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



【HKinema #5】妙思「繆斯」

說「繆斯」,會立刻叫我們聯想到,這是「一個女神」; 然而在希臘神話裡頭, 這是眾數的概念──Muses,說的就是一眾女神。這一眾女神,在希臘神話學的詮釋裡,則分別由九個掌管不同範疇的女神組成,而這九個範疇,離不開語言、詩歌、戲劇、歷史與天文等等分流,同時都涉足於藝術。另一說法是這眾女神源初只有三位,主宰了三種遠古人類宗教儀式,再進而到展現於九個女神的分流裡。




【HKinema #5】男人的愛情童話──談《畫皮》的女性形象

女人,作為男人的他者,在男性創作的文本中經常被單薄化成典型的形象。《畫皮》(2008)把蒲松齡「明明妖也而以為美」,「明明忠也而以為妄」的教化思想淡化,以情愛的角度重塑這個故事,然《畫皮》與其說是一部愛情電影,還不如說是一部滿足男人慾望的愛情童話。

《畫皮》這部電影的主要女角共有三個:佩蓉、小唯、夏冰。她們三人分別象徵了地母、蛇蠍美人及競爭者三個典型形象。



【HKinema #5】從本色演出到方法演技──林嘉欣初論

事緣湯禎兆《香港電影血與骨》書中的一篇文章:〈最佳女主角係……──關於演技評論文化的反思〉。

在文中,湯禎兆說電影獎項的評審工作中,最佳演員較缺乏審美標準,問題是在「方法演技」及「本色演出」兩種體系之間何來高低之分?有沒有「第三條路」或者別的標準?最後,湯禎兆認為「第三條路」是各自表述的可能性。

於此,姑勿論「第三條路」會不會令審美標準落得蕩然無存,高下難分的形勢下只有人人言殊各執不詞。我實在無意在此申論「第三條路」在何處,而是以一位女性演員看出「方法演技」及「本色演出」為觀眾帶來不同的感受,從感受再到演技評論文化的層面與討論。



【HKinema #4】一個長阪,兩種說法──論《三國之見龍卸甲》及《赤壁》中的趙雲

三國時代,蜀漢盛產猛將,關羽、張飛、趙雲、馬超、黃忠世稱「五虎」。五人之中,論故事最多,情節繁複,人物性格最鮮明,對後世影響最深,關羽之外,當數趙雲。王少農論三國謀略時,便以關、張、諸葛亮為劉備死黨,趙雲為備之死士。而這一「死士」形象,有人認為跟趙雲曾屢次打救劉備及其家人有關。




【HKinema #4】吳宇森電影的道德與宗教

在子彈之間:吳宇森電影的道德與宗教註1

文:Michael Bliss
譯:蕭恒


吳宇森是矛盾的化身。他既是浪漫的基督教理想主義者,又深愛手鎗與爆炸;他熱愛和平,偏偏擅於拍攝死亡與破壞,當今電影界無人能及;他以動作片見稱,作品卻能與《大國民》(Citizen Kane)相提並論;他身為香港電影作者(auteur),竟能令荷里活聽從真正道德的聲音,這是荷里活自格里菲斯(D.W. Griffith)與史特洛卓(Erich von Stroheim)的黃金時代後從未發生的事。



【HKinema #2】外國人眼中的香港科幻城

(一)

《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之後,很多人都覺得科幻想像的最佳表現形式是電影,這當然引至專注的科幻小說迷的反響,認為電影企圖具體化呈現未來世界,實情很多時卻淺像化了未來視覺,而《2001太空漫遊》或《星球梭那里斯》(Solaris)能夠承托文字哲理性、神學性的探討的電影作品其實寥寥可數。舊院科幻迷最接受的影像作品卻在電視劇的範圍找著,如《星空奇遇記》(Star Trek)、《太空堡壘卡拉狄卡》(Battlestar Galactica)等。他們認為這些跨年代歷險,能夠與時並進對廣泛科技概念包容吸納,邊緣、非主流的科研想法,如虫洞理論、光速飛行,以及分子分解傳送科技,都最早在劇集中探討。這些電視劇視科幻之路茫茫無盡,正得他們心意。



【HKinema #2】俠義的父女──初論何夢華的通俗劇武俠片


文:柏士范﹙Stefan Borsos﹚ [德國]
譯:羅卡

多得泰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標殺令》(Kill Bill)兩集的提點和天映娛樂近年發行的邵氏影片光碟,全球影痴再度燃起對邵氏舊片的興趣。然而,評論家和學者對香港電影史上這重要一環的扣合和多年來基本上消失了許多影片的重現,反應並不熱烈。自2002年首批邵氏影片DVD和VCD面世後,且看有多少英語專書和雜誌、學刊文章論述邵氏電影就可知一二──實在太少了,而僅有的都集中論述功夫/武俠片這永遠熱門的類型,或若干名家如胡金銓、張徹、楚原或李翰祥這些「作者」身上。而這些努力的成果,看來大多引發自香港電影資料館(和與香港國際電影節相關的)一直在進行中的港產片的研究與回顧。甚至一些香港以外的研究出版註1),也可視為香港電影資料館活動的外圍影響(其中有羅卡的主要參與)。但與此同時,諸如程剛、桂治洪或潘壘這些影人,諸如七十年代有著跨文化影響的恐怖片、性喜劇(李翰祥的風月片以外的),或者邵氏和歐美的合拍片如《奪命剌客》(1975)、《龍虎走天涯》(1975)等,都未曾獲得應有的研究注意。



【HKinema #1】當電影只成為活動影象

(責任編輯:朗天)

電影一直有三種稱謂:作為 Film;作為 Cinema;作為 Movies。

Film 強調其物質性;Cinema 強調其空間性;Movies 則表現其娛樂性。這些年來,我們遺失 Film,遺失了 Cinema,只剩下 Movies。電影不再是菲林的活動放映;不再需要在影院(cinema house)觀看;藝術性全面讓路給娛樂性。普通觀眾不明白,為什麼年前香港國際電影節亮出「Let's Movie」的標語時,有些人的反應為何如此大。當 HKIFF(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變為 HKIMF(International Movies Festival),意義上不只是改了名,一個詞語被另一個詞語替換了那麼簡單。而是:那已表示以往某一些──香港──電影──文化──被揚棄了。




【HKinema #1】電影生死,細說從頭

一百多年前,照相技術出現的時候,曾經給繪畫帶來危機,肖像畫師失去市場,有人開始擔心繪畫會因此沒落。不過繪畫並沒有被淘汰。然後,發明家從照相技術發展出電影。到電視出現的時候,也有人憂慮電影會被取代。數碼科技與互聯網等新媒體興起之後,再次對傳統的電影製作與消費模式帶來衝擊。由菲林到數碼,由大戲院到小屏幕,有些東西消失了,有些東西得到保留和傳承,也有新的東西出現,這條走了一百多年的路,從哪裡走出來,正走往哪裡去,現在讓我們回頭看看。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