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人類



天才在鏡頭下自白人生--《音樂人生》

早在入場前,筆者單看片名滿有疑問:既然片名稱為音樂人生,這齣紀錄片是否將主人翁的音樂歷程,平鋪直敘拍出來? 音樂既然是此片的焦點,是否對音樂略有認識的觀眾,才看得懂?觀賞後疑問盡消。

KJ



春天總要來──《家族》與日本70年代社會的關係

「春天遲來但總會來。」這句說話是山田洋次電影《家族》的一句對白,倍賞千惠子飾演的妻子自白時,曾經以此鼓勵一家人,幾番顛簸,終於開始新生活,或許新生活荊棘滿途,明媚的春天總會來。《家族》的英文片名Where Spring Comes Late,春天遲來但總會來點明了該片的主題。

家族



Zeitgeist

電影是由名不經傳的Peter Joseph編導及製作。Zeitgeist: The Movie更是他的首部作品,Zeitgeist Addendum是補篇,不是下集。兩者的分別在於,前者最好先看前作,後者理應能獨立成篇。電影與近年的Documentary有點不一樣,導演沒有現身說法,只以聲音導航,配合一幕又一幕以Powerpoint形式進發的畫面,構成全片。就技巧而言是略為粗糙的,但電影的可觀性甚高,即使娛樂性稍缺,仍然值得花每集兩小時的時間坐下來認真看待。



The Wrestler

假如要選2008年的話題作品,The Dark Knight會是上半年的不二之選,Slumdog Millionaire則是下半年的必然選擇,而這套港譯「拼命戰羊」的電影The Wrestler,也同樣引起話題。電影是男主角Mickey Rourke咸魚翻生之作,他更憑此片嬴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及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氣勢如虹,惜未能再下一城。




《東京奏鳴曲》──從餐桌見日本當代社會問題

餐桌是家人眾在一起進餐的地方,有團聚的意味。電影中出現不少場面是佐佐木一家圍在餐桌進餐或談話,但卻見家人的疏離,以及對傳統以父權為中心的家庭倫理所作出的批判。 




《從印度到中國》的新時代啟示

看《從印度到中國》有種回到過去的感覺。雖然演員說的是印度話和普通話,英文字幕,但畫面全都是港產片八九十年代的電影橋段、武打動作場面和笑位(punch lines),可以說是一套寶萊塢的《功夫熊貓》,都是港產片的功夫喜劇的改裝(makeover),感覺十分親切。此外,在文化中心大劇院看,空間感培增,遠近都聽到笑聲、掌聲不絕,那種氣氛好像回到了從前在大戲院看電影一樣。《從印度到中國》不但說一個小伙子Sidhu從印度市集削薯仔到中國打功夫尋夢,更是為香港人重溫輝煌的港產片時代。





青い鳥 ──對教育及人生的反思

電影透過簡單的結構──兩幕劇、一個懸念,所組成的校園故事,對現今的教育制度作出嚴厲的批判,並反思人該如何面對自己的過失。 





《禮儀師的奏鳴曲》──人與人倫的尊嚴

所謂「人人平等」,最根本的就是生老病死和生離死別──不論富貴貧賤、才智學識、身心性格取向都必須面對。

 

納棺,就是人死後淨身、化妝,再把遺體放進棺木的一個儀式,從前由家屬替死者進行,從某個時間開始漸漸假手於人,將原來對死者親近的最後接觸,變成一個象徵的儀式。人在生須要尊嚴,死後亦須要尊嚴,所謂尊嚴,並非單指風光葬禮,更重要是生者對死者的尊重。





鼓之魂——解讀《赤壁(下)》中的鼓樂

千山萬壑的古戰場,亂石穿空,驚濤拍岸;蒼茫赤壁的巍峨山首,刀光劍影,盪氣迴腸。恢宏博大的決戰之地,天、地、人在殺氣彌漫中氣貫雲霄,煙雲席捲的狂吟,鐵騎橫野的霸氣,只見壯士在蒼穹下齊聲應和,強弩在飛塵間灰飛煙滅。

 



香港人需要喜劇

《家有囍事2009》在香港上畫六天就大收過千萬,除了證明「家有囍事」這個戲名有號召力,吸引不少飲「家有囍事」奶水大的香港人之外,其實也說明了不少香港人十分需要喜劇。然而,《家有囍事2009叫座不叫好,總被人比下去。電影的宣傳以「過年終於有笑片睇」來作賣點,但許多觀眾都不敢抱有期望,認為再沒有笑片可以超越9297年的《家有囍事》。筆者看完電影後,聽到有些人批評現在的喜劇都是所謂爛Gag,又沒有內容,但其實回首一看,「巴黎鐵塔返轉再返轉」、「相逢何必曾相識」不是更無厘頭嗎?如果說現在的香港人因為政治、經濟、社會因素再難以開懷大笑,但9297年的政經環境不是更令人迷糊困擾嗎?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