你便應有多長的篇幅去說,所以我自己很喜歡看長版本戲的。但做了一個長版本之後,老闆希望我再 Cut 短一點。因為這戲是一千四百多萬的製作,若我堅持自己的版本不剪,可能對他來說是很不公平的,於是我在不改變我想表達的範圍內,重新剪輯過某些場口,將它再 Cut 短。現在是一小時四十六分左右。



CIA座談會—《等候董建華發落》

日期:2001年5月6日
講者:何文龍(龍)、列孚(列)
嘉賓:邱禮濤(邱)[導演]、艾敬(艾)[演員]、鄧樹榮(樹)[演員]、李尚文(尚)[演員]、黃宇詩(宇)[演員]、南燕(南)[監製]、梁耀宗(梁)[議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龍:首先很多謝大家留下,有請導演邱禮濤、演員鄧樹榮、艾敬、李尚文、監製南燕及議員梁耀宗,煩請各位下來跟各位觀眾傾談一下,謝謝。

坐在最右手邊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影評人列孚先生。而我是何文龍,也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影評人。艾敬小姐則在途中,各位剛看完戲,而我自己也是第一次看的,或者我跟列孚先作一點開場白後,也隨時歡迎大家提問,當然答問題是在座一班電影工作者吧!

由我先談一談吧,我自己在幾年前也有看過這個 case 的一些雜誌和報章報道。本來是「等候英女皇發落」,當時《亞洲週刊》和《明報》等作了專題的報道,而事後再沒有人談及或一些其他媒界報道。因當時九七回歸,大家也將焦點落在一些政權移交方面,其實我也很意外,終於有香港電影人會拍這樣題材的電影。

其實這件事大家早在幾個月前也聽聞「香港國際電影節」也曾經想過以這部戲作開幕電影的,但最後因為不知一些甚麼「理由」的理由被抽起了的。現在我覺得很高興,終於有「商業的發行」,這部戲稍後會在戲院公映的。或者我稍後看看其他電影人對此事的看法,列孚或許由你說說對這部戲的看法……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