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一個人物一個世界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林家棟(《樹大招風》)

林家棟2016年演出了《兇手還未睡》、《此情此刻》和《樹大招風》,每片皆是群戲中的一員。

《兇手》演暴躁而跋扈的富商,對外對內是雙面人,狂暴、妒忌甚至近乎虐待狂,視妻子為粉飾名門的工具,雖然角色份量不多,且十分定型化,但林家棟的爆發力和壓場感,令整齣懸疑驚憟片添上動力和玩味。

《此情此刻》是照相館的第二代,子承父業,卻無法擺脫心中的歉疚和父親的期望,照相館像牢籠,無法一展抱負,又無法超越父親,遏抑、沉鬱,不苟言笑,心結重重,這角色靠林家棟的演繹而帶出一個被綑鎖的男人。

無獨有偶,《樹大招風》的大賊季正雄,戲中用了「鬼鬼祟祟」來形容他。林家棟擅挑這種複雜角色來演,擅長表達表裡不一的複雜性,但三片而言,則以《樹大招風》難度最大,角色亦最深沉,對白不多,全靠他的處理和演繹,表達了一個大隱隱於市,身份成謎的極度悍匪。



你這個人挺矛盾的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周冬雨(《七月與安生》)

《七月與安生》是曾國祥第一部長片導演作品,改編自安妮寶貝的網上小說,故事是兩個女生從小認識,中間經歷過分離及重聚,情傾同一個男生,三角戀映照出人生悲歡離合的種種無奈。周冬雨飾演安生一角,和馬思純飾演的七月,演出一幕幕扣人心弦的女性愛恨交纏。



《情繫海邊之城》:沉重的傷痕,輕柔的觸碰 new

哀傷會到一個極限嗎?哀傷會有一個期限嗎?無以為解,無以復返,然而每當憶起,有如親歷其境。於是隔絕,於是離開,但還會有重新聯繫情感的可能嗎?《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所要表達的情感,難以言傳,難以理解,在 Kenneth Lonergan 的筆觸下、鏡頭下,卻是舉重若輕。




《月亮喜歡藍》:月亮代表我的心 new

人如何去面對真實的自己?又如何看待他者加諸自己的目光?《月亮喜歡藍》(Moonlight)的光影魅力,在於人的臉容、人的身體。通過特寫鏡頭,通過看與被看的互動,一個人物散發著獨一無二的氣質光芒,在於眼神,在於表情,在於肢體動作,是為人體美學的藝術。《月亮喜歡藍》突出「觀看」的重要性,首先減低了對台詞、對白的倚賴,主角不善辭令,經常欲言又止,觀眾要了解其想法,必先通過影像,以其身體語言來作溝通,而非口述。



《槍狂帝國》:絲羅女士 new

《槍狂帝國》(Miss Sloane)是政治驚慄片(political thriller),導演約翰麥登(John Madden)曾拍攝關於莎翁情史的《寫我深情》(Shakespeare in Love),電影成功多少得力於著名劇作家湯姆史圖柏(Tom Stoppard),而《槍狂帝國》的編劇是新手 Jonathan Perera,難得他第一次出手就相當有個性,確實後生可畏。

顧名思義,謝茜嘉謝西婷(Jessica Chastain)飾演的 Miss Sloane 是全片的中心角色。美國華府的政壇說客絲羅女士,是相當複雜的圓形人物(round character),而就意識形態層面而言,她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現實主義者,雖然電影後來揭示她也有作為說客的信念理想,不求利益一面,但總體而言她十分懂得(偏近右翼精英的)現實政治(Realpolitik)的精神。




《十個拆彈的少年》:一次人魔之間的抉擇與醒覺 new

【本文披露劇情】

《十個拆彈的少年》(Land of Mine)是齣發人深省的電影。光看中文片名,還以為這十幾位少年是主角。事實上,儘管他們一直是鏡頭下凝視的對象,可真正的主角不是他們,而是這批少年的長官──丹麥中士,那位觀看者。整齣電影其實是個觀看的過程,英文片名 Land of Mine 除了點出地雷這個片中不可缺少的元素外,更傳達出戲本身那個戰爭受害國的立場和視點。



《天煞異降》:異星入境 new

《天煞異降》(Arrival)由丹尼斯維爾諾夫(Denis Villeneuve)執導,他是當今首屈一指的加拿大魁北克導演,自從《母親的告白》(Incendies)開始受到廣泛的國際注視,《罪迷宮》(Prisoners)更打入主流,《心敵》(Enemy)改編自葡萄牙作家薩拉馬戈(Jose Saramago)的小說,卻不乏卡夫卡式的奇詭風格,《毒裁者》(Sicario)算是叫好叫座,然後,維爾諾夫開始涉足拍攝科幻電影,首先是《天煞異降》,接踵而來的是 Blade Runner 2049。




抬頭不再見星空:《家園──伊拉克零年》見證伊拉克人的血與淚 new

少年哈伊達

2003年,哈伊達(Haidar)12歲,1991年海灣戰爭美國空襲伊拉克時他只有兩歲多,是生於戰爭,卻沒有戰爭記憶的孩子。他個子和長相比同齡孩子成熟一點點,然而在家中,上有兄長安馬(Ammar)、二姊卡娜(Kanar),要擺出哥哥款的話,只有對四妹伊塔(Ithar)。排第三的孩子通常最野性最嚮往自由,哈伊達也不例外,天台小樹剛結果,他摘下來拋給街上的孩子,在電腦屏幕看《戇豆先生》(Mr Bean)他笑個開懷。人人都感到這場是必打之仗,電視每天說個不停,大人們有上次的經驗,心底雖然擔心,但還是表現不慌不忙。哈伊達不是表演慾強的孩子,但禁不住流露著迎戰的興奮,家人找來朋友在花園開洞取地下水,他一心想著儘早抽出泥水,一個人埋頭去拉抽水槓桿,還埋怨大人馬虎。有一個已經移居巴黎的叔叔,叫做阿巴斯費迪(Abbas Fahdel),他拿著攝錄機回來拍紀錄片,拍他們一家,以前從未見面,然而很快就熟絡親近,對著鏡頭說最多話就是他。城中有一座紀念館,是上一次美伊戰爭遭空襲炸死了400多個平民的庇護所遺址,哈伊達一定來過很多次,當導遊向費迪叔叔的鏡頭熱心介紹,很熟悉似的,像個小歷史家。



《我不是潘金蓮》:中國式辦事手法 new

一個細小的縣鎮,一位理虧的村婦,一群庸碌的官員,因為一宗芝麻般的離婚案,折騰了十年。婦人與官員的糾纏,因為一份堅持,婦人非要魚死網破,弄得每個官員每年草木皆兵,結果芝麻都滾成西瓜。《我不是潘金蓮》揭露出中國典型的辦事方式,小事靠人情,大事訴諸權,喜歡轉彎抹角,從不觸碰根源,結果因小失大,最終「折騰」的只有自己。




《決命13分鐘》:時空逆轉下的英雄想像 new

德國電影《決命13分鐘》(13 Minutes),德文原名只叫《Elser》,可能略為平淡,卻最能表現出故事的精髓。電影簡介寫著「生於亂世有種責任」、「自己國家自己救」,呼應香港本土政治意識,再想像著以為是什麼激烈槍戰片,豈知電影拍得原來跟德國片名一樣平實,刻意將激情收歛。電影由《希特拉的最後12夜》(Downfall)導演 Oliver Hirschbiegel 執導,當時技驚全球影壇,只可惜他殺入荷里活後劣作連連,返回德國老家後再拍二戰納粹題材,才得以吐氣揚眉,憑此片獲巴伐利亞電影獎最佳製作獎。這齣電影確實不是動作片,反而比較像 docudrama 的自傳電影,若抱著看《希》片的心態入場,定必失望。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