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



A Youth Film - Truth or Dare: 6th Floor Rear Flat

Youth, can be very simple; youth film, it turns out, can also be very simple.

Local youth films are invariably of two patterns: either they are like Herman Yau's Give Them a Chance, a tale of struggling for ideals from beginning to end, with a happy ending to make it encouraging; or they are like Shui Gaai Chung's Feel 100% 2003, in which everyone falls in love, falls out of love, or engages in the eternal triangle. Love means everything and love is everything.



「沒有」理想與愛情的青春片 ─ 《六樓后座》

導演:黃真真
編劇:鄭丹瑞、張帆、黃真真
演員:林嘉欣、盧巧音、梁森美、周永恆、周俊偉、鄧健泓、杜麗莎


青春,可以很簡單;青春片,亦可以來得簡單。


在香港看青春片,總離不開兩個很理所當然的模式:其一會像邱禮濤《給他們一個機會》,徹頭徹尾要談理想講掙扎,然後有心有力守得雲開;其二會像鍾澍佳《百份百感覺2003》,離離合合我愛你你愛他,以為青春必定戀愛大過天。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黃昏清兵衛》

導演:山田洋次
演員:真田廣之、宮澤里惠

山田洋次最新力作《黃昏清兵衛》在本年香港國際電影節中以開幕電影的姿態放映,獲得一致好評。較早前,該片囊括了第26屆日本電影金像獎多個重要獎項,包括包括最佳電影和最佳女主角(宮澤里惠),鋒頭一時無兩。

《黃昏清兵衛》的劇本來自著名小說家藤澤周平的短篇小說,被譽為日本映畫天皇的黑澤明看中,一心想將之拍成電影,未及成事,人已仙逝。現在由深受小津安二郎影響的山田洋次(代表作《幸福黃手絹》和《男人之苦》片集)正式搬上銀幕,容或少了武俠味和陽剛味,但人情細膩處,以及中年男人蒼涼與幸福兩行並置的心境,卻見全情展露,觀之動容。



The Stumbling Blocks in Cala, My Dog

Whether a realistic film on little people's life can pull it off or not, depends very much on the actors' performance. Ge You, who is more or less prompt to fall into overacting or exaggeration, is much more subdued and at ease here playing Lao Er in Cala, My Dog, though there are still traces of affectation.



Secondary School in a Limbo

Secondary School, Tammy Cheung's latest documentary shown in the Hong Kong Art Centre, is a work that is sure to cause repercussions, and which will come from two sides: the title education sector, and the cinema-going cultural sector. As a member of both, I sometimes find myself at a loss for words.



《無間道》與《英雄》票房的啟示

《無間道》開畫以來屢破紀錄,周四踏入第二周,即遇上《英雄》及《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開畫的左右夾擊。結果票房三分天下,各收140萬左右。《無間道》證實韌力驚人,反觀《英雄》以其超級製作的強大宣傳聲勢,僅能與第二周的《無間道》打成平手,票房令人失望。

箇中的關鍵,顯然不在製作大小(《英雄》成本貴得多) 或卡士強弱 (兩片皆有梁朝偉),而在片種類型及意識形態。純以戲論,兩片皆頗欠完善,姿勢遠遠勝過實際。《無間道》片名便故弄玄虛,首尾借用佛經的無間地獄典故,亦嫌牽強附會。梁朝偉固然並非求仁得仁,劉德華最後的「棄暗投明」(殺曾志偉)也絕非想做回好人那麼簡單。不過,若說他繼續隱瞞其臥底身份,便是苟活得如在地獄中備受煎熬,也沒帶有甚麼說服力,因為這並非電影的結局帶給觀眾的感覺。




無間道

《無間道》這個片名據說來自漫畫《無間行者》,其典則出自佛經所說的無間地獄,所以影片最後也引了佛經關於無間地獄的形容。但那個引用頗為牽強。其實創作人要比附,不如說這個名字出自《孫子兵法.用間篇》,「間」即是間諜臥底,孫子分析用間之道有因間、內間、反間、死間、生間共五間,五間俱起,莫知其道;但五間之道俱不及最高心法「無間道」,「無用之用,方為大用」,「無間之間,方為大間」,聽起來也挺堂皇的。雖然,恐怕創作人其實沒有看過《孫子兵法》,否則在設計情節時五間互用,會有更多變化。




黃秋生的演技層次和技法完美昇華

每當我們評論香港電影演員演技的時候,都會出現好些爭議性的問題,其中演員的明星魅力及其形象發揮的光芒,與好些憑演技表現出眾的演員,好些時都很難放在同一個平台上討論,記憶中當年《重慶森林》的王菲和《紅玫瑰白玫瑰》的陳沖便是一個極佳的例子,到底我們純以演技的表現來評定其優劣,還是以其魅力及形象在影片中發揮超凡風采來定奪呢?

這種情況在香港電影中,經常出現,這與香港電影製作環境有著極密切的關係。現時大部分的電影演員都並非由演藝學校或相關訓練學校出身,他們都以實戰演戲訓練及憑其演戲天份發展出來,其中電視劇集的演出對他們起了重要的影響。




《無間道》巧妙場面經營的示範佳作

《無間道》在芸芸部門配合下所見的成績,除了演員的演技出色外,另外亦以個別場面的設計較為突出,故此也易於烙進人心之中。

其中有幾場都值得拿出來作賞析,依次先為黃秋生第一次於天台上見梁朝偉一幕(11:10至13:18),導演刻意用迴避目光的方法,來處理兩人的感情交流;也借此帶出當中不見得光的糾結──梁朝偉心中當了九年臥底的怨懟,以及黃秋生對他的愧疚。事實上,在場面的設計上,鏡頭捕捉兩人的對話,都有一個特色:就是每當向對方說話時,後者的目光都會迴避說話人,形成視線上的錯位。唯一有兩個鏡頭呈現了兩人的正視,但都以爭辯對抗的吵架氣氛告終,暗中帶出實話實說的相交方法已行不通。




《無間道》蛻變出港式警匪片的新路向

《無間道》大膽地把臥底警匪片的陳套框架,從充滿火爆動作的類型中,蛻變成捉智雙雄式格局;把睇慣睇熟的蠱惑仔打交檔次,一躍而成恍如專業級音響的比試。黃秋生捨身成仁,是說英雄誰是英雄的真戰場;梁朝偉三年又三年的無休止奮鬥,也具備了金雞不倒的頑強鬥志。所以說,精人出口,要戰勝別人,不一定要埋身肉博,正如秦始王一站起來,豪氣已勝任何武林高手。片中梁朝偉說得真沒錯:「你聽下,啲聲幾浮。」《無間道》成為港產片及香港高官都爭相認同的驕傲,這份期待以久的「虛榮感」,已經遠遠超過電影本身。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