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尋找劇作家的導演



《淑女妖狐》:鏡頭改變戲劇的高峰

電影《淑女妖狐》(1941)創立 David Hewitt 一角,讓我們領會荷里活電影工業/文化的力量。原劇沒有此角,他代表的青春、愛情、廣闊天地,及政治層面的公義、自由、社會理想,比較之下,看劇場表演可以聯想,但明顯不如電影以人物形象表現得清楚活躍。劇中正面人物受惡俗勢力壓迫,無還手之力。女兒 Alexandra 雖然說要離開殘酷的家族,只能從銀幕上看到她和 David 在雨夜出走。




莉蓮海爾曼的劇場人生

請勿尊稱莉蓮海爾曼(Lillian Hellman)為「女性編劇」,她必憤然鄙視你。這位奇女子生於1906年 [1],紐約大學讀書時走堂多過吸煙,然後結婚離婚過後三十歲不夠便成為當紅劇作家,一生精彩,單是回憶錄就出版了三大册。首部劇作 The Children's Hour(1934),以兩個女教師之間可能發生的同性戀作為懸念,一個壞心眼的小女孩加鹽加醋,謠言在雪球效應下造成死亡和心靈創傷。在女性主義這名詞還未在美國廣泛引用的年代,此劇在許多城市因題材敏感遭禁演,但在紐約百老匯大受歡迎,並兩次改編成電影──《學校風雲》(These Three, 1936)和《雙姝怨》(The Children's Hour, 1961),皆由威廉韋勒(William Wyler)執導。除了性向的疑惑,當中描述的訕謗、權力、利益關係的恩怨及邪惡的平庸性等,不但預示納粹德國的猶太滅絕,據說也影響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寫出影射麥卡錫主義的戲劇《熔爐》(The Crucible, 1953)。




近松門左衛門作品的銀幕再現

像世界其他地方的電影業一樣,日本電影很早就吸收傳統戲劇的元素,把過去舞台上的故事搬到大銀幕中,百年來不斷被拍成電影的《忠臣藏》、《四谷怪談》,就是來自歌舞伎舞台。在眾多作品被電影電視改編的江戶時代劇作家之中,近松門左衛門可能是最為人所知的一位。這多少是因為溝口健二改編近松作品《大經師昔曆》的《近松物語》(1954),原著者近松隨著電影在世界各地銀幕亮相。



《心中天網島》:關於心中和天網島的三事

首先吸引我的是「心中」這題材──這一點純屬個人變態,二是這電影的構圖和美學;三是女主角岩下志麻的精彩演出。我無法取捨,唯有三樣都說一點點。




《豪門巧婦》:熱鐵皮屋頂上的貓

《豪門巧婦》(1958)的原著劇本是《熱鐵皮屋頂上的貓》(港譯為《炙簷之上》),作者是田納西威廉斯,原劇在1955年搬上紐約百老匯舞台,由伊力卡山執導,同年威廉斯憑原著劇本獲得普立茲獎,自1948年的《慾望號街車》後再獲殊榮。1958年,原劇不單在倫敦公演,更有李察布祿士(Richard Brooks)導演的電影版本。

《熱鐵皮屋頂上的貓》有兩個版本,一個是原始版本,另一個是影響力更大的百老匯版本或紐約版本,分別在於第三幕的處理上,原版中老爺不再出現在舞台上,只餘下一把低沉的苦痛聲音縈繞在整個房子,新版中老爺再度出場,將財富留給主角百力(Brick),可算是衝突過後,比較圓滿的結局。



影評人之選 2016 再加開映後談

請注意:

《巴爾》6月25日場次,
加設映後談,講者張偉雄,
並設有獎問答環節!
答中問題,可獲
布萊希特柏林故居場刊一份。
禮品有限,送完即止。




影評人之選 2016 加開映後談

請注意:

《心中天網島》8月20日場次,加設映後談,講者鄭傳鍏,粵語主講。

《淑女妖狐》9月18日場次,加設映後談,講者劉嶔,粵語主講。



巴爾:一個天才詩人之死

《巴爾》是西德兩位傑出導演和兩位著名女演員,於1969年合作的一齣電視電影。前兩位是當年三十歲的舒倫杜夫(Volker Schlöndorff),與二十四歲的法斯賓達(Rainer Werner Fassbinder),後二人為二十七歲的瑪嘉烈特馮佐坦(Margarethe von Trotta),和二十六歲的漢娜舒古拉(Hanna Schygulla)。《巴爾》改編自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於1918年二十歲時所寫的同名劇本。舒倫杜夫是1966年才首次執導《少年托利斯》的電影導演,而劇場出身的法斯賓達於1969年剛完成他的第一部電影《愛比死更冷》。




尋找布萊希特的足跡:奧格斯堡(三)

布萊希特一家找到了安居之處,布萊希特離開奧格斯堡前就一直住在第三處居所。旁邊有一條小河,今天河邊仍有一個餐廳,可租艇給人在河上暢遊。



尋找布萊希特的足跡:奧格斯堡(二)

即使布萊希特紀念館展品不算特別,但始終是布萊希特在奧格斯堡住過的三處地方中,唯一對外開放的一處。布萊希特的父親是紙廠的管理層,經濟不俗,從他搬家也見到一家生活的改善。第二處住所一家人住了兩年,布萊希特之弟在此出世。這屋離市集稍遠,在大路旁邊。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