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戰



《毒戰》:對當下時局的敏銳洞察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導演:杜琪峯(《毒戰》)

《毒戰》是近年其中一部重要的香港電影,杜琪峯及銀河映像團隊北上拍片,面對內地令不少香港電影創作人頭痛不已的電影審查制度,卻打出了非常漂亮的「擦邊球」,既通過了內地審查,迎合了北上的創作限制(表面反毒,歌頌公安英勇盡責捨命殉職,販毒份子幾乎都是境外的香港人,不法份子均罪有應得等),同時暗渡陳倉,透過 Timmy 仔(古天樂的角色)被逼入死角的處境,以及他背後那七個香港人北上全死的結局,「曲線」反映港人面對當下中港矛盾的深層焦慮。



《毒戰》:從死刑到死刑,幾重荒唐,無盡寒涼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韋家輝、游乃海、陳偉斌、余曦(《毒戰》)

《毒戰》的故事由蔡添明開車衝入商鋪始,以他受死刑而終。香港毒販在北方盲目求生的情緒,猶如黑色寒鐵,維持著隱晦低章,直至街頭火拼大引爆。首次出現在銀河編劇團隊筆下的中國北方大陸,以闊大場面、無所不能的公安團隊佔據著最為張揚的戲份。



《毒戰》討論會(一)

出席:張偉雄(雄)、登徒(登)、紀陶(紀)、陳志華(華)、林錦波(波)、喬奕思(思)、湯禎兆(湯)、安娜(安)、李卓倫(倫)、李焯桃(桃)

日期:30/4/2013
地點: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址
紀錄:朱小豐


面子裡子,制度問題

雄:去年有一個《寒戰》(2012)現象,從評論角度看,不從票房看,會看到它本身的問題。到了今年,由年頭出現《一代宗師》(2013)到《毒戰》(2013),甚至《葉問-終極一戰》(2013),是令人興奮的。而很多回應都從本土性去看,但今時今日的本土性或者香港性是非常複雜的。我們可以各自表述,從這幾部戲去看,接下來合拍片進入一個怎樣的新環境。




《毒戰》討論會(二)

出席:張偉雄(雄)、登徒(登)、紀陶(紀)、陳志華(華)、林錦波(波)、喬奕思(思)、湯禎兆(湯)、安娜(安)、李卓倫(倫)、李焯桃(桃)

日期:30/4/2013
地點: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址
紀錄:朱小豐


華:我看《毒戰》,欣賞杜琪峯會鑽一些空子,在一些骨節眼,其實有香港心,很多對白是在說給香港人聽的。像林雪向孫紅雷說:「deal,放人啦!」香港觀眾聽得出是粗口諧音。林家棟有一幕在汽車裡說後面的人沒禮貌:「應該響按的時候就響按,不應該響按的時候就不要響按!」其實都在影射那審查制度。




《毒戰》討論會(三)

出席:張偉雄(雄)、登徒(登)、紀陶(紀)、陳志華(華)、林錦波(波)、喬奕思(思)、湯禎兆(湯)、安娜(安)、李卓倫(倫)、李焯桃(桃)

日期:30/4/2013
地點: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址
紀錄:朱小豐


相衝廝殺,相對成魔

湯:我覺得《毒戰》是另一樣東西,不單是中港矛盾,杜琪峯兩邊都插得很狠。正如朗天所說,很正常那言情位一定以孫紅雷線進入,前面的部份一定要裝模作樣。最初很清楚的,專業的就留給內地,馬虎的就留給香港,那七個角色—完全反了杜琪峯筆下團隊的形象。做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起碼他用了這方法,別說那麼多,走出來用的 form 給人感覺到你的 professionalism,用來砌一個形,讓你入局。其實古天樂是不知道自己有甚麼底線的,亦不貫徹的。你不要逼我,你逼我我也不知道會玩到怎樣。最初大聾小聾因為拿人民幣燒給他老婆,結果他幫大聾小聾掩飾事情,讓他們有條生路。到最後衝突的一場,你看到最初由走開,讓他們互相廝殺,希望可以死光,到最後他們搞不成,就連盧海鵬也殺了。其實是他自己逼自己在那個處境裡一路調節,讓自己走上魔性之路。但我覺得杜琪峯是有立場的,他不是純粹殺死公安很開心,或者反轉由認同A到認同B,停留在表面的顛覆。其實大家都是臥底,不過孫是一個 literally 的臥底,覺得大條道理、很正義的。所以那被抓的毒犯罵他,他說不是出賣,是抓他,這是基於自己的決斷或者自己的原則去做。當然古天樂是被逼的,由他想逃,被抓回,甚至用死去的人代罪也逃不到,看到他一步一步走進臥底的位置。到最後大家都是一樣,最初的毒犯被孫紅雷出賣,他也出賣了兄弟,結果表面上是壞人死去,其實 impact 就是在告訴你,任何人如果因為一套信念一路的去做,甚麼都沒有底線。將這套邏輯放在內地,像孫紅雷拿著一套價值橫掃任何東西,其實恐怖,會出現問題。所以我覺得其實是一個 parallel of 自己。

如果不講中港關係,講業界的話,香港電影只會被自己殺死,全都是自己人殺死自己人,一個人也抓不到。殺死自己人的情況可以是有心,像古天樂殺死盧海鵬,或者無意,像大聾小聾,很清楚的,阿頭跟徒弟。總之整個電影崩潰的話,其實只會是自己推倒所有東西,跟其他人無關,也不是外面的影響。叫你跟甚麼形式的去拍,其實都是多餘的。我就覺得它的 message 是兩面對應的。




《毒戰》討論會(四)

出席:張偉雄(雄)、登徒(登)、紀陶(紀)、陳志華(華)、林錦波(波)、喬奕思(思)、湯禎兆(湯)、安娜(安)、李卓倫(倫)、李焯桃(桃)

日期:30/4/2013
地點: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址
紀錄:朱小豐


杜琪峯,奪命狂奔

安:如果狹義的說,我覺得《毒戰》其中一個很大的意義是杜琪峯給我們看到一個香港導演上去拍合拍片或者林錦波所說的大陸片,它的可能性或潛在的能力。我們說合拍片可能都意味着原地踏步或者退步,很多合拍片都讓人覺得食老本,甚至《一代宗師》對我來說都是王家衛沿用很多以前已經出過的板斧,《一代宗師》之於他很難稱得上是進步、很有成就的電影。到了《毒戰》,表面上很多限制很多掣肘,但如果放回杜琪峯電影的系譜來說,我覺得《毒戰》都是一個進步,a step forward。比如最後一場鎗戰,那個複雜性或者不同細節的鋪排,像小學的巴士,或者不同 parties 鎗戰之間的情形。可以在鎗林彈雨之間插入一個很小的 touch,講林家棟跟葉璇。其實整部戲沒有怎樣 characterize 他們,但到最後原來都有雙鞋,他們兩夫婦有一些點綴。我覺得這些細節,《毒戰》比以往的鎗戰,如《鎗火》(1999)、《放.逐》(2006)完全沒有所謂浪漫的元素,很考究的構圖。大概在《奪命金》(2011)已經開始嘗試做一個比較現實的 approach,放棄以往浪漫化的手法,去看一些現實一點、人性一點、人間一點的故事。《毒戰》某程度上承襲這東西。




《毒戰》的曲線隱喻

《毒戰》當然是曲線電影,朗天提及的反拍策略(見全文),自然屬於其中之一的詮釋可能。這種兩頭蛇的特性,表面上是為了迎合有形及無形的市場需要──前者需要通過內地的製作審查、固定題旨乃至人物正邪的設定等等,後者為香港觀眾對合拍片生厭以及對本土性盡失的深層次矛盾恐懼,但實際上我認為《毒戰》充分說明外在創作的限制,從來都是自我提升的最大契機,而今次杜韋組的表現又一次令人拍掌叫絕,證明艱苦我奮進的打不死創作精神,從來都是創作人夢寐以求的磨練對手。




當現實比電影更電影,我們解讀《毒戰》

《毒戰》是否只是另一齣《非常突然》?放在中港矛盾的現實框架中,其同歸於盡的寓言直看得人怵目驚心。一種高度的曲線電影文化,承載著香港電影人的主體發聲,我們都聽見了嗎?

由杜琪峯執導,韋家輝、游乃海等編劇的《毒戰》公映,影片作為銀河映像染指合拍片大中華市場的又一嘗試,引起關注是自然的。銀河映像一度堅持香港特色而不肯配合內地審查制度,年前《單身男女》初試啼聲,票房反應不俗;《毒戰》走的是杜韋擅長的警匪類型,主題則直踩合拍片一度避走的「黃賭毒」禁區,大家都想一睹杜韋如何把他們的風格和香港元素,注入幾乎完全採用內地演員和內地城市場景拍攝的作品,能否取得左右逢源的成績。




CEPA十年,《毒戰》是一個突破

杜琪峯導演的《毒戰》在內地票房超過1億人民幣,但是,對《毒戰》而言,票房並不是最主要關注點,最重要的關注點是它突破了合拍片的禁忌或令合拍片對內容的處理更靈活了,可以試觸內地電影審查底線。特別是本片公映在CEPA實施十年之際。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