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



【HKinema #7】六月大風,側寫英雄與二五

這一兩年間,一池悶水的香港電視劇,竟偶起漣漪,除了那一兩齣重頭劇集再次栓住觀眾的心把收視推上近十載罕見的高位,也忽然紅了幾個劇中人物,成為街頭巷尾、網上線下追捧的熱話。《學警狙擊》裡的臥底探員 Laughing 哥當然為箇中典範,風頭更可謂一時無兩。當 Laughing 之死事先張揚開去,即有網民在 Facebook 開設「唔准 Laughing 死簽名區」以求編劇高抬上帝之手,讓其死而復生;及後,又有網民為 Laughing Sir 在網上設靈,燒衣悼念,累積的粉絲人數至今高達十五萬。




【HKinema #7】香港電影的臥底簡史

臥底題材並非香港電影獨有,亦非新鮮事物,古龍的武俠小說裡早已出現不少臥底和內奸,金庸筆下家傳戶曉的韋小寶,遊走於皇帝與天地會之間,左右逢源又兩面不討好,更可視為雙重臥底的先驅。如果把間諜和特務也算進去的話,1936 年已有粵語片《女間諜》;《色,戒》(2007)中假扮麥太太來接近易先生的王佳芝(湯唯飾)以及《赤壁2──決戰天下》(2009)裡女扮男裝混入曹營刺探軍情的孫尚香(趙薇飾),大概也可歸入臥底之列。然而若把範圍收窄,只著眼以臥底身份混入黑幫的警察,仍會發現本地電影中有很多此類臥底。例如鄧碧雲主演的《多計姑娘》(1962)就有胡楓飾演警察,假扮成另一身份加入犯罪集團。八十年代中掀起的英雄片熱潮裡,由於林嶺東的《龍虎風雲》(1987)創下佳績,香港電影裡的臥底愈來愈多,而且跨越不同類型,不但有動作片,還有喜劇(《逃學威龍》,1991)、鬼片(《陰魂不散》,1999),以至色情片(《危情》,1993)。不過若由香港本土意識抬頭的背景,檢視臥底角色身處兵賊夾縫間的矛盾關係,當從章國明的《邊緣人》(1981)說起。




【HKinema #7】無間道上有前人:從楚原電影看臥底之生成

間諜、特務、奸細、臥底。名稱不同但工作有相似之處,臥底進入敵對組織權力網絡中心,一般而言滲入時間比較長久。臥底人物由自己一方潛入敵對組織,進行截取、蒐集、扭曲通信情報,甚至進行偷盜、離間、陷害、造謠、殺人等秘密任務,圖謀破壞敵對組織的運作或秩序。




《酒徒》──從小說到電影

黃國兆 編著

劉以鬯最膾炙人口的經典小說《酒徒》,是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普遍被視為無法改編成為電影的一部文學作品。香港資深影評人黃國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首次自編自導的電影,向高難度挑戰。黃國兆在本書縷述改編、籌備以至拍攝本片的過程,並刊登電影文學劇本以及許多劇照和工作照,堪稱圖文並茂,是導演一次「由小說到電影」的心路歷程,極具參考價值。




【HKinema #6】愛情廢話詞典(電影版)

姦情 adultery [ə‘dʌltərɪ]

惡念,男女通姦之事。姦情之所以成立,必須有一套約定俗成的道德規範,讓你去逾越。時代區域差異,規範不一,姦情與否的定義亦不同,被世俗所界定的惡念亦然,如伊斯蘭婚姻法允許穆斯林男子最多娶四個妻子,目的是為在戰爭貧苦的情況底下盡量幫助到一些有困難的女子,盡其道義責任,故其起點為善而非惡。古中國男性三妻四妾只視之為財富權力地位之象徵,甚及《三國演義》中劉備說「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戰爭利益可成為判辨善惡之秤。陳可辛《投名狀》李連杰飾演的龐青雲,和劉德華飾演的趙二虎,兄弟如手足,卻由徐靜蕾飾演的蓮生一女共侍,可說龐青雲無視兄弟情義而把持不定固之謂姦情,但聰敏機警的趙二虎真的對妻子之背叛無知無覺,還是他並不視此為生死相決的姦情?惟獨金城武飾演的姜午陽堅決殺死蓮生而不讓此女破壞兄弟情誼,這以自己價值為中心的奪命判官,因姦情之名而盲目魯莽,惹得滿手鮮血,還讓眾人落入更大的權力圈套中。




【HKinema #6】王子,與城市一起沉重

王子,與城市一起沉重
劉德華情人形象略鉤沉

當劉偉強導演邀請劉德華與舒淇聯手拍攝一部愛情電影的消息傳出來時,喚起了我對香港愛情電影的許多美好回憶。拍攝於九十年代的一部《天若有情》雖然沒有在各種頒獎禮上如何風光,但騎著電單車馳騁在香港的道路上的華弟,卻將愛的童話與死的殘酷融合得天衣無縫。無論該電影在情節上有多少值得商榷的細節,觀眾也無暇去挑剔。電影中的愛情,要麼純粹得轟轟烈烈,要麼就比現實還讓人膽戰心驚。在這一點上,那個眼中蕩漾著青春迷霧的華弟,當之無愧地帶給了那個年代一次純粹的愛情體驗。




【HKinema #6】他需要你‧他需要你

去玩吧,你不去玩,你會把你自己憋死。──友人看著我一天比一天憔悴,好心的說。

玩?玩到那兒?情人節處處險境,明明是一個人,逃上飛機避過了幾千百公里,星巴克的咖啡忽然說是因為情人節而買一送一,到處也是用多少錢消費券,會變得更大。五月天的阿信在《誠品.學》中寫專欄說,這城市的唱片店一家一家的倒下來,像世界末日。唱片店仍是日本唱片的精品、電影光碟、外國大碟的天下。台灣本土,甚至是港星的大碟呢?看不見。




【HKinema #6】什麼都沒有發生,直到世界重新開始

情人節上映《保持愛你》,影片以小搏大票房不俗。葉念琛曾在《壹週刊》中自稱為「電車男」,先別論有多少是宣傳成分,會把這個稱號放在自己身上,我私心覺得葉念琛是我們七十年代末出生這一群始終向社會邊緣的年輕人認同的徵兆。這也許不算上道,但裡面有些平凡親切的溫度、一點點洞識力。如是順著電車男的脈絡去看電影(而不僅僅是把電車男當成一種被消費的形象),會有點發現。




【HKinema #6】小孩子.大孩子.宮崎駿的童話世界

去戲院看電影,往往是一個比在家獨自看碟更有趣的經歷。除卻電影本身,亦有同場的觀眾可以作為另一個被觀察的對象。筆者月前前往旺角某閒戲院看電影,開場前影院大堂熱熱鬧鬧擠滿了等待入場的觀眾。檢票完畢,我正轉身搭上電梯,突然發現身後沒了人影,原來基本上所有人都鑽進了一樓的一號院-當時正熱映《崖上的波兒》,一時間讓人不得不驚嘆波兒那幾乎超越其他所有同檔期電影的轟動程度。人群中自然不乏攜兒帶女的父母,卻也有不少結伴而行的成年人。從商場的波兒主題展,到玩具鋪各種波兒衍生產品,再到 YouTube 上一個個不同語言版本的波兒主題音樂,甚至有日本女優於深夜節目的群舞波兒,無不體現出《崖上的波兒》受到的關注的廣泛程度。一部卡通片,得以如此籠絡各個年齡層的觀眾群,讓人不禁想問,究竟是什麼吸引了這些觀眾?不同年齡層的觀眾對該片有何期待?觀影完畢後他們又各自獲得了些什麼?




【HKinema #6】《奇幻逆緣》:身在其中卻置身事外

《奇幻逆緣》:身在其中卻置身事外──
單程路上逆行的黑色命運

電影《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如果要直譯,就是《班杰明畢頓的奇妙事件》。筆者發覺,我們要談論《奇》片時,也會是一件相當「奇妙」的事情。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