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胤



在限制下表現我們對電影的想法──趙德胤、王興洪、吳可熙專訪(上)

日期:20/12/2014
訪問及整理:陳志華、張偉雄、鄭超卓
紀錄:彭嘉林

由影意志主辦的香港獨立電影節,其中「獨立焦點:趙德胤」環節選映了台灣導演趙德胤的三部長片及三部短片,並邀得導演來港出席映後討論。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是此環節的合作單位,除了為節目撰寫了影片介紹和導賞文章外,更特地跟趙德胤及《冰毒》男女主角王興洪、吳可熙進行了一次專訪,讓他們三位親身講述創作及拍攝經過。

趙德胤是生於緬甸的華裔導演,十六歲到台灣念書,憑大學畢業短片《白鴿》入選多個影展,2009年成為第一屆金馬電影學院學員,在侯孝賢監製下完成短片《華新街記事》。2011年開始,他以極低成本完成了「歸鄉三部曲」,遠赴緬甸取景,以游擊方式拍攝,找來親友擔綱演出,其中《冰毒》入圍競逐金馬獎最佳導演,並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趙:趙德胤

問:趙德胤導演,你在念大學的時候,就有替人家拍攝婚禮和畢業典禮,你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想拍電影,還是念大學的時候做畢業作品《白鴿》的時候才開始呢?

趙:拍影片的想法應該是在大學拍《白鴿》的時候才正式開始的,但也不是真的想要拍電影。那時因為我們都在接一些案子,譬如去幫高中生做他們的畢業光碟,我去幫他們拍成一個戲,然後變成DVD賣給他們。以前比較沒有真的說要做電影,比較像是賺錢維生。到了《白鴿》,因為我念的是 visual design,教授覺得我繪畫或者設計,在班上可能就沒有DV那麼好,我用DV是很熟的,平常用它來賺錢嘛,所以就用它來拍《白鴿》,在一些影展被人誇獎,有台灣的廣告製作公司看到《白鴿》就來找我,我就去當了所謂的廣告導演,從那個時候就想做關於電影方面的工作,但是比較沒有想過要當導演。以前做了很多剪接,我是從後期製作開始的,做一些特效呀這些東西。



在限制下表現我們對電影的想法──趙德胤、王興洪、吳可熙專訪(下)

日期:20/12/2014
訪問及整理:陳志華、張偉雄、鄭超卓
紀錄:彭嘉林

吳:吳可熙
王:王興洪

影展沙龍照(左起:趙德胤、吳可熙、王興洪)

問:吳可熙,我們剛才跟導演聊到《冰毒》裡你跟興洪在車站相遇的那場戲,拍攝時你的心情怎樣?

吳:那場戲要專心跟放輕鬆去看時機,那邊通常每天早上五六點會有大量像巴士那種車從仰光過來,第一次去的時候,那天不知道為甚麼,車子沒有來。於是我們在現場一直等,到了十點多突然車子來了,我們就趁這個車潮開始拍。導演則回到我們租的陽台,我就趕快隨便找一輛空車,假裝東西丟在車上,上車後再假裝是坐了很久的車,然後下車。下車後就等興洪來追上我,我們就講該講的台詞。拍《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之前,我就已經跟趙導演合作過幾部短片,所以到《冰毒》的時候,我跟導演還有興洪的默契已很好,很熟,也比較有經驗了。當時就想在那個時間點怎麼樣能夠快速、即興地完成那場戲,不要打草驚蛇。剛剛導演有講到,因為來來回回拍了很多次,最後還是被當地的緬甸人發現了。然後警察都來了,我比較緊張,他們就去解決,我就躲到那些商店之間的小巷子裡。



回來,先離開──趙德胤

驟眼看,趙德胤是另一個蔡明亮,看他怎樣用王興洪,就像蔡明亮用李康生。他們皆於南亞出生,在台灣唸書,藉著電影發亮發光,貫徹地拍自成一格的電影。趙德胤至今三部長片都是差不多的場景(緬甸邊境市鎮,他的家鄉),差不多的人物(阿洪、三妹:他認識的人),差不多的故事線(出外、回鄉、找工作),都有摩托車穿梭郊道,興洪男兒心緒貫穿其中。三妹的故事由最先《歸來的人》(2011)的家常聽聞,現身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2012)最後一段不歸路上的失神女子,到了《冰毒》(2014),看吳可熙的演出,我想說趙德胤的「陳湘琪」出現了。被逼離鄉別井的三妹,一直變奏演化,演繹農村女性集體的莫名掙扎。「歸鄉三部曲」展現一種回望願景,要先離開過然後回返;命運安排,趙德胤的哥哥到泰國打工,《歸來的人》的小弟阿德就到馬來西亞,同代人也有不少不合法進入雲南,而他來到台灣,獲得電影的哺育。

冰毒



獨立焦點:趙德胤

趙德胤由影意志主辦的香港獨立電影節,其中「獨立焦點:趙德胤」環節(與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合作),選映台灣導演趙德胤的三部長片及三部短片,更邀得導演來港出席映後討論。

趙德胤,出身於緬甸的華裔導演,十六歲到台灣唸書,憑大學畢業短片《白鴿》入選多個影展。2009年成為第一屆金馬電影學院學員,在侯孝賢監製下完成短片《華新街記事》。2011年開始,以極低成本完成了「歸鄉三部曲」的三部長片,遠赴緬甸取景,由於難以向當地政府申請拍攝許可,因此都以游擊方式拍攝,找來親友擔綱演出,其中《冰毒》入圍柏林影展Panorama單元,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並代表台灣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節目放映地點:香港藝術中心 agnès b 電影院


23/1 (Fri) 7:15pm
歸來的人
2011 / 台灣、緬甸 / 彩色 / 84min / DCP
緬語、雲南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趙德胤
主演:王興洪

歸來的人

昂山素姬獲釋,緬甸數十年來首次舉行總統選舉,令許多身在異鄉的緬甸人認為國家已改變,將要邁向繁榮。阿洪和阿榮都打算由台灣回故鄉緬甸發展。出發前夕,阿榮在工地意外身亡,阿洪捧著好友骨灰踏上歸途。緬甸對阿洪來說,是成長之地,卻已變得非常陌生,而且不得不面對生活窘迫。他選擇回來,年輕一代卻準備離去,人口外移,他弟弟阿德已打算到馬來西亞打工去。停電的晚上秉燭夜話,送別的晚上把酒高歌,站在時代的十字路口,開墾未知的未來,阿洪仍不知道家鄉是流徙的終站,抑或不管身在何處,他永遠是離散的異鄉人。

趙德胤首部劇情長片一鳴驚人,以看似即興、類似紀錄片手法的長鏡頭,見證改變中的緬甸,平靜捕捉當地人的生存狀態。作為「歸鄉三部曲」第一章,影片是「花了最久時間醞釀,關於大時代改變下,異鄉人對家鄉的疏離,永遠也回不到過去。」

同場放映:摩托車伕
2008 / 台灣、緬甸 / 彩色 / 28min / DCP
緬語、雲南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趙德胤
主演:李君有、李銘杰

緬甸每天都有不少人長途跋涉,冒著生命危險,到中國買電單車回來轉賣賺錢。緬甸臘戌市,中緬交通要塞,國中畢業的阿杰,在家待業,聽從母親的提議,打算賣電單車圖利,於是向哥哥借錢,順利抵達中國邊境城市,購得電單車,滿懷希望穿越邊境駛回家。但他是否能幸運躲過搶匪埋伏?趙德胤離家十年再返故鄉,花了兩天時間,在邊境冒險拍攝,可視為「歸鄉三部曲」前傳。


22/1 (Thur) 8pm
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
2012 / 台灣、緬甸 / 彩色 / 105min / DCP
緬語、雲南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趙德胤
主演:王興洪、吳可熙、趙德富、鄭夢蘭

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

阿洪準備帶妹妹從緬甸偷渡到泰國邊境的大穀地,但妹妹卻被人口販子帶走了。阿洪後來到了曼谷擔任導遊助理,但曼谷洪水成災,旅遊生意慘淡,他決定跟隨老大重返泰緬邊境,一心想要藉著販售毒品原料賺錢贖回妹妹,但妹妹早已失去聯絡。而拐騙阿洪妹妹的緬甸女子三妹,為了一張台灣身份證,為了開展自己安穩的新生活,居然幫助人蛇集團販運人口,奮力追捕企圖逃跑的女孩,雖然任務完成,身份證卻始終遙遙無期,邊境到底難以跨越,憧憬如墮落的飛機。

以托爾斯泰短篇小說《窮人》點題;以榴槤象徵美好物質生活,人們在所不惜,都在為此作奸犯科;以麻藥自我麻醉;而在故事裡,所有人都是偷渡客。影片靜觀泰緬邊境的偷渡景象,刻劃偷渡者對未來的期盼、失望與茫然。「受苦人的人生不盡然是悲劇,其中充滿了戲謔式的喜劇,我們要樂觀活下去,儘管我們是窮人。」

同場放映:華新街記事
2009 / 台灣 / 彩色 / 22min / DCP
緬語、雲南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趙德胤
主演:李林榮、張明敢

華新街自七十年代就聚集了許多在台緬甸華僑。無所事事的緬甸少年,在等待台灣身份證的日子裡,與肉販老劉起了衝突。一眾兄弟計劃狠狠把老劉教訓一頓,沒想到惹來極大麻煩。本片為第一屆金馬電影學院畢業作品,在侯孝賢監製下,趙德胤與同屆學員合力製作,全部起用非職業演員,以三台隱藏攝影機,捕捉在台緬甸華僑躁動不安的青春紀事,帶出他們的身份認同與思鄉之情。


24/1 (Sat) 7:30pm
冰毒
2014 / 台灣、緬甸 / 彩色 / 95min / DCP
緬語、雲南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趙德胤
主演:王興洪、吳可熙

冰毒

山裡農作物收成不佳,老人以僅有的牛換來一台電單車,讓兒子到城裡當摩托車伕謀生。被賣到中國當過埠新娘的三妹,因祖父過世得以回鄉,希望能留在緬甸打工,為了賺錢改寫生命,鋌而走險,與毒販接頭。三妹遇上摩托車伕,二人組成運毒拍檔,在亂世中互相倚靠,抵抗生活貧困,體驗毒物快感。然而拼命求存,他們可能都只是待宰的一群。

作為「歸鄉三部曲」最終章,電影繼續關注異鄉人離散流徙的命運,靈感取自趙德胤身邊緬甸親友的生活情況:「我帶著劇組共七個人再度回到家鄉。兒時的玩伴吸毒成魔、整天痴笑,山裡獨居的老農夫守候著乾枯的田野等待救援,《歸來的人》電影裡要出國打工的年青人阿德的護照遲遲沒著落,運毒的人三天兩頭到深山裡避風頭。我們奔走在市區裡冷清的巴士站和荒涼貧瘠的山丘之間,盡力捕捉全球化結構下,底下階層人們生存的故事。」

同場放映:沉默庇護
2013 / 台灣 / 彩色 / 22min / DCP
緬語、雲南話、法語對白,中英文字幕
導演:趙德胤、喬安娜普蕾絲(Joana Preiss)
主演:喬安娜普蕾絲、王福安(即王興洪)、吳可熙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與康城影展導演雙周單元共同啟動的《台北工廠》短片合集,由四位台灣新晉導演與四位外國新晉導演在台北共同創作兩星期,拍成四部短片。趙德胤夥拍法國的喬安娜,由她拿起攝影機,訪問受困於廢棄公寓的緬甸難民,讓他們述說自身苦難,然後她把鏡頭由難民轉向自身,唸出《廣島之戀》的經典對白。緬甸與廣島,創傷與倖存,娓娓道來之際,卻又難以言說。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