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明



唐山喻國,一片欣欣向榮

都說國片厲害,災難片荷李活拍過這麼多,都沒《唐山大地震》那麼徹底。誰說 IMAX 只可以上《蝙幅俠》、《變形金剛》那些無傷大雅的東西?《唐山大地震》示範,死人塌樓的災難片也可盡用5層樓高的大銀幕;IMAX 強調晶瑩剔透的影像,用來看角色呼天搶地同樣合適。那些名人嘉賓不都看得涕淚交橫嗎?很快我們可以用淚水多少去評論一部電影的好壞了,這也是《唐》給我們的啟發。

遺憾馮小剛沒搞出個 IMAX 立體版,不然地動山搖更有臨場感,壓著那對小姊弟的石屎,說不定就像壓著觀眾席上的你和我。片子開首數以萬計的蜻蜓奇觀,要朝觀眾飛來而不是飛走,碎石也應該往鏡頭擲過去,都弄成 IMAX 了,就只差這一部。



《影子滅殺令》3個關鍵詞

【本文披露劇情】


一.捉刀人(the Ghost Writer)

「捉刀」這說法好像已不流行?很久以前確實有部《捉刀人》(The Front,1976),活地阿倫主演,馬田列特(Martin Ritt)執導。列特是被忽視的荷李活左翼分子,他本人在五十年代「非美」的白色恐怖中身受其害,被列入黑名單。《捉刀人》的背景正是五十年代,餐廳職員 Howard(活地阿倫)的編劇朋友被黑名單所累,於是借助 Howard 名字把劇本賣給電視台,Howard 因此聲名大噪。




不能沒有不能沒有你

戴立忍的《不能沒有你》說貧苦父女的故事,但背裡的諷喻對象很清楚,一是媒體,二是官僚主義。

先說媒體,電影甫開始就是突發新聞報道。父親武雄抱着女兒危站行人天橋欄外,以死來控訴社會不公。此舉引來警察及消防員嚴陣以待,也吸引了大批市民圍觀、媒體現場直播。事件在台北發生,透過電視畫面,遠在高雄的人亦同步收看。媒體縮短了我們的時間,卻沒有拉近人與人的距離。父親的朋友阿財哥認識父女,深知事情原委,感受切身,不像其他人圍着電視湊看熱鬧。阿財哥甚至不忍旁觀者的輕蔑,跟他們扭打起來。




在金馬倫CGI奇觀秀飛翔

談《阿凡達》(Avatar),得從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說起。我算是看金馬倫的電影長大,很迷他的戲。從 1984 年的《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開始,每部影片都在影院看,看完都雀躍,朋友奔走相告,有說不完的話題。平庸的商業電影太多,金馬倫卻每次在科幻、動作這些流行題材中找到新點子,使奇觀秀(spectacular)別樹一格:《未來戰士》的時光隧道概念、cyborg 殺手、《深淵》的 morphing 技術,到今天完全 CGI 的《阿凡達》世界。大家都在燒錢拍大片,但他燒得特別光采,大片特別好看。




當周星馳不再好笑時

看《長江7號》,一開始已覺不大對勁。一對粗糙的手在補鞋,《長江7號》那中英文片名,猶如「史力加」嫩綠的招牌設計,尷尬的貼在黑糊糊的補鞋畫面之上,極端不協調。《少林足球》周星馳借跛腳的吳孟達來烘托自己,《功夫》說的是街頭小混混不費工夫當上絕世高手的故事。如果熟悉周星馳歷來電影,這些情節其實都司空見慣。周星馳大抵要別開生面,這次寫「父子情」;而片首父親為小兒「補鞋」的特寫,正是「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帶出溫暖永遠在背後」。



《秋日花園》豁達政客下台生活更精彩

看完依奧塞里安尼的《秋日花園》,心情舒暢,豁然開朗。

法國一個部長要下台了,官邸外圍了大批示威抗議的民眾,接班的新部長要來了。換了是另個導演,故事再下去,可能是政治抗爭,可以是角色受欺壓求反彈,但在依奧塞里安尼這位大師手上,竟然是柳暗花明、怡然自樂。



狄更斯世界的小孩得到最後勝利

導演:添布頓(Tim Burton)
原著:Roald Dahl
編劇:John August
演員:費迪夏爾摩(Freddie Hightmore)、尊尼狄普(Johnny Depp)、海倫娜寶咸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


討厭的中文譯名

我一向討厭電視台的反智節目,覺得是對廣播空間的資源及閱聽人時間的嚴重浪費;看到街上小孩在跟嘴學舌,倒背如流的表演《超級無敵獎門人》或《殘酷一叮》的口技;在生活的細節上,大人細佬對著好端端的壽司及乒乓球,條件反射的說那「辣辣壽司邊個食」、「超級無敵乒乓波」時,我就愁眉深鎖,覺得世界淪落,沒有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