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永佳



《比海還深》:人間散步,破傘處處

《比海還深》英文片名是《After the Storm》。颱風,或者是人生風暴之後,五十歲的失意小說家良多面對夢想失落、家庭破裂及生活潦倒。日本式孤獨的潛藏獨白:即使給你重新走一趟,結果也是一樣。不過一場颱風,造就了一室重聚,在重重挫折與日常生活的點滴經營之間,不知不覺重新發現比海還深的關懷。



我們都是時光的浪子──看《山河故人》

黃河的冰塊被炸碎的時候,河水的流動從未止息。不論是好是壞,是美好還是遺憾,人生永遠都是處於液態流動的狀態。從相遇到相知,相知到相愛,然後上演的就是刺骨的物是人非。只是世界用溫柔的聲音告訴你:有些人和事,總不能被強大的時光所摧毀。




失蹤罪:荒謬的秩序、失蹤的真相──都是刀

【本文披露劇情】


《失蹤罪》(Gone Girl)以一宗懸案作為開端,妻子突然失蹤,引起眾人猜測。家人、警方、傳媒、大眾相繼介入,漸漸呈示隱藏在日常生活中、但又牢不可破的社會秩序──由傳媒暴力及道德光環建構的秩序。




壓抑與愛的漩渦──《誰調換了我的父親》

很溫柔。整部電影都浸沒在一片溫柔之中。

一場因為妒忌而牽起的誤會,致使情感錯配,對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傾注了愛,高高在上從未失敗的良多(福山雅治),猶豫著:是不是要換上一個長期生活在基層、不懂禮儀的親生兒子。所有人都彷彿活在後悔當中。




《桃姐》: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老人是逐漸被社會、時代遺棄的一群,他們等待著死亡,卻又不得不在相見與別離之間學習扶持和放手。即使桃姐有一點與別不同,她對煮食有要求、倔強、具幽默感,但性格的可愛之處,在命運面前,也顯得相當微小。無疑電影冷暖交織,非常寫實,它展示著平凡人在人生中的無奈及努力。




那些年其實已經不在了

很多藝術家的第一部作品都有強烈的自傳性質。九把刀把自身的青春戀愛經驗搬上銀幕,感動了在台灣成長的「已青春」一代,在隔岸的香港又能否引起廣大共鳴?




《生命樹》──走下去的勇氣

看了《生命樹》,對於那些浩瀚的自然鏡頭並沒有太大感覺,說它是基督教寓言也好,是生命的意象化也好,對於一個從來沒有親身看過大宇宙、地殼世界和恐龍的人,實在未能投入半點。然而生命樹下,庭院、小屋、家庭、荒廢的兒童樂園,反叛、寬恕、離別、眼淚、笑容,這些卻來得格外親切,畢竟上帝遙遠而我們活在人間。永遠發問,永遠得不到堅定答案的俗人,才是我們。




《將愛情進行到底》──跌蕩中的安慰,因為愛情

導演:張一白
演員:徐靜蕾、李亞鵬

《將愛情進行到底》(以下簡稱將愛)表面上用了三段故事組成(北京、上海、波爾多),然而三段故事絕不是獨立成章,它們有共同的背景:大學時期楊崢和文慧已曾是戀人,像一列火車面對三叉路口,卻只能選擇其中一條路,他們會遇上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的結局,不能回頭,然而又殊途同歸,誓要將愛情進行到底。




《告白》:僅作為一種叩問的姿態

森口悠子在黑板上尖刻地寫了一個「命」字,我們不妨將之拆開為三個字「人」、「一」、「叩」去理解。



《反斗奇兵3》──完美情人被抹掉的幾處傷痕

完美情人失落記

近年來動畫的發展早便超出了「逗小孩開心」的基本功能。動畫有著豐富的象徵意味,某些更見深度。《反斗奇兵》動畫系列有著相當不錯的故事背景。寂寞的孩童在夜半無人時與玩具傾訴心事,在自己的房間以想像開闢一個又自己主導的新世界。玩具與主人構建的世界,因單向豐閉的想像,而變得多姿多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