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六樂章



《唐喬望尼》:2065個算多嗎? new

在列波萊羅(Leporello)整理的「獵艷目錄」,他的主人唐喬望尼(Don Giovanni)在五個國家曾睡過2065個女子。到底要幾多時間才能有這「偉績」?假如一星期一個,要用四十年,一星期兩個,要二十年。

換算成密度,2065個又不是那麼天方夜譚。假如從唐喬望尼所唱的「香檳詠嘆調」中,「明早你可以幫我加十人在名單」,以及「目錄詠嘆調」所說,喬望尼求量不求質,要在盛年未過便睡二千個女人,確實「不是夢」。劇作家(即是作詞人)達龐迪(Lorenzo da Ponte)的神來之筆,莫過於為唐喬望尼的「戰績」加上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尤其是西班牙的1003人。




《機械生活》:一場嚴肅的聯想 new

《機械生活》(Koyaanisqatsi,1982)應當被歸類為哪一種電影?它是紀錄片,也是實驗電影,更是聯想式電影當之無愧的代表作之一。在《電影藝術:形式與風格》一書中,作者大衛博維爾(David Bordwell)便對其聯想式的形式作了細緻的解說。它是為數不多由音樂家參與電影素材創作和剪輯的電影之一,也是電影史極少數無台詞的電影作品。然而,多少後設的標籤也無法詮釋影片內容分毫。思想者、社會活動家的稱號對於導演葛弗里列治奧(Godffrey Reggio)來說,或許比實驗電影導演更為合適。他堅持讓影像和音樂成為電影的主角,而《機械生活》的意義如何詮釋,全部交給觀眾。



《機械生活》──人類文明於畫、音結合下的衝擊體驗 new

今次「光影六樂章」選映跟音樂有關的電影或與音樂互動的電影,一般來說,大家不會想到選《機械生活》(Koyaanisqatsi,1982)這樣的作品,因為《機械生活》不是以音樂人物為主題,也不是歌舞片,也不是音樂紀錄片。《機械生活》是部描繪人類機械文明的紀錄片,展示人類如何破壞大自然及導致生活與生態失衡。全片沒有對白,沒有旁白,沒有字幕,唯一與影像配合的就是音樂。音樂加畫面就構成這電影強大衝擊力,音樂在《機械生活》中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部份。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了《機械生活》入「光影六樂章」中,是跳出框框的思維,選得精準美妙。




《天涯歌女》:春香和沈清 new

韓國電影與近鄰日本、中國一樣,從他們的傳統藝能吸收了大量養份,由古代傳承而來的傳統劇目反覆被搬上銀幕,其中最著名的一齣是在《天涯歌女》(1993)中被父親俞本和女兒松華,還有俞本昔日同門反覆吟唱的《春香歌》。《春香歌》是講成春香與李夢龍的愛情故事,兩人一個是妓生的女兒另一個是地方官的兒子,二人私訂終身後,夢龍因父親升遷而離開春香到漢陽。新來的地方官想逼春香為妾,被拒絕後用酷刑折磨春香。此時夢龍科舉高中,成為御史回鄉查訪……這個故事是歷代盤索里的保留劇目,從日本殖民時代開始,由默片、聲片,二戰後分裂……拍成電影的《春香傳》達到了兩位數字,五十年代的「春香傳熱潮」更被視為韓國電影復興的「開路先鋒」,林權澤也在《天涯歌女》之後,拍過一部用盤索里表演貫穿全劇的《春香傳》(2000)。




《天涯歌女》:喚回曉夢天涯遠 new

寫這篇小文,是受人所託,但我很樂意,因為《天涯歌女》(1993)是韓國電影中我最喜歡的一部,希望有多些人看。對韓國盤索里這種民間唱說藝術,我其實一竅不通。九十年代初在首爾第一次看到此片時,覺得那唱腔跟中國傳統戲曲雖然很不一樣,但歌者那份撕心裂肺幾近吼叫的唱法,有幾分北方秦腔味道,而那份恍如從地殼裡滲透出來的蒼涼,卻更叫人想起廣東的南音。那時首爾還稱漢城,報上街上仍看到很多漢字。後來翻看資料,原來盤索里有兩大流派──東便制和西便制,流行於韓國的東部和西部。東便制豪邁激昂,西便制深沉悲切,《赤壁傳》之於前者和《沈清傳》之於後者,便猶如《借東風》之於京劇和《客途秋恨》之於南音。




影評人之選2017:《機械生活》(19/8)增加映後談嘉賓

Helena Murchie(歌唱家、音樂及電影愛好者),將出席8月19日《機械生活》映後座談會,擔任嘉賓講者及音樂示範,座談會將以粵語及英語進行,輔以粵語簡譯。

電影放映時間及地點:
19/8/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影評人之選2017:《落英繽紛未聞時》(23/7)延期及退票安排

影評人之選2017──光影六樂章
《落英繽紛未聞時》
23/7(日), 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由於八號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懸掛關係,上述放映改於以下時間地點舉行:

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晚上7時30分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影評人之選 2017:唐喬望尼 new

歌劇是一種結合音樂、詩詞、戲劇、舞蹈、設計、服裝的藝術形式,所以看歌劇及電影如何融合之前,其實電影及歌劇都有這種兼收百藝的特質。

今天歐洲的歌劇製作被「導演歌劇」主導,二、三百年前的作品在前衛導演的演繹下,可以將原劇完全抽離本來的背景,例如古代宮廷,可以變成現代辦公室;或者可以從文本上,探索劇作者的矛盾或心底話。

從這個角度出發,就可以見到歌劇及電影之間有一個重要的共同點:導演。導演不但是教人演戲,更可以是重塑藝術品的作者。約瑟羅西保留了古雅的背景及服裝,但他把唐喬望尼設定為玻璃工廠老闆,就將工業及階級的關係混進了作品。

《唐喬望尼》雖然是經典劇目,但故事不時有可供質疑及演繹的細節,就連第一場便有很多可能。字面上的情節,是唐喬望尼摸黑竄進安娜的房間,她以為他是男友,發覺唐喬望尼的真正身份後便追了出去。但細心想想:身份敗露是完事前還是完事後?安娜真的會搞錯他是男友?她的憤怒是針對採花賊還是負心漢?會不會是她間接、甚至直接害死父親?羅西的答案甚為有趣,有請觀眾去發現。

飾演唐喬望尼的拉蒙迪,是當時得令的意大利低男中音,更是此角的權威演繹者。強勁歌唱班底之外,音樂由全能指揮馬捷爾負責,他日後有參與《卡門》及《奧塞羅》的歌劇電影。

劉偉霖

9/9/2017(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3/9/2017(六)2:0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譚榮邦(資深歌劇及戲曲愛好者),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2017:《落英繽紛未聞時》(23/7)放映及映後談因風暴關係取消

由於惡劣天氣關係,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宣佈,原定今天(23/7)下午兩時半舉行的「影評人之選2017──光影六樂章」《落英繽紛未聞時》(The Connection)之放映及映後座談會將會取消。詳情請留意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網站。謝謝。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影評人之選 2017:機械生活 new

談到電影與音樂,《機械生活》的實驗性無以尚之。導演葛弗里列治奧(Godfrey Reggio)將自己零電影經驗轉化為優勢──在整個拍攝團隊中都沒有拍過電影長片的人,攝影師朗費力加則只拍過16米厘菲林──要以圖像、音樂和觀眾的「三元論」去打開一種新的觀看世界方式。

列治奧長達十四年的基督徒生活,以及從未間斷的社會活動經驗,成為他執起導筒的思想底色。《機械生活》以火箭升空、爆炸、墜落的畫面作為開篇和收結,從荒原到城市,畫面運動逐步加速,層層剝開機械文明面前人類個性被碾碎的事實。此情此景,必然能與香港這座城市中的觀眾取得非一般的情感共振。

列治奧很早便明確了非語言結構的創作方法,但與音樂家菲力普格拉斯(Philip Glass)的合作卻遭到了攝製組的一致反對。彼時的格拉斯並未如今日這般赫赫有名,成為殿堂級的作曲家。他自己不喜歡電影,也不看電影,婉拒了列治奧的合作。但列治奧將自己的拍攝片段與格拉斯的音樂放在一起,做了一次私人放映,其效果打動了格拉斯,從此開始了他們長達幾十年的密切合作。格拉斯到訪拍攝地,看樣片,與列治奧在創作上互相激發。對於列治奧來說,格拉斯的音樂便是一把利刃。

Koyaanisqatsi 是印第安 Hopi 語。列治奧特地選擇完全陌生的語言,把解讀電影的無限可能性開放給觀眾,正如他所言:「《機械生活》可以是你想看到的任何意義,這也正是其力量所在。」

喬奕思

12/8/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9/8/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馮禮慈(樂評人,大學兼任講師,電影愛好者),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喬奕思、Helena Murchie(歌唱家、音樂及電影愛好者),粵語及英語主講,輔以粵語簡譯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