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的電影



邊緣地帶邊緣男

遠山滄滄、細雨涼涼、廢置的房子、沒人看管的店舖、荒廢巴士改裝的小食店、一所所破落小鎮裡快要關門的戲院……,大貨車在邊境地域穿州過省,車上兩個男人也正在生命線主軸外的邊緣上浪蕩著,徘徊於過去和未來之間。


邊緣地帶

雲溫達斯的《大路雙王》刻意地拋開一般電影人執著的「故事」和「人物」情節,另闢蹊徑,把真實存在的「地方」凌駕於「故事」和「人物」之上,鏡頭拉闊再拉闊,讓冷戰時期東西德之間的邊境地域,述說自己的故事,並讓電影中的兩位主角和這些邊緣地帶相互碰撞,由途經的「地方」,去決定下一個時空的人和事。



《大路雙王》加設映後談


大路雙王》首場放映增設映後談
時間:7月8日 (日) 7:30pm
地點: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講者:登徒
粵語主講

次場設映後座談會
時間:7月29日 (日) 2:30pm
地點: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講者:登徒、傅慧儀
粵語主講

* 門票現已有售



文明單位:去片六君子

香港電台第二台 (2012.5.28)
晚上 8:00 - 9:00
文明單位 › 去片六君子
(影評人之選 2012)

主持:梁偉詩、胡世傑

嘉賓︰登徒、喬奕思

收聽 »



黑暗時代的光

時代,總將螻蟻人物的命運改弦更張。導演蘇拉斯耳濡目染古巴革命數十年,從馬查多到卡斯特羅,國際角力戰亂不息,他選擇的卻是三個露西亞,講愛情裡的幻想與欺騙、理想與現實,還有甜蜜與禁錮。黑白攝影、粗粒子高反差的畫面,靈活動人的鏡頭運動兼而有之,時代與個體命運之交匯在蘇拉斯的導筒下獲得驚心奪目的面貌,而「露西亞」這個彼時震驚世界影壇的名字,在歐洲古語系中,意為「光」。這正是古巴時代之光的故事了。




古巴的大國陰影

《露西亞》是以古巴為背景的三部曲史詩式電影,表面上,主軸是三個不同年代的「露西亞」的愛情故事,真正反映的,卻是古巴人百年來如何在不同外來勢力影響下自求出路。




風雲再起──《電視台風雲》映後談

自從約翰甘迺迪和尼克遜在電視作出第一次總統競選辯論之後,所有評論都認為,電視將會在美國政治上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

《電視台風雲》於1976年推出,即時探討當時電視在美國政治、經濟、社會不容忽視的影響力。2012年影片事隔三十六年後於科學館放映,我找來文化評論人馬恩賜一同映後分享。



蘋果日報:影評人之選‧時代的呼喚

閱讀全文

還有甚麼人在讀影評?影評的時代意義在哪裡?知道「電影評論學會」今年的「影評人之選」把題目定為《時代的電影》,先想到老遠去。這樣的題目,在這個大時代,影評人會想到甚麼樣的「時代」,電影如何呈現出真實的「歷史」?(閱讀全文



講東講西:電影與時代精神


香港電台第一台 (2012.5.18)
晚上 11:00 - 凌晨 1:00
講東講西 › 電影與時代精神

主持:盧偉力

嘉賓︰林超榮、 登徒、喬奕思、劉嶔、李卓倫

收聽 »



跨越時代的照妖鏡

1974年7月15日早上,美國佛羅里達州 TV-40 新聞台發生了一件可怕事件:新聞女主播 Christine Chubbuck 要求在清談式新聞節目中加插朗讀新聞,同事對此感到奇怪,因為過去少有這種安排。當時 Chubbuck 讀到最後一則,是關於美國一家餐廳發生槍擊事件,本來安排好播放的片段,因技術故障無法播出,患有抑鬱症的 Chubbuck 此時好整以暇,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手槍,在自己右耳方向轟入一槍,電視畫面立即轉黑。




殺人的「網絡」

1976 年夏天,我讀中二,迷上了大人的玩意─看電影。

待到暑假,儲夠了錢,第一次獨個兒乘巴士出旺角凱聲戲院看西片,是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電視台風雲》。

看完之後,不明所以,好一部「科幻片」,預言未來世界的狂亂。一個新聞主播,在被炒邊緣,揚言自殺,卻令他忽然走紅,變成了「清談節目」的狂野主持。他的憤怒宣言,燃燒起整個社會,觀眾跟他一同發狂。經典鏡頭之一:年輕觀眾在他的號召下,跑出露台,向街上狂叫,於是,萬人怒吼。

電影裡監製的經典宣言:監製說收視率不濟,要製造一個英雄。電視的收視壓力,將人推向極端,最後一個鏡頭:主持人在直播節目中被槍殺,收視爆標。與其說是反映某種殘酷現實,不如說是一個政治寓言。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