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一)

導言

2008年以來,以詠春拳名家葉問的生平傳奇改編的電影拍出了五部,在內地、香港和台灣都創出賣座紀錄,並引起談論熱潮。自李小龍去世後,正宗功夫片已不多見,葉問影片標榜詠春武術而掀起功夫片的新潮流,並形成葉問的新神話。

已有不少評論認為「葉問現象」表露了香港人的身份焦慮,其出現和內地與香港的文化磨合過程、政經微妙處境表裡相關;所謂英雄創造時勢、時勢創造英雄。電影作為大眾文化,它的英雄形象能風靡一時必然有其切中當時期社會形勢、群眾心理的原因。當代文化研究者喜用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的各種理論,去解釋分析這個文化現象。本文嘗試不依從特定的理論,亦不用學術論文方式書寫,而以個人的感受、觀察和理性思考為本,作些探索和推測。

一代宗師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二)

續集和前傳

《葉問》大獲成功兩年後催生了《葉問2》(2010)和《葉問前傳》(2010),兩片都在同年暑期公映,也都寫到中國人對付外侮、陰謀的態度,只是形勢更為複雜。有反抗、有被收買利用、被迫合謀,但中國人終於醒悟,站在同一陣線抗擊外侮。

葉問前傳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三)

終極一戰

乘著葉問熱潮,王家衛拍攝了多年的《一代宗師》和邱禮濤的《葉問-終極一戰》接連在2013年1月和3月推出,大受華人觀眾歡迎。兩部影片都寫到葉問中晚年淪落香江的感情和心境,但作法截然不同,卻也不約而同地把主要戲劇衝突從中國人抵禦外侮轉為中國人的內部矛盾。

葉問──終極一戰



葉問我是誰──五部葉問影片中的神話建構和香港身份(四)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

綜觀過去六十年的香港武俠功夫電影,我們看到幾個大潮的興起、英雄形象的流行,都和時勢的大轉變有著密切關係。黃飛鴻片興起於1949年而大盛於1950年代,其時中國實行社會主義,舊制度、舊思想、舊傳統給弄得天翻地覆。香港處在大陸邊緣而由英國統治,文化經濟上和祖國息息相關,但意識形態、生活方式卻截然有別;香港人和海外華人仍然奉行家族制度、舊傳統,而家鄉的親人則要適應巨變。以廣東家鄉為背景,緬懷傳統文化、倫理秩序、充滿懷鄉意識,但又強調家族自強的黃飛鴻影片在香港和東南亞華人社區流行一時,我想和當年形勢的轉變大有關係。

一代宗師



《一代宗師》:眼界始大,感慨遂深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電影:《一代宗師》

王家衛蟄伏多年,推出《一代宗師》,影評人立刻各抒己見,百家爭鳴,譬如登徒以小說與電影《其後》(1985)移入王家衛獨到處,朗天一眼看透電影的金句系統及主體建構,都各有見地。好一片熱鬧風景。



章子怡:一片芳心千萬緒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章子怡(《一代宗師》)

十年人事。十年前的《2046》(2004),十年後的《一代宗師》,梅開二度,章子怡的北派功架依然神采飛揚。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章子怡又見進境,廣受稱許,在於演員願意挑戰自己,越過既定的空間。張藝謀找到章子怡的純粹,李安找到她的嬌蠻,但在王家衛的兩部作品中,章子怡展現出輕浮與深沉,這一次更是有增無已,內心與外在的結合更是恍如一體,而且恰到好處,揚有序,收有度,沒有一分過火,也沒有一分不足,火候剛好。



從女性窺視看其成長──《一代宗師》中女性自覺的意識

《一代宗師》有別於香港過往以人物為主的功夫片,此片勾勒出近代中國武林由民國起至五十年代的變化,這些想法應該來自曾撰寫《逝去的武林》的編劇徐皓峰(即徐浩峰)。他對武林歷史的認識,拉闊了此片的格局和視野,在此應記一功。

武林中人宮二(章子怡飾)、葉問(梁朝偉飾)和一線天(張震飾)南來香港,或開醫館治病救人,或設館教授武術,三人的故事重疊出位處中國邊陲的香港故事。從王家衛的電影討論香港人的身份,一直都是不少電影學者研究他的進路,其中從他的電影鏡頭如何捕捉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入手。於此,《一代宗師》便非常重要,因為此片寫民國武林人士在五十年代南下香港,剛好接上了《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的六十年代。《一代宗師》的完成啟動了王家衛由民國起,開往六十代香港的歷史火車。



葉底藏花──《一代宗師》的金句符號學及主體建構

王家衛式金句氾濫本地媒體,全城談論《一代宗師》。當我的一名學生在他剛提交的短片作品用上獨白:「打機,兩個字:左右、上落」(指那用箭嘴顯示的四個快速鍵;明明是四個字,卻仍要這樣說)作為開端,我無法不承認,新一輪「王癮」(如還不至於「王毒」的話)業已成形,新一代「王粉」行將出現。

《一代宗師》究竟有什麼魔力?除了照搬以往王家衛作品的大堆頭明星(從《阿飛正傳》到《藍莓之夜》到《一代宗師》,由香港一線紅星到荷李活大牌到大中華一網打盡)加話題炒作(透過訪問及幕後花絮報道)這公式,王家衛成功複製舊作引人入勝的敘事技巧,同時創造了新的金句系統,相信也是他再度點石成金的重要條件。

更重要的是,這金句系統儼然提供了一種集體無意識語言,循此我們可找到香港作為獨特之地的傷痛之源,從中構作的「香港故事」(同時是病歷),可視為為香港主體立傳。




《一代宗師》──從《其後》說南北談新舊

《一代宗師》雖以民國武林恩怨招徠,又是葉問事跡改編,箇中拳腳過招不絕,既比招式、架勢,又比想法、願景,卻是將文藝融匯於動作和史詩之內,正面面對新舊中國、南北分野和香港身份。

王家衛風格更精淳有緻,動作燦爛而並不艱澀,不僅是顯眼的金句連連,一改過去只見點不見面的局促,而是講格局,抒情懷,回首歷史,放眼庶民,葉問一生,經過清末到民國、內戰、新中國,以至殖民地,從寬度和深度,皆是他個人大突破。



王家衛從武林看出世界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讓人久等,等了多久?十二年前已傳出消息,其間推出了睽違數年的《2046》(2004)和短片《愛神之手》(2004),2007年有英語片《藍莓之夜》(My Blueberry Nights),2008年有《東邪西毒:終極版》,之後才正式開機,今時今日始有《一代宗師》。其間葉偉信拍了兩集《葉問》(2008、2010),邱禮濤乘勢開拍《葉問前傳》(2010),不單颳起了詠春熱,也將甄子丹推向事業高峰,這是香港的速度吧。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