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男



《念念》:內藏澎湃而溫柔的力量

第二十二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編劇:蔭山征彥、張艾嘉(《念念》)

《念念》是少有可以從影像中透視出文字的華語電影,這是它珍貴之處。

觀眾彷彿讀著一篇文字跳躍於大銀幕上、愛恨綿綿的抒情散文,隨著戲中幾位年輕主角的脈搏,看著他們撫摸童年時父母給自己內心造成無法彌補的傷痕,喃喃哀鳴,自憐自閉,封鎖在自我保護的圍牆,無法與情人、與世界相處,直至,通過與父母魔幻般的重遇、對話,才得以修補瘡疤,跨越鴻溝,達致和解。一直旁觀劇情發展的觀眾,隨電影落幕,原本緊緊揪住的心,頓時也豁然了,被感動了,久久未能平復。《念念》就像一碗心靈雞湯。



一次極具感染力的演出

第二十一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趙薇(《親愛的》)

《親愛的》中的趙薇,在電影開始了六十分鐘才出場。她不施脂粉上陣,而且穿上簡陋的衣物,看上去笨手笨腳,不過眼看兒子吉剛無故被搶走,她在崎嶇的山路發足狂奔,雖然一下子奪不了兩位突如其來的城巿人抱走的孩子,但接著一場她在公安局被審問的戲,很快就牽住了觀眾對她的好奇,甚至將本來投放在一班孩子被拐的城巿父母的同情,轉移到這位土裡土氣的兒童販子的妻子李紅琴身上。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第十八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女演員:葉德嫻(《桃姐》)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這是來自唐代詩人劉禹錫回應好友白居易對於晚景消極的感慨而書的詩(〈酬樂天詠老見示〉)。

以晚霞比喻晚年,寫出晚霞迸發出滿天彤紅,既燦爛又美麗的情景,流露了年老詩人對生命豁達樂觀、積極進取的態度。兩位古代詩人對晚年、對死亡的心態,從悲觀到樂觀,互相影響;放諸千多年後的桃姐與葉德嫻身上,竟有意想不到的對應。可以說,正正因為葉德嫻從桃姐身上對「老」有了更真切的體味與感應,致令她有更澎湃的情感去投入桃姐的世界,然後,她是桃姐,桃姐是她,兩個女人,二合為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