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書刊



相由心生的《木星。心照》

木星是電影界著名的劇照師,之前已出過數本攝影集,《木星。心照》是他最新一本攝影集,也是至今印製最精美的一本。書在今年三、四月時,香港國際電影節舉行期間出版。電影節同時還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他的個人攝影展。那時剛好有位在台灣國家電影中心工作的朋友來電影節看戲,晚飯時我問他可有看木星的攝影展,他回答說看了,而且本來不打算來買書的,但看了攝影展,覺得照片拍得很好,於是忍不住把書也買下來。他這番話我十分理解,我現在旅行也很少買書,因為書重,買得太多上飛機行李易超重。但是看到木星這本書,雖然這本書特別大特別厚,還是很難忍得住手不買的。

木星拍的是劇照,攝影集中最多的自然是電影明星的劇照。有時看電影,影片看完後覺得演員和角色不怎麼樣。但拿木星為同一部影片拍的劇照一比對,同一個角色,怎麼忽然這樣有力有味道?木星劇照的氣氛渲染出來的角色個性,竟可令一張劇照比一部影片有感染力,很是難得。



小津安二郎二三事

2013年12月12日是小津安二郎誕生110周年的紀念日,也是他50周年的忌辰。世界有不少城市,包括東京、香港和北京,在今年12月都會放映他的電影向他致敬。

名匠與電影之神

一向被我們稱為電影大師或巨匠的小津安二郎,在日本被冠上的尊稱往往是「名匠」(大師在日文裡是高僧)。原來松竹公司對旗下的著名導演有一定的稱謂,按照宣傳部的區分,「巨匠」是木下惠介和澀谷實,「才匠」是大庭秀雄、原研吉和中村登,而配稱「名匠」的只有小津安二郎一人,其地位比巨匠更崇高。1983年,松竹為配合井上和男的紀錄片《我活過了,但:小津安二郎傳》的公映,特別舉辦了精選四部傑作(《東京物語》、《彼岸花》、《秋日和》與《秋刀魚之味》)的小津安二郎作品展。當年編印的場刊,就一貫專稱小津為名匠。在日本,小津除了是名匠外,也被尊奉為「電影之神」,一如小津生平最佩服的作家志賀直哉的被人稱為「小說之神」。



《楊德昌的電影世界》讀後感

今年是楊德昌逝世五周年,記得看他的遺作《一一》(2000)是在2001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看後久久未能平服,這是他導演生涯獲國際大獎(康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巔峰時期,聽到他後來患癌逝世的消息,感慨人生無常,更不值這位電影大師剛被世界注目時,生命已沉默下來。

今年一月內地有一本向楊德昌及其電影致敬的中文翻譯書籍面世,根據法國光明出版社的法文版譯出,作者是法國《電影筆記》前主編 Jean-Michel Frodon。書中介紹楊的生平及時代背景、電影實踐以及對電影的詮釋,比中國電影學者更具批判的思考。



《香港電影跨文化觀》書介

《香港電影跨文化觀》(增訂版)
(Hong Kong Cinema - A Cross-Cultural View)
著者:羅卡、法蘭賓(Frank Bren)
翻譯:劉輝
校訂:羅卡

本書是香港電影史著,2004年初版,原文是英文。所以一般中文讀者未必知道本書,但本書其實對考核香港以至中國的影史頗有貢獻。例如關於電影傳入中國的年份,本書便修正了程季華等著的《中國電影發展史》的成說。過去的中國影史著作,均採用《中國電影發展史》的說法:中國首次放映電影是在1896年上海的徐園,根據是《申報》上一則「西洋影戲」的廣告。但本書作者用綿密的證據,考訂出中國最先放映電影的地方應是香港,時維1897年4月。而上海首放電影則是1897年5月,放映的地方也不是徐園,而是禮查飯店。可能由於是英文著作,這個發現至今還未被廣泛應用。中文世界的人知的好像不太多,但近年國內亦有研究者黃德泉自行得出相同的結論。我相信1897年會取代1896的說法,而這是本書一個重要的貢獻。

這僅是2004年英文版的一項重要發現。此外,它也道及了一些過去研究空白的地方,像對布拉斯基(Benjamin Brodsky)和伍錦霞的研究,都有很重要的貢獻。或許由於本書一直未有中譯,所以它的很多說法在中文世界還未獲廣泛注意。等了多年,本書的中文版在今年終於面世。值得留意的是這個中文版是英文版的增訂本。這個增訂本既增加了一些章節,在內容上亦有很多增訂。其中最大一項,是關於布拉斯基和第一部香港電影的年份的考訂。由於找到《莊子試妻》攝影師萬維沙在美國雜誌《電影世界》的訪問,提出強而有力的證據,《莊子試妻》應該比《偷燒鴨》拍得早。這個發現在香港電影資料館出版的《中國電影溯源》,兩位作者已有論文發表,而這個重要發現也放入了本書之中,令到本書得以跟得上兩位作者的研究步伐。本書雖然不是一部正式的香港電影史著作,但卻有很多地方,對認識香港電影史有極具參考和啟發的材料和觀點。



日本電影的中文圖書

2009年春,相對於香港放映日本電影的新熱潮,國內也有一個持續出版日本電影書籍的現象。2009年1月,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刊行了黑澤和子著、吳守鋼譯的《爸爸黑澤明》。2月,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推出蔡瀾著、陳子善編的《蔡瀾談日本:日本電影》。4月,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了唐納德‧里奇著、連城譯的《小津:他的人生與電影》。5月,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也刊行田中真澄著、周以量譯的《小津安二郎周游》。試回顧一下近60年中港台兩岸三地日本電影書籍的出版,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了解日本電影。以下是跟據私人及圖書館的收藏,初步整理和不算完備的1950-2008年日本電影圖書出版統計表:



小津時代的電影文化氛圍

書評:《小津安二郎周游》
田中真澄 著,周以量 譯
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009,375頁


田中真澄自1966年第一次觀看了《麥秋》以來,就一直關心小津安二郎的電影。過了20多年,他編寫了幾本小津的書後,再從小津及其電影中汲取各式各樣的問題加以解讀,以17個片斷組成這本《小津安二郎周游》。此書既非小津安二郎論或小津安二郎傳,而是由小津這個對象衍生出來的一種方法論。以下的17個片斷,有時對小津「做了特寫,有時又以長遠景的方式把他作為一個景加以安排……相當多地寫到了以往沒有提到過的話題,即不為人所知的小津的信息。」(364頁)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