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戰狂舞派



張家輝的蛻變──喜感與親和力

第二十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張家輝(《激戰》)

2013年的張家輝,綻放著不同的光芒,閃閃生輝,而最重要的是,港式英雄的活力和生命力又回來了,懷抱著無限的自信和鬥志,腦筋活潑,靈巧多變。



《狂舞派》:問世間「型」為何物?

「為了__,你可以去到幾盡?」電影宣傳一方面在空格填上「夢想」,另一方面又騰出空格任人填充,既表明每個人都有自己珍視的事物,也暗示概念的浮動與遊移,可由人定義。這或許啟示觀眾思考,就算電影宣傳說「夢想」,電影裡角色鮮有把「夢想」掛在口邊,反倒一個「型」字,屢屢見諸不同人口中。

或許電影就像索緒爾的語言學理論一樣,一開始便從「型」的反面做文章,從而界定何謂「型」。阿花視到豆腐店幫忙家族生意為無聊事,街坊親友予她的暱稱「豆腐花」是非常難聽的粗口,三姑六婆關心她能否進大學,更令她覺得相當厭煩。以上鋪排,是將家庭、街坊鄰里的交往形態描述為老土,可見「傳統」與其認同趨向相左。



評《狂舞派》:請問,夢想是什麼構造?

《狂舞派》這部電影最近引起不少討論,激起了香港影壇陣陣浪花。本文無意談拍攝手法高明與否,也不打算談影片如何振奮電影圈、是否具本土性等問題。鼓勵的話很多人都說過了,不贅。本文只談電影的主題──夢想的性質與代價。




《激戰》:浪子回頭金不換

林超賢的《激戰》算很工整,細節考究,動作賞心悅目,在當今華語影壇已是一股難得清流。張家輝的腹肌宣傳喧賓奪主,海報上最突出的就是這排肌肉!觀眾看《激戰》等他赤膊上陣,其實有損故事鋪排(他雖退役但一定落場),不過電影既淪為消費品,也無可厚非了。

林超賢受訪說他不貼近大陸的文化,不猜測內地觀眾口味。《激戰》雖是北京博納公司出品,兩岸四地(港、台、京、澳)在影片「分工」倒十分明顯。「北京」只在片首曇花一現,目的為交代王寶強演的富二代,王的出場純粹為了襯托彭于晏。說實話《激戰》開局有點笨拙,林思齊(彭于晏)在雲南浪跡天涯,自然美景當前,他跟農村小朋友打成一片;下一幕在北京,他跟王寶強聚舊,王財大氣粗,竟在夜總會慶祝父親死後留下大筆遺產!



《激戰》中解困的意象與沉穩的節奏

已很久沒有看港產片緊張到有點「離凳」。《葉問》或《一代宗師》的打鬥很精彩或很有風格,但你不會緊張,因為沒有真實感,不會很投入角色,感同身受。《激戰》有激盪人心的能力,不能不歸功於幕前幕後的整體合作。



《狂舞派》風潮省思本土、熱血的緣由

剛過去的一個星期,在香港引起最多話題的電影無疑是《狂舞派》。導演黃修平的街舞電影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之後,經過幾個月的醞釀成為眾人力捧的作品,甚至有文化紅人包場力推,輿論也近乎是一面倒的好評。對筆者來說,和這個現象同時出現的,讓一眾支持者興奮的關鍵詞,像本土、熱血等等,其實也頗值得細細玩味。

《狂舞派》是一部香港電影當然沒有任何疑問,但說這部電影本土,到底又有多本土呢?或許,對一些觀眾來說,出現了豆腐舖、工廠大廈、屋邨平台的表演等等香港的背景和場面,就已經是本土的表現。但不能否認的是,《狂舞派》把整個戲劇的焦點集中在一群舞者的身上,某程度上是把整個社會背景抽空了,那些老舖、廠廈,以至屋邨的街坊,其實都是沒有生活和細節的;讓人眼前一亮的阿花、Dave、太極男、Rebecca 等等,除了舞蹈和太極,也是沒有生活的。他們的全部世界,除了青春片常見的多角戀愛,就是全世界都有人跳的街舞,或是整個大中華都有人耍的太極拳,所謂的本土就是由台前幕後都是香港人決定?那大家討論的本地價值又在哪裡呢?難道同學們會把汽水罐留給拾荒的婆婆就叫做有本土/人文的關懷?



《狂舞派》打破類型禁忌

跳舞電影從來不易拍,不是流於墮進青春勵志激情的窠臼,就是淪為展示舞蹈花式的特技場,做得好如 CNEX 的《街舞狂潮》通常於實感上多添細節,但要令跳舞題材增生眾聲喧嘩的複調,為數實在不多。

黃修平的《狂舞派》有此能耐,他很清楚跳舞只是電影的素材之一。我不是說所謂太極與舞蹈的 crossover,足以成為另一並行同列的對應元素,而是導演本身自有更多想說的情懷,而跳舞世界不足以把他羈困在內。如果說一般跳舞片的方程式,在於由青春挫折催生磨練以至尋夢不移上,那麼黃修平的定位一定是在青春的誤解。和慣常的濫調不同,導演把尋夢片中來自家庭及社會阻撓因素,基本上掏空抹去──戲中一眾青春舞者,均沒有任何來自家庭及社會的阻力描述,頂多只有一、兩句親戚的冷嘲(阿花),但基本上都是以支持喝彩為本。電影的核心在青春的誤解及自省,於是阿花的跳舞尋夢主線,便與柒良的太極功及 Rebecca 的「o靚模夢」得到了平衡的映照。




《狂舞派》:沒有包袱,才走得遠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和杜琪峯的《毒戰》自有其好看的地方,但近期最教我感動的電影,卻是黃修平的《狂舞派》。

《狂舞派》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沒有包袱,一直前行,以青春熱血展現活力,甚至乎《狂舞派》比廣獲好評的《打擂台》(2010)再走前了一小步。電影完全由年輕人主演,集合了運動、喜劇、愛情與成長四個元素,夠青春了吧。




青春.動.感@《狂舞派》

筆者經常在香港電影資料館門外看見到一群一群年輕人練習街舞,《狂舞派》導演黃修平跟筆者一樣,也在他經常出沒的地方,看見很多人跳街舞。[1] 街舞在香港流行已久,早在十年前已有邱禮濤導演的《給他們一個機會》(2003),近年亦有台灣紀錄片《街舞狂潮》(2011,蘇哲賢導演),與及去年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系畢業作品《猴子》(2012,任俠導演),將街舞隊參與深圳市國際大學生運動會開幕表演的風波重現於銀幕。過往的街舞電影大多將街舞視為一項現實社會不認同的活動。《狂舞派》跟這些電影取向不同,它表現的是一群純粹喜歡跳舞的舞者竭盡全力去突破自己,讓青春展現於舞者的舞姿,將遇到的困難化為他們瞭解自己和成長的一部份。雖然戲匭接近荷里活式的歌舞片,但影片注入了港式笑料和中國元素,令其成為近年少見的港式青春片。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