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人類



《不老騎士》:只要還活著

「每個人都有夢想,年輕人有,老人家也有,只是你們實現夢想的速度快一點,老人們慢一點。」《不老騎士》是一部紀錄長片,如實的紀錄了平均81歲的長者們一次為期13日的電單車環島之旅。

「追求夢想時,你會忘記自己幾歲」

參加這次環島遊,老人們都有自己的故事:有妻子離世的,他要兌現承諾過妻子八十歲也要載她環島遊的諾言,他的電單車車頭還放著妻子的相片;有年輕時沒有度過蜜月的老夫妻,趁還活著,要補回生命曾缺失的;有些人,一直的心願就是環島遊,但環境不許可,或結了婚、生了子,就安定了下來,慵懶的身軀,一拖便到了八十多歲……




我城三味︰《金妹》《一路走來》的《美好生活》

本年度「影意志」策展的「香港獨立電影節」,籌劃了「華人民間電影集資計劃短片放映」,當中有三部重慶短片和三部香港短片。這計劃旨在民間集資,導演以第一身向觀眾講述拍攝意念,並向觀眾籌集資金,使觀眾成為聯合製片人,以小本形式製作短片。到底這計劃會否加深導演和觀賞的互動?導演一次又一次向觀眾講解意念,又會否使他們在拍攝前理清自己拍攝的路向呢?而這模式,又能否持續不斷的運作下去呢?這些問題都是未知之數,有待觀察。然而,至少,這計劃出產了三部短片──林森的《一路走來》、陳浩倫的《美好生活》、盧鎮業的《金妹》──正是本文要去討論的對象。

美好生活



《孤星淚》──鐵屋中的呐喊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 魯迅:《呐喊‧自序》

《孤星淚》蘊含著濃厚的歷史色彩,故事跨幅於1815年至1832年間。一個個生活於19世紀初的法國的悲苦人民的人生卻與魯迅於20世紀初所寫的《吶喊‧自序》的文字同出一轍。在悲慘世界中的法國人們如生於沒有一絲光線的鐵屋裡,他們都在接受著不公的生活,沒有絲毫的能力去反抗。充滿革命希望的年輕人用生命喚醒沉睡的人們,儘管六月革命並沒有成功,但破壞鐵屋的希望還是有的。




《一代宗師》vs《葉問》

王家衛的特色大家很清楚:(一)拖慢電影時間;(二)細緻的鏡頭角度;(三)幽雅曲風。很難想像王家衛拍功夫片會有怎樣的爆炸性結果,不過既然出自王導之手,上述元素是缺一不可的。



漂亮而熟練的敘述──《偷戀隔籬媽》

故事發生在法國一所學校裡。新學年,學校被揀選成為先鋒的實驗學校,實行一個新的政策──學生需要穿著校服上學。導演刻意以拼貼與快鏡形式處理這一幕,畫面一分為二,分別有兩位穿校服的學生的 close up,一閃而過,轉換成另外兩位同學,又一閃而過。當中快速出現了不同性別(男與女)、不同膚色(黑人與白人)、不同種族(華人、美國人、歐洲人)、外表不同(長髮與短髮、有沒有戴眼鏡等等),人的外貌不斷更替,卻是同一套校服;校服,作為去人性化的工具,強調共性(unity)。一模一樣的校服,意味把人的差異減到最低,讓每個人變得相似。

接著,畫面二分為四、四分為十六……整個畫面有很多小格,每一格有不同學生的頭像。我們再也看不到「獨立的一個人」,而是「群眾」。個體由「獨一」變作「其中之一」,把個體身份歸納到一個更大的群體當中。O先生刻意營造的,正是一種在校服背後無名及無面孔的狀態(nameless and faceless)。這個故事,就發生在一所「去人性化」的學校中。




《地下鐵》──從盲女與張海約的呈現觀看電影對原著的意義弱化

電影公司有時會為了電影的票房保障和省卻龐大宣傳,而選用著名的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推出。著名的繪本作家幾米便先後有《向左走‧向右走》、《戀之風景》、《星空》等被改編成同名電影,2003年的《地下鐵》也是其中之一。導演馬偉豪借用了原著繪本中的一些畫面和文字,重組出兩段以地下鐵貫穿的愛情故事。不過改編後的電影版本,與原著繪本所傳達的意義有所差異,只把《地下鐵》簡化成一段盲女的愛情故事。[1]

學者李歐梵曾於著作《文學改編電影》中,認為香港的市場與商品掛鈎,觀眾都從電影來重新認識文學經典。[2] 這使觀眾理解被改編的的文學作品時,會出現意義上的差異,甚或會削弱原著所表達的內涵。




當理想碰觸現實──看賴恩慈的《N+N》

是次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了年輕導演賴恩慈的首部劇情長片《N+N》。《N+N》是在其之前短片《1+1》的基礎上擴展而成的。短片《1+1》不僅獲得2010年香港鮮浪潮的「鮮浪潮大獎」和「公開組最佳電影獎」,亦在多個電影節斬獲獎項,一時引起不少關注和討論。




《另一半》──素描出「素顏的中國」

第30屆香港亞洲電影節的焦點導演,是中國年青導演應亮。關於他的電影,紀實、樸素、沒有大規模的排場,親切的,把現在中國呈現出來。電影關注的是小城小事,四川自貢市,一個名不經傳的城市,一位律師事務的文員小芬。

與其說《另一半》(The Other Half)描述的是不同的法律諮詢個案中,女性對另一半的控訴,帶出各種不愉快遭遇;不如說,電影透過小城小事,瑣言絮語,沒頭沒尾的自白,要折射出改革開放後新中國「另一半」的面向。



慾望的化身──《華麗之後》

電影《華麗之後》講娛樂圈光芒後的黑暗,講歌壇天后成名的代價,但真正的主角,是造就天后的男人,一個慾望的化身。




《春嬌與志明》──楊千嬅「港女」到「剩女」的形象擴張

明星研究(Star Studies)始創人理查德‧戴爾(Richard Dyer),認為明星在時間和影片的累積下,明星的銀幕形象會因而確立成一種類型,成為明星的「明星工具」(Star Vehicle),以後該明星的影片便會圍繞著他的工具而建立。楊千嬅在過往的電影中接連演活了「傻大姐」和「港女」形象的角色,直到最近《春嬌與志明》也依然維持著楊千嬅向來的「港女」形象。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