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孚



沒有靈魂或只是賤賣的虛殼──《小時代》

當報上又爆出《小時代》主題歌〈時間煮雨〉是抄襲自日本歌曲〈風車〉時,所有人都不會覺得奇怪,即是說,郭敬明能夠做到的,又是些什麼呢?要是再有什麼給爆出來,人們甚至連任何反應都沒有了。

人們常在批評某些特別反感又特別噁心的事時,都會講:「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郭敬明的《小時代》正正如此。



拍出一定現實感,但有些稚嫩──《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以下簡稱《致青春》)是趙薇的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研究生畢業作。每個畢業的北影學生都有畢業作,但因為這名學生是趙薇,顯然會有投資人給予支持,故此,作為學生畢業作獲得機會作全國性的商業放映,趙薇可能是第一人了。不過,本片也不算失禮,儘管在我看來也只屬及格。




CEPA十年,《毒戰》是一個突破

杜琪峯導演的《毒戰》在內地票房超過1億人民幣,但是,對《毒戰》而言,票房並不是最主要關注點,最重要的關注點是它突破了合拍片的禁忌或令合拍片對內容的處理更靈活了,可以試觸內地電影審查底線。特別是本片公映在CEPA實施十年之際。



遊走於類型電影之間的創意──杜琪峯的黑色、簡約和暴力美學

杜琪峯是有跡可尋的,或者說,他的創作是一以貫之的,大的來說,無非是黑色、暴力、動靜和宿命;若仔細來說,想必是千言文無法得其要領的。篇幅所限,就只好自認為狠抓住杜琪峯創作脈門:他的黑色哲學、簡約手法和對暴力詮釋的審美態度直奔主題好了。

鎗火



「雙非孕婦」美國尋夢──《北京遇上西雅圖》

開場不久,湯唯飾演的女主角文佳佳在進入西雅圖機場美國入境處接受查詢時,毫不諱言是因為看過《緣份的天空》(Sleepless in Seattle,1993,大陸譯《西雅圖不眠夜》)而嚮往西雅圖的浪漫,因此來美一遊。如果說《北京遇上西雅圖》是來自《緣份的天空》的 idea,有可能是這樣的;但如果說是向後者致敬,則可能要打上引號,這也是對的。片中的湯唯基本上就是美琪賴恩(Meg Ryan),而飾演男主角 Frank 的吳秀波無疑便是湯漢斯(Tom Hanks)。只是,本片將這樣一個浪漫的舊作消化得十分好,特別是能夠與當下的大陸人(尤以北方人)的某種不知聒噪的浮誇心態結合在一起,那引致的市場效應果然符合計算──截至寫稿日(28日)止,該片在大陸的票房已接近一億五千萬元(人民幣啊)。雖然現在於大陸市場有一億票房可能只算「及格」(60分),那麼該片有力走向二億五千萬元,則更讓好些人又恨既妒又羡慕了。




文明幾更 輪迴再生──《雲圖》

很少有這樣的題材──史詩式的科幻片。故此當《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1999)的導演華高斯基姊弟(Lana Wachowski, Andy Wachowski)與《疾走羅拉》(Run Lola Run)的導演湯泰華(Tom Tykwer)要執意地將這小說改編成電影的時候,作為可能是最大的獨立製作,本片的意義就不僅在於影片來回穿越或者是對未來的憂鬱。事關,這樣的影片不容易討好,這份堅決倒是令人刮目的。



「拳有分南北,國無分南北」──《一代宗師》中的王家衛與中國人身份

王家衛首次不再與觀眾玩迷藏,沒有隱喻,沒有晦澀,沒有喃喃也沒有了身份迷惑,將他的歐洲式審美與中國傳統結合的時候,也許會有些人仍然會感到,這是一個陌生的王家衛。儘管有人形容,這武打片像一塊朱古力。也有人形容「梁朝偉是杯咖啡,章子怡是一粒糖」──僅僅是一粒,而那盛咖啡的杯子並不是標準杯,而是大大的一杯。所以,這杯散著濃郁咖啡香的咖啡還是甜中帶些絲絲苦澀。或者說,王家衛這次捧出來的是杯陳年普洱而絕不是香片。




徐克再鑄劍︰完成一次粗獷的回歸

2001年的《蜀山傳》無疑是徐克的一次折戟。人們普遍認為,該片太注重個人的想像世界——雖然一直以來人們都佩服人稱「魔猴」的他在他獨有的天馬行空、飛天遁地世界確曾經讓人眉飛色舞。但是,倘若想像得有那麼一點過頭,也就是逾越了某個臨界點時,效果就會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