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人類



《賭博默示錄》的空間運用

原名:カイジ 人生逆転ゲーム
導演:佐藤東弥
演員:藤原竜也、天海祐希、香川照之

《賭博默示錄》以空間的運用,將觀眾置於一個抽離的角度,檢視自己身處的世界。

哲學家柏拉圖的洞窟比喻:一群人住在洞窟裡,面向洞壁,看不到洞外的世界,洞窟外的光源把事物投影到洞壁上,他們所看見的,就只有這些倒影,他們所身處的,就只是這個被建構的世界。跳出洞窟,你才會發現自己所身處的世界是被建構出來的,你才會察覺當中的不真實及荒謬。




家庭角色的多種可能──《喜歡現在這樣》

原名:지금, 이대로가 좋아요(Sisters on the Road)
導演:付智永
演員:孔孝真、申敏兒

看韓國導演付智永《喜歡現在這樣》,很像是看西班牙導演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港譯艾慕杜華)的《關於我母親的一切》(All About My Mother,港譯《論盡我阿媽》)的續集。只是換了背景,孩子沒死,換了女兒身的父親回來了,卻沒有勇氣和孩子相認,以姨媽的身份回到孩子身邊,陪伴小孩成長。在明恩心裡,沒有父親的家不能成為真正的家,為了逃離沒有父親的生活,她在念大學以後就再沒有回過家。直到母親去世,明恩終於有勇氣要求姐姐明珠陪她去尋找想像中的父親,只要不是瘋子、賭徒、醉鬼,都可以接受。兩姐妹在途上從忍讓到衝突,最後被迫結束尋找,在回程途中,明恩被姐姐告知父親(姨媽)一直在身邊的事實,想起從前的種種,所有過往一切歷歷在目,似乎可以釋然……




鬥蟋蟀、鬥牛與鬥人:《鬥牛》中的契約精神和消費文化

導演:管虎
演員:黃渤、閆妮

管虎的《鬥牛》,從一開始就讓人聯想到余華的《活著》(後來張藝謀改拍成電影)。余華的《活著》也是人與牛共生相處的故事,只是《鬥牛》中的牛不是如《活著》中的牛般黃澄澄的,牠是從荷蘭來黑白相間的乳牛。從來,牛在中國文化中都是農耕的象徵,特別是會負泥耙的黃牛。這回,導演把黃牛換成了外國援助中國的乳牛,使牛的意義也變得不一樣。



《心跳500天》──拼湊現代愛情

原名:(500) Days of Summer
導演:Marc Webb
演員:Joseph Gordon-Levitt, Zooey Deschanel

相比對起香港版宣傳用的海報,《心跳500天》的另一張電影海報更能貼切地表達電影的主題。海報中男主角Tom 坐在一角,一張張女主角 Summer 的近照鋪滿了其餘的角落。Tom 在寫著甚麼似的,關於的不就正是背景的 Summer。顯然,這對情侶的愛情故事,一如照片所展示的,是散亂與拼湊的。



《我的起點,你的終點》──我們在紅點中交錯

原名:Der Rote Punkt / 赤い点
導演:宮山麻里枝
演員:猪俣ユキ

因為地圖上的一顆紅點(英文片名為 “Red Spot”),Aki 獨自離開日本,揹起沈重的背包到德國。出走的動機,簡單而明確,她不是要找任何人,她只是要到紅點的地方,就是她父母發生交通意外而喪生現場。



《阿童木》──香港臥底精神與日本機械迷思的一次相遇

一部由香港動畫製作公司製作,改編自日本原創動畫《阿童木》,充滿著香港電影對身份探索的執迷── 一種臥底的宿命主義;同時亦不乏日本動畫對機械的迷思──既能超越人的極限同時亦能造成破壞。




後工業世界中的《阿童木》

電影的旁白一開始就交代了故事的場境︰由於地面世界的環境日益惡化,不適宜人類生存,於是大都會就決定把自己升到半空,脫離地面,追求較美好的生存環境。《阿童木》大都會的城市景觀其實很難不叫人聯想到 1927 年由 Fritz Lang 執的電影《大都會》(Metropolis)。其實不只是城市的景觀,《阿童木》的故事設定與情節鋪排都與《大都會》遙遙對照。

Astro Boy



《骨肉同謀》──以忘記來掏空了自己

導演:奉俊昊
演員:金惠子、元斌

這趟奉俊昊放棄了《韓流怪嚇》的天馬行空,以小人物(一對母子)為主角,利用一個平凡不過的小鎮為佈景,通過一宗不血腥不色情的謀殺案開始。

記憶力及智力遜於常人的兒子被控告謀殺,母親堅信善良的兒子不曾殺人,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她決定獨自找出案件的元兇。橋段、甚至結局,都是可預期的,然而,這套摘下釜山影展的最佳電影及攝影殊榮的電影,令人驚喜的是,導演如何透過不同的細節、人物對話,來演繹出一份真實而平白的人性。



《偽能叛變》導演有心 時間有限

原名:Surrogates
導演:Jonathan Mostow
演員:Bruce Willis

科幻之所以迷人,因為它盛載著超越其他類型的視野,還有一份人文精神。科幻片呈現給大家的,除了對未來的憧憬、令人讚嘆的想像力,還應該有一份對未來的關注和警惕。古今中外,文學如是,電影亦然。遠至費立茲朗的《大都會》,近至《廿二世紀殺人網絡》,這是所有偉大科幻作品不能或缺的條件。平心而論,Jonathan Mostow 執導的《偽能叛變》,當然不會成為甚麼經典科幻電影。但至少在個半小時裡做到基本的娛樂,熱鬧之餘也承擔起「科幻」的責任,放下一些反思給觀眾。



《無聲風鈴》── 一次死亡的旅程

導演:洪榮傑
演員:呂玉來、Bernhard Bulling

這不是一套同志片,而是一套超越生死、性別、國籍界限的愛情片。

「無聲」的招魂曲

風鈴不止是裝飾品,在中國文化層面上,風鈴還有著多一層的象徵意義。當微風一吹,風鈴一響,代表有先人或鬼魂到訪,用作一個提示,是要告訴在世的人「我」回來了,亦即要再次提醒或勾起在世者至親的人已經離開了這個事實。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