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人類



國家就是奧運 ──《築夢2008》

每屆奧運會,主辦當局總會邀請導演為當屆奧運會拍攝紀錄片。在沒有衛星直播比賽的年代,紀錄片是外國觀眾觀賞比賽的唯一途徑,因此,無論奧運會或世界杯等大型比賽均須拍攝下來,供日後在戲院放映,方可讓觀眾觀賞。  

歷屆奧運紀錄片,其中以萊尼·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導演的1936年柏林奧運會紀錄片,以及市川崑導演的1964年東京奧運會最為人稱頌,它們已經成為奧運紀錄片的經典。  



醫生太太與柏芝阿嬌

筆者在兩年前把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英譯本《Blindness》看完,除了佩服其寫作手法匠心:以艱澀冗長句子、少標點、沒有人物名字來營造白盲症模糊的狀況,更被故事的情節、主題、人物環境的描寫吸引。人性的可怖、生存的意志與掙扎、道德與尊嚴在充滿暴力與性的原始狀態的虛弱和渺小。兩年前閱後已經心存一個問題,為什麼醫生太太沒有盲?她作為一個女性沒有盲在這個故事的象徵又是什麼?當知道錯過了2006年中國國家話劇院與香港話劇團改編《盲流感》的舞台劇後,筆者就決定不會錯過電影版的《盲流感》。等了又等,一拖再拖,由一月說會在香港上映,到二月網上又公佈了另一個時間,之後又再更改,三月終於登陸香港。看完後多年前的問題似乎被具體的影像解釋了許多。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