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錦波



狂想‧馬勒──《馬勒狂想曲》

簡羅素(Ken Russell)導演的《馬勒狂想曲》(1974)和一般的音樂家傳記片有著不一樣的面貌,影片以馬勒於1911年從紐約回到歐洲,再從巴黎乘火車到維也納的過程中,通過倒敘和夢幻交錯來詮釋馬勒的音樂人生。

熟悉馬勒音樂和生平的簡羅素,採用非一般的傳記敘事形式,試圖通過電影呈現他想像中的馬勒,特別是馬勒面對與妻子艾瑪的衝突、她的不忠,以及死亡的呼喚時的心理狀態,配合馬勒的音樂,令觀眾明白馬勒的創作歷程及音樂的底蘊。影片開場便把馬勒創作音樂的湖畔小屋焚燒,配以馬勒的第十交響曲,將馬勒這個偶像破壞再重構。他還運用不少當代的藝術表現手法如現代舞,女舞者在海邊破繭而出,親吻馬勒肖像的石製人頭,用以暗喻馬勒和妻子的關係。這一幕後,影片回到火車上,馬勒以對白表示「我就是音樂。所以,我是石頭和石頭就是我。」



影評人之選 2017:馬勒狂想曲

猶記當年在倫敦看簡羅素的《馬勒狂想曲》,如此「離經叛道」講述古典音樂家馬勒,出身自英國廣播公司的他沒有受到英式廚盆寫實主義(kitchen-sink realism)的纏擾,並將之徹底打碎,正如他把馬勒的偶像光環破壞一樣。

一程巴黎到維也納的火車旅途,把馬勒人生和音樂逐層剖析,讓觀眾體驗他的音樂並非孤身坐在湖邊隔世小屋中創造出來。簡羅素說過自己和其他藝術家,怎樣從個人缺失和軟弱中昇華,創造出偉大的藝術,《馬勒狂想曲》完美地實現了導演的理念。接受大學攝影訓練和熱愛芭蕾舞及音樂的簡羅素,把現代藝術元素,破格的敘事手法和攝影技巧,加上六、七十年代的表演藝術,糅合在電影之中。

《馬勒狂想曲》開場的火燒小屋配以馬勒的〈第十交響曲〉,跟著海邊亂石中,困在繭中的女性如何破繭而出親吻貌似馬勒的人頭雕像,把片中描述馬勒和馬勒妻子的心路歷程,簡潔地表現出來。隨後,馬勒面對死亡陰影和追尋藝術昇華的過程,回憶片段與夢境交錯,意識流與表現主義手法無縫結合,創作力驚人。

簡羅素的電影直接引發了八十年代興起的英國電影新潮,包括彼德格連納韋和戴力詹文,其中戴力詹文更擔任過簡羅素電影《群魔》(The Devils,1971)的美術指導。

林錦波

8/7/2017(六)7: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4/7/2017(五)7:3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林錦波,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影評人及古典樂評人),粵語主講



【HKinema #5】鮑起靜當選有幾難

鮑起靜在《天水圍的日與夜》飾演的貴姐,樂天知命,面對生活的難題,只以「有幾難」來回應,與兒子梁進龍在外界稱為「悲情城市」的天水圍相依為命。鮑起靜面對《天》片這樣一個如此平淡又寫實的電影,她放下電視肥皂劇的公式化悲喜哀樂,換上其模仿現實人物的基本功,繼承她出身自六十年代香港寫實電影的傳統,把一個屋邨主婦和超市女工演繹得如真實的人物般,她與片中另一女角陳麗雲飾演的婆婆,在天水圍社區範圍內的一舉一動,猶如跟其他居民無異。



《長江7號》模範民工的個人秀

周星馳監製、導演、主演的《長江7號》終於面世,自《少林足球》和《功夫》後,「周星馳作品」便成為賣座的保證,要在現在做到港產片或華語片的賣座保證實在得來不易,加上周星馳的個人魅力成為唯一毋須除他以外的大卡士演員,便能開拍大製作的電影人。因為他已集大卡士演員和兩個最重要的主創單位,導演和編劇於一身,再加上肩負總指揮的監製一職,在港產片,甚至華語片製作中,能如此獨攬影片大權的相信只有周星馳一人。如此把一部數以千萬計的大製作繫於一個人身上,到底是好是壞呢?

 




許鞍華一路走來——《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導演:許鞍華
編劇:李檣
演員:斯琴高娃、周潤發、趙薇、盧燕、關文碩、史可

從媒體訪問中得知,《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是許鞍華從影以來拍得最貴的一部電影,相信請得國際巨星周潤發和斯琴高娃這兩位演員,已經所費不菲;其次,製作質素也是許鞍華眾多電影中最好的一部,包括攝影和久石讓的音樂,雖然片中大部分的場景都是在上海實地取景,特技效果也只有那個被不少人談論的大月亮,整體成績卻出奇地良好,某些評論人甚至認為是許鞍華近二十年來的佳作。